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互视的双眼(二)
    br />

    “注意啦!”

    摄像师端着相机,弓着身子。

    “往中间靠一点!”

    “对!头可以再近一点……”

    “好啦!注意,不动!”

    两个人肩靠肩,头靠在一起。

    咔嚓!

    一张证件照完成。

    摄像师看了一下镜面,目光里露出惊喜。

    “很不错呢,不用再拍了。”

    照片当场打印出来,接下来的手续很简单,一人填一张《结婚申请表》,婚姻登记员把一应手续都带来了,照片一贴,加盖公章,就算完事。

    “恭喜!恭喜!”

    “恭喜二位,新婚快乐!”

    众人拍掌,表示祝贺。

    方圆圆脸蛋红扑扑的,情不自禁的情绪外溢。

    激动,不安,还有隐隐的不放心。

    她拿着红本本,“这样就是合法夫妻了吗?”

    婚姻登记员笑,“录入婚姻登记系统,盖了公章,就是合法的。”

    “哦。”方圆圆微微抿一下嘴,在她们的祝福中,见她们收拾东西要走,又特地感谢,“二位姐姐,等我们举行婚礼的时候,请你们来帮我们重新颁发一次,行不?!”

    婚姻登记员一愣。

    回头,都忍不住笑。

    “行。没问题。”

    他们都走了,向晚和白慕川相视一眼,看着方圆圆。

    “你俩单独说说话吧,我们外面等你——”

    ……

    这个房子不大,有内外两间。

    为了给这一对新人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其他人离开后,向晚和白慕川都下楼了。

    二楼没有人,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刚才方圆圆还很兴奋,嘴里的话,说个不停。

    可人一走,门一合上,当空间里只剩下她和黄何,又心慌得不知说什么。

    不是怕相处。

    是怕别离。

    短暂的相处,

    换长久的别离。

    这种离愁萦绕在二人中间,从见面那一刻开始弥漫——到此时,达到极致。

    方圆圆看着黄何清瘦的脸。

    他剪了头发后,看上去比西市见面,还要瘦一些。

    “再瘦下去,你就成骷髅了。”

    她吸一下鼻子,不忍再看,突然扭头,奈何身子还没有转过去,手腕就被黄何拉住了。

    “圆圆……”

    他低低沉沉的一声,仿佛从喉管里挤压出来的。

    喑哑,清淡……仿佛有无尽的韵味。

    方圆圆仰头看他,撇一下嘴唇,无辜,委屈……原想向他诉说一下心里的憋闷,身子竟被他大力一扯,拘到了怀里,而她张开的嘴,也被他牢牢堵住……

    熟悉的拥抱。

    熟悉的亲吻。

    在此时,竟无多少情丨欲的感觉。

    有的,是离别前的伤感……

    方圆圆吸了吸鼻子,搂住他的脖子,用更大地力气吻回去。

    她是个小疯子,恶狠狠的吻,弄得黄何气息不稳,失控般勒住她的腰,突然用力抱住她,就势一压,撞在了房间唯一的一张木质沙发上。

    这一下,力有点大,撞得方圆圆后腰微痛,后退两步,背抵住了墙。

    “嘶,黄何……”

    “别说话!”他一只手放在她的唇上,“我想吻你。”

    “……”

    方圆圆仰头看着他,圆圆的大眼,乌黑一片。

    黄何低着头,目光里盛满了暖暖的心疼。

    他没有说话。

    方圆圆乖乖地闭上眼,却许久不曾感觉到他的吻。

    “怎么了?”她问。

    脸颊是淡淡的红,那颜色染到了耳根。

    “圆圆……”

    “嗯。”

    “你为什么不问我?”

    “问什么?”

