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如出一辙
    向晚迅速打开书评区。

    今天她在章节里,故意刺激那个人。

    以她对那个人的性格分析,他肯定是不会服气,很大可能会跑到评论区来,阴阳怪气地发表一下看法。

    然而,等到现在,书评区没有他的痕迹。

    实际上,他好多天都没有出现过了。

    向晚缓缓抽一口凉气,“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我也是。”白慕川说:“但事实……就这么残酷。从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绑架方圆圆等人,杀大山子,蒙骗秤砣,全都是大梁一人在安排。对了,还记得西市的火锅店吗?”

    “……记得。”向晚声音凉凉的。

    “跟我打过架那些人,其中有两个在秃鹰嘴的基地被捕。他们的供词,如出一辙。大梁频频带人前往西市,哄骗秤砣说拓展生意,可暗地里,一直偷偷做自己的事……他们全是被大梁利用的。”

    “大梁利用了他们,也利用了于波?”

    “……目的来看,是这样。”

    “可是白慕川——”向晚拖长嗓子,“我在问心庵见到的男人,怎么解释?还有……于波说,他也是见过孟炽……他不会乱说的啊?不,就算他胡说八道,那我呢?”

    那她呢?

    当然,她是不会乱说的。

    白慕川迟疑一瞬,“向晚,我懂。但是,你应该也懂。”

    向晚:“……”

    是的,她懂。

    什么都是要讲证据的。

    如果所有证据都指向幕后者是死去的大梁,那他们就必须尊重事实。

    可,向晚说不服自己。

    “那这个案子,就不查了吗?”

    “……查!”

    只要有疑惑未解,就会继续查下去。

    向晚稍稍松口气,“那就好。不然,还是像以前那几个案子一样,留下一个说不明白的尾巴,让人心里别扭,始终挂着心…白慕川,你没有发现吗?几个案子如出一辙。如出一辙的手法。死的死,傻的傻,到最后,凶手总是已经死亡。”

    白慕川沉默一瞬。

    “向晚,我在秃鹰嘴,还发现一个线索。”

    “什么?”向晚精神头上来了。

    “于波的妈妈,留下了一本日记。”

    日记?

    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写日记?

    不过,想想那鬼不拉屎的地方,好像日记也是一个不错的宣泄方式。

    她问:“日记上有写什么吗?”

    “主要写了一些心情,就是……”

    他欲言又止。

    向晚被吊胃口,相当不舒服,“就是什么呀?”

    白慕川:“秤砣并没有偷过嫂子。是于波妈妈主动勾引秤砣的……”

    “啊!”向晚吓住了。

    “于波妈妈嫁给于波爸爸好几年,一直没有生育。村子里很多闲言碎语,后来,于波爸爸也不理解她,甚至对她恶语相向,说她是不下蛋的母鸡,她不堪其辱……”

    “然后就勾引小叔子,怀上小叔子的孩子……最后害得兄弟反目,一个死,一个从此走上犯罪的道路?”

    “嗯。”

    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故事了。

    两三句话就可以总结。

    可故事里的人,却用了一生去演绎。

    沉沦其中,痛苦不堪。

    “那你说的线索,是什么呢?”

    “这个于波妈妈,来自锦城。”

    锦城?向晚心里咯噔一声。

    这……冥冥中的联系,还是有什么指向?

    “她是在西市打工的时候,认识于波爸爸的,然后嫁到了于家村……”

    于家村那个地方,什么爱什么情,能让她甘心待一辈子?

    在看到于波妈妈那本日记之前,向晚是想不明白的。

    但看完那本日记,她就明白了。

    一个女人用歪歪斜斜的字体写下了那些年的心路历程,年幼无知的爱情,无奈又悲伤的嫁鸡随鸡……她曾经那么爱一个男人,义无反顾地放弃所有,跟他结婚,可最后却因为她没有生育,被他像猪狗一样责骂。

    最后,她报复了他。

    与他的弟弟生了一个孩子。

    为自己洗清了不会生育的羞辱,也从此让一个家庭遁入地狱。

    向晚怔怔地想着。

    这个案子……

    与赵家杭720案,喷泉女神杀人案,周德全连环杀人案……如出一辙。

    向晚今天反复用这个词。

    如出一辙的关于爱情,人性,背叛。

    哦,还有,锦城。

    前三个案子发生在锦城。

    而这个案子里,也有与锦城有关的人。

    “一定是那个人……”向晚说:“我在问心庵里见到的那个人。其实在那个时候,他就算要掳我,也没有必要亲自出现的……可他有点膨胀了。警方一直抓不到他,让他等不及想要挑衅……进一步挑衅你。或杀掉我们,或羞辱我们。”

    “他死了。”白慕川突然说。

    什么……

    谁死了?

    向晚身体一僵,久久无语。

    “就在今天晚上。我们接到问心庵派出所的电话。他们镇上的一个村民,今天雪化下地时,在山脚下发现一具尸体。倒在树丛里,穿着一身白色道袍,戴了个川剧脸谱一样的面具……与你描述的样子,几乎一样。”

    我靠!

    向晚问:“怎么死的?”

    “村民说,像是从山上滚下来摔死的。”白慕川顿了片刻,“程正和梅心已经赶过去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向晚缓缓地叹一口气。

    “我认为,这是故意杀人,掩盖事实!”

    关于杀人凶手是大梁的事实,对方留下的唯一一个疑惑,就是那个与向晚和于波都见过的男人。

    可如果这个人死了呢?

    一旦死了,就再无悬念。

    向晚:“白慕川,我心里突然好凉!”

    “不要怕。”白慕川察觉出她的情绪,沉声安慰,“对方越是想要掩盖,就证明他越是心慌……这一局,是他输了。他留下了破绽,我们早晚会揪出他来。”

    向晚沉默。

    好半晌,问:“你什么时候问来呢?”

    白慕川:“我……你乖乖睡一觉,明天我就回来了。”

    哦,明天!

    向晚眼睛眯了一下,仿佛又听到一声猫叫。

    “唉,好吧。那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

    向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当黑暗席卷脑海的时候,她仿佛看到了那一双面具下的眼睛。

    他冷笑着站在她的面前,嘲弄地看着她,看着她。

    然后,向晚低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黑洞里……

    就是那个她梦过无数次的黑洞。

    会一个一个启开的黑洞。

    以前,是她站在地面看黑洞。

    而此刻,她就站在黑洞里,不停下坠!

    四周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

    只有那一张形似川剧的脸谱,狰狞带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