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让她确认(二更)
    程正没有收回视线,似乎也没有受到白慕川的影响。

    他依旧看着向晚,“向老师,你过来看看!”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给了她一个尊称。

    向晚狐疑的视线扫他一眼,又探究地看向白慕川。

    然后,慢吞吞从椅子上站起来。

    “看什么?”

    “认一下尸!”

    程正说得很平静,理所当然。

    就像……让她选一下菜似的。

    可向晚心里却是咯噔一声,脚步略略迟疑。

    她跟梅心不一样。

    并不是一个总给尸体打交道的女性,每一次见到这东西,都会有一层麻酥酥的鸡皮疙瘩……

    而且,看照片和看实物更是两回事。

    “咳!尸体……在哪儿啊?”向晚问。

    “这。”程正侧了一下身子。

    向晚这才知道,他面前那个玻璃一样的柜子里装的是什么……

    “给她看照片吧。”白慕川沉吟半晌,突然说话。

    果然还是自家男人心疼自己……

    向晚梗塞的喉咙松开,感觉松了一口气,程正却沉了语调。

    “照片和实物的感觉,一样吗?”

    这是一个反问句。

    带一点嘲意,脸上又摆着礼貌而不失讽喻的微笑。

    向晚心尖一蛰。

    如果不敢去看尸体,怎么做白慕川的女人呢?

    “确实是不一样的!”

    向晚笑笑,走了过去。

    那一脸淡定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刚才的紧张。

    不过短短十来秒,她就调整好了自己。

    程正视线恍惚一下,竟被她这一张突然绽放笑颜的美好面容给迷惑……

    久久,没有挪开视线。

    “程队!”白慕川沉沉的面孔,不那么好看,“你得挪开一点。”

    他是挡在储尸柜前,但没有挡住向晚的视线。

    所以,这句话的含义,绝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的意思。

    技术队里的几个,都是聪明人,看他俩眼对眼的样子,似乎意识到什么,纷纷闭嘴不言。

    “没事,没事。不挡我……”向晚勉强拉开一张笑脸,又转头对白慕川小声笑,“你别紧张我,又不是没有看过死人!”

    白慕川眉心拧了拧,没有说话。

    程正也默默退开一步。

    脸上什么表情,眼神却微妙地别开了。

    白慕川走到向晚的身边,拍拍她的肩膀,默默为她打气!

    “看一下,是你见过的那个人吗?”

    在问心庵里,唯一一个与凶手打个照面还活着的人,是向晚。

    所以,她除了是案件的受害者,也是一个目击证人。

    只可惜,凶手当天始终戴着面具。

    她的证词作用,也就无形中减弱了。

    甚至,只能用做参考……

    “咳!”向晚嗓子眼里有点堵,痒痒的难受,好不容易才收敛心神,正视那一具没有衣物的尸体……

    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

    一个陌生的男人。

    向晚可以很肯定,她没有见过这个人。

    他身上伤痕累累。

    看来那天,摔得不轻。

    但他的眼睛,没有完全闭合,留了一丝细细的缝,死鱼眼一样没有光芒。

    但向晚这样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却好似可以看到,他也在看她……

    一种古怪的悚然从心底升起。

    向晚其实很恐惧这样与死人相视,却不得不让自己镇定——

    认真看。

    认真找感觉!

    找那天在问心庵里的感觉!

    如果是那个人,总会有一丝熟悉感的吧?她想。

    默默的,她的目光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

    这个男人的眼里,有戾气,有慌乱,也有恐惧。

    跟她此刻一样的恐惧。

    不!也许比她此刻的恐惧更甚!

    尸体已经在尸检时折腾过了!

    可程正很专业,他脸上的表情,还保留着死前的样子!

    向晚看着他,一直看着,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怪异的画面……

    大雪纷飞的山上,这个男人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人,流露出对世间最后的一丝留恋,然后摔下山崖,死在茂密的野林里……

    “是他吗?”白慕川锁定她的脸。

    苍白如纸片一样的脸,波光潋滟的眼睛……

    不说话的向晚,老僧入定一般,让人莫名心悸。

    “不像!”

    向晚没有转头,声音像在飘。

    视线,还一直盯着那具尸体。

    “他不甘心死!”

