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高估了自己
    “受不受得住?”白慕川问她。

    “受得……得住。”向晚死劲拽着铁绳,才能勉强保持平衡。

    “……乖。”白慕川看他,“我相信你。”

    他的目光,有治愈能力,向晚觉得身体舒服一点了。

    可听着那铁绳抖动在水面上的啪啪声,仍是控制不住的惊悚,脑子一片空白,几近晕厥——

    “白慕川。”她小声喊。

    “……别怕!扶住我的肩膀。我带着你——”白慕川把突击枪背在背上,一只手抓住铁绳,一只手往前划水。

    “我好抱歉。我……好像保护不了你。”向晚的头无力地低垂着,受的伤,染的病,都在这一刻疯狂地啃噬她的理智与坚强,只能抓住白慕川的肩膀不放……

    “没关系啊,傻妞儿,我可以保护你就行了。”

    白慕川的声音,听上去还很轻松。

    “要不然,你找男人干什么呢?”

    向晚看一眼他的脸,屏紧呼吸,吸入鼻子的水,好像会辣眼睛,眼窝里热热的,想哭……

    “你每次都是这样。”

    “这样不好吗?”他反问。

    “好。就是……太让人感动,很伤泪腺!”向晚勉强幽了一默,一双眼睛黑漆漆地盯住他,慢吞吞说:“其实你是队长,又是伤员,你完全可以让他们保护你先过去的——”

    “那也太不男人了吧!如果我是那样的人,你还会喜欢吗?”

    白慕川侧眸轻轻一扫。水里的向晚,湿漉漉的脸,水面上散乱飘浮的长发,让她看上去像一只月下的女巫,就连脸上的苍白,都有一种病态的美,让人心痛得恨不得把她抱起来,揉入怀里……不,揉入骨血里。

    他心里一荡,“小向晚,我突然有点想吻你?”

    向晚:“……”

    都这个时候了,他居然会有这样诡异的想法?

    向晚当然不会知道此刻的自己,有多美,在白慕川心里又激起了怎样的涟漪……

    她来不及说话,白慕川的头已经侧了过来,蜻蜓点水一般在她唇上一吻。

    “小妖精!”

    向晚心脏怦怦直跳,扶住他的肩膀,“……流氓。”

    他低笑一声,托住她往上游。

    啪!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向晚回头,瞪大了眼。

    捆绑在石头上的铁绳在承受了最后一波重力之后,与石头分家了。

    向晚心里一凉,“怎么办?”

    白慕川看见了。

    他勾了勾唇,第一反应竟然是笑。

    “妈的!”邪邪地骂了一句,他咬牙,“非得逼我们上演铁达尼号,生死绝恋?”

    “……”还有心情开玩笑?

    向晚努力划着水,为他减轻压力,“这潭不知道多宽,离出口又有多远……”

    “很远!”白慕川两个字就破灭了她的期待,“不过你放心。”他托起向晚的腰,将她圈入怀里,低头在她发上轻轻一吻,“就算是我死,也不会让你死的!”

    向晚惊得打了个喷嚏。

    “不要!”她累得气喘不已,说话都没有力气,“人应该活得自私一点。我永远不会问你,如果我跟你妈掉入水里,你会先救哪一个……更不会逼你,在你自己的生命都受到威胁的时候,非得放弃自己来救我,那是不人道的。”

    “噫!还可以说这么长的句子?”白慕川扭头看她。

    “……我认真的。”向晚已然撑到了极限,声音弱得像小鸡,“我愿意你自私。却不愿意你为了我放弃自己——懂吗?我欠不起这样的情!”

    一个欠字,让白慕川瞳孔一缩,沉下了声音。

    “你不想欠我?”

    “不是……我不想你有事。”

    白慕川哼声,脸色好看了一些,掌心在她腰上一捏。

    “这还差不多!你不用觉得欠——我是警察,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

    男人的力气是真的很大。

    他都这样了,这一捏,还让向晚觉得骨头都快捏碎了。

    她身体无力地软他的怀里,借助他的力气往前,不再与他辩解什么了。

    “……嗯。”

    她高估了自己。

    根本就没有游出多远,已然气若游丝。

    太冷了!那寒冷像钻入骨头里的蛇,啃噬着她的骨血……

    在没有铁绳支撑的情况下,她无法缓解内心的恐惧,也拒绝不了这冰冻的力量,双眼慢慢地阖了起来,只有牙齿磨动的“咕吱”声。

    “白……白慕川……”

    想对他说话,口齿都不清了。

    原来铁达尼号……一点都不浪漫啊!

    向晚颤抖着嘴皮:“我是不是……要死了?”

    “……”白慕川唇角微微一抽,“有我在,死不了。”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还,还找女朋友?”

    向晚脑子里是有点混乱的。

    紧绷的压力,内心的崩溃,让她看上去可怜巴巴。

    “呵!我怎么那么想掐死你呢?”白慕川咬牙硬撑着,虽然嘴上骂她,声音却很温柔,“你说你……都想着死了……还来管爷们的将来……傻不傻?嗯?”

    呼!

    向晚陷入了一种半昏迷的混沌中。

    “就是好……好奇……想知道……想管一管……怎么样……”

    “行行行……管……”白慕川也有点吃力了。

    他怕向晚睡过去,冷过去,不停地跟她说话,甚至刺激她。

    “但我提醒你啊……要是不撑着点儿,今后便是想管,怕也是管不了了。”

    “……嗯?”向晚拼着力气在搭腔。

    彼此有默契的人,不需要多说。

    她明白白慕川的想法,也乐意用残存的意识来配合他。

    “难道你……真的……会找别的女人?”

    “会的。”白慕川凌厉的视线注视着她越发苍白的脸,使劲儿往另一边划,“你要敢死!我不止找别的女人,还找一堆,天天在你坟前寻欢作乐……气死你!”

    “……我……已经死了。”

    “嗯……?”

    “已经死了……还能气死?”

    “那就气活!”

    向晚呵一声,笑得脸部僵硬一片,“白慕川,你的逻辑有问题……很有问题……”

    “!”白慕川对这个女人,简直是服气的,“这个时候还能想到逻辑?向晚,我是不是应该夸你呢……”

    “是,夸……”

    “思维清晰,看来你状态挺好的。”

    “我……不太好!”向晚努力拼凑着自己的声音,“我好冷……我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是会……冷死的……”

    “冷不死的!”白慕川看着对岸黑黢黢的高山峻岭,“我们很快就要得救了!”

    “嗯……”向晚努力睁开眼,顺着他的视线往那边看。

    月色下的潭水,散落着细碎的银白光圈,随着他们游动在一圈一圈荡漾,但再往远处看,就只剩下一片黑暗了。

    “有人来了!”白慕川突然沉声。

    嗯?向晚打起精神,想往前看。

    然而,前面只有一片她看不穿的黑暗。

    “小白!”是权少腾。

    “白队!”是赛里木!

    声音从水波里传来,越来越近。

    有人回来救他们了。

    呼!他们是安全了吗?

    这是向晚陷入昏迷前,倒数第二个想法。

    而她的最后一个想法是:这么虐的出山方式……秤砣他们也这样玩?

    他们也是从寒潭里逃生的?不可能。

    ……

    山的那边,是一个村子。

    安宁、静谧,还没有走近,就听到狗叫。

    此时天还没有大亮,白慕川背着向晚走出去,还没有靠近村子,就看到一群人等在晨光初雾里。

    村子背后的小路上,停着一辆越野车,车身上的满是泥泞,污糟糟一片,连汽车的牌照都看不见了。车头处已然陷塌,车的玻璃也烂了一边……

    可是,站在车边的那个人,看上去依旧整洁。

    白慕川眸子一眯,“他怎么来了。”

    他问的是身边的权少腾。

    权少腾冷了冷眸子,似乎也比较纠结,“我们进秃鹰嘴的时候,他留在别墅里,到处托人寻找谢绾绾,整一个霸道总裁的样子,以为用钱什么都能买到——但真没想到,我们刚进村想要找人帮忙,就发现,他已经到了!难道,还真是钱起作用了?”

    “……”

    白慕川眼睛微微一凉:“他什么时候到的?”

    权少腾:“在我们之前不到十小时。这哥们儿也是凶残,居然能把车开到这儿来……”

    说到这里,权少腾视线一转,似乎意识到什么,望向白慕川的脸。

    “小白,你该不会是怀疑他吧?”

    白慕川冷冷的,“我怀疑任何人。”

    但怀疑任何人都没有用。

    此刻,他们需要做的是先救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