    向晚说到这里,突然抿了抿嘴唇。

    “我感觉他死前的表情很复杂。有意外,有痛恨,有求生的**,也有想要报复的心思……”

    嗯?几个人都看着她。

    尸体的脸上,确实有表情。

    但大多数人死前,脸色都不好看。

    恐惧,留恋,狰狞,痛苦……都会有。但向晚用了这么多形容词来描述,他们却是意外的。

    白慕川视线深深看她,没有说话。

    梅心却是好奇起来,“你的意思是说?”

    向晚突然转头,看向程正,“你们在现场勘查的时候,就没有发现有第三人的痕迹吗?”

    程正:“你想说什么?”

    向晚解释,“这个人的样子你们也看到了,一个满带戾气的人,实说,看他的面相,也不像什么好人。而且,他的样子,不像是在毫无准备地情况下死去的,我觉得这样一个人,恐怕会想方设法留下一点什么线索吧?鱼死也要网破,他不会便宜了对方……”

    “呵!”程正突然笑了起来。

    他不是一个爱笑的人。

    实事上,今天晚上在这里,他一个笑容都没有。

    众人不知道他笑什么,纷纷看去。

    程正的视线,却给了白慕川。

    “按你的要求,今天我们重新梳理了一遍物证鉴定结果,然后发现了一个被我们疏忽的地方……”

    “什么?”

    “死者身上的血衣——”

    程正说到这里,拿出资料来,指给大家看。

    “经dna检测发现,死者血衣上其他部位的血迹都属于死者自己,唯独袖口这一小块血迹里,查出了别人的dna。而且,不止一个人……”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

    向晚惊悚了。

    不怪程正他们疏忽。

    一个人身上大片大片的血迹都没有问题,现场与其他地方也没有发现第三人的痕迹,就连死亡原因都是跌落摔死——谁会想到他血衣的袖口上,有一点小小的血迹,里面藏着别人的dna?

    还不止一个人的dna?

    技术队的一群人,突然就兴奋起来。

    与刚才的死气沉沉不同,发现线索,大家的话就多了起来。

    “程队厉害!这都能发现……”

    “这一共,有几个人的dna啊?”

    好奇!

    大家都好奇!

    程正微微抿唇,“三个。除了死者自己,还有另外两个人——”

    说到这里,他视线突然转向白慕川,补充。

    “两个熟人。”

    当!向晚心里一跳。

    听到熟人的时候,她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一个画面。

    ……去医院的孟炽和戚科。

    然而,却听到程正说:“一个是戚科,一个是叶轮!”

    在锦城无尸案里,剧组那些人都经过好几轮严格的排查。他们的个人资料、指纹、dna都有在资料库里备案。所以,对比起来非常容易。

    “马上调查叶轮和戚科——”

    白慕川话没有说完,就见向晚皱起了眉头。

    “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他俩的血液是怎么搞到死者的袖子上去的?而且,各位请注意,不是一个人的血,是两个人。我们假设凶手与死者发生争执,不论是二对一,还是一对一,两个人同时把血迹染到死者袖口上……那么一小个地方的可能性,有多大?”

    ……确实不大。

    白慕川眯眼,“你有什么想法?”

    向晚眼睛转了一圈,慢慢望定白慕川,给他一个自信的微笑。

    “我想,我猜出来死者是谁了……”

    白慕川锐利的目光微微一凝,“你是说《灰名单》剧组的人?”

    果然是他男人!

    一个眼神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向晚微微点头,“你忘了刚才我们过来时,碰到戚科的事了?”

    没错,就算不是剧组的人,也至少与剧组有关!

    白慕川问她:“你在问心庵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的袖口上有血迹吗?”

    嗯?

    这个问题把向晚问住了。

    那天相见,她的情况很特殊。

    心慌意乱外加恐惧,看东西未必仔细。

    印象里,那人一身雪白的道袍。

    很干净,整洁,她并没有发现血迹。

    不过,那一件道袍是广袖,袖口部分相当宽大,血迹又不在前面,不能排除她没有注意到的可能……

    “我不敢确定。建议找《灰名单》剧组问一下,最近有没有失踪的人,再调查一下戚科和叶轮。我猜,尸体的信息大概就明朗了!”

    “好!”

    案情有进展,大家都精神!

    白慕川深目里微微泛起冷光。

    他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像在思考什么……

    大约过了十来秒钟,像是下定了决心,转头看着屠亮。

    “通知老五马上归队!干活!”

    ------题外话------

    宝宝们,月底了哦,票票投碗里,要不就要清零啦!

    还有书城的小伙伴,请加入姒锦团队,帮做一下暑期应援活动……

    谢谢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