    “什么时候回来。”

    “我等你呀。”方圆圆喉咙微微一痒,“不管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会等你呀……”

    她刚才闭上的眼,现在已经无法睁开。

    因为她怕,一睁开眼,就关不住眼眶里的泪。

    黄何看着她眨动的睫毛,盯了许久。

    不动,也不说话。

    两个人呼吸相闻,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方圆圆终于忍不住打开眼睛,看着他眸底倒映着的自己,心窝一个撕扯,难受,却不得不笑。

    “这样看我,怪吓人的……”

    她小声说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黄何腰间捏着,“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有。”黄何眼睛微沉,“太多了。”

    话太多,未必能出口。

    方圆圆亦然,微微一愕,由心笑了。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两个,就要这样看着彼此一直沉默下去吗?”

    “……”

    “说点什么吧?你先说!”

    黄何微微凝滞,“我想说,我会……一直想你。”

    方圆圆一愣,笑得眉眼飞扬:“干嘛突然肉麻起来……”

    黄何:“圆圆,我怕不能回来。”

    方圆圆:“你……”

    黄何:“我怕我会死在……”

    方圆圆打断他:“我不许你胡说八道!”

    不待他把剩下的话说完,方圆圆突然勒住他的脖子往下一拉,很用力,很急切,看着他变了脸色,冷不丁凑上红红的唇,就像刚才他对自己做的那样,狠狠堵上他的嘴,堵上那些他没有说完的话。

    那些话,不是她想听的。

    那些话,也永远不会变成可能。

    方圆圆急切地想着,急切地吻着,慢慢又变得温柔起来。

    “……黄黄。”

    “嗯……”

    这个称呼,很像叫自家宠物。

    以前黄何抗议过,哪怕听了很多遍,还是觉得别扭,甚至勒令她只能私底下叫,不许让人听见,可这个时候,他听着“黄黄”这个称呼,却觉得格外亲切。

    从来没人这样叫过他。

    只有方圆圆。

    唯一的方圆圆。

    方圆圆:“有个秘密,我以前没告诉你……”

    黄何扣住她的后脑勺,呼吸就落在她的眉间。

    闻言,他手一紧,“什么?”

    方圆圆低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黄黄是我以前养过的一条狗狗,我很喜欢它,可是后来……”

    它死了。

    她很后悔自己当初的恶作剧,给他取这个昵称……

    “别说!”黄何捧住她的脸,吻上去。

    方圆圆很快融化在他的热吻与这一室的寒冷里,呼吸渐渐迷失……

    “还有十天就过年了。”

    “……是啊。”

    “我过年的时候,能再来看你吗?”

    “怕是……不能。”

    “为什么?”

    “圆圆……”

    “过年的时候,你是不是会……和田丹月在一起过?”

    “……”

    “她爱着你,对不对?”

    “……”

    “你们有没有发生过关系?像我和你那样?”

    “没有。”黄何打破沉默,回答得斩钉截铁,“我跟她没有越界的行为。”

    “哦,那前面没有回答的几个问题,就都是真的了。”

    “……”女人的逻辑,男人有时候真的跟不上。

    “我有点不懂嗳,如果你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那样信任你,又凭什么帮你?”

    “……”

    黄何又沉默了。

    重逢后,其实方圆圆绕着弯的打听过好几次。

    但这一次,她问得最严肃。

    今天有了一本结婚证,她想知道得更清楚。黄何也觉得……必须说清楚。

    “因为我曾经救过她的命!还有,她女儿的命!”

    方圆圆怔住。

    “她有女儿了?”

    “……”黄何看着她,叹息一声,没有再继续。

    “我知道,我不问了。”

    方圆圆并非全然不懂事的小女孩儿。

    关于感情的部分,她有权利问,如果问得更多更深入,对她,对黄何都没有好处……

    看黄何不说话,她满意地笑了笑,整个人偎在他的怀里,一只手轻轻撩着他的衣领。

    “你有没有觉着,这房子里……好像有点热?”

    热吗?

    外面是寒冬腊月天。

    冷入肌骨。

    这个房间比较偏僻,没有暖气。

    其实,这是一个冰冷的环境。

    “……你不觉得吗?”

    方圆圆贴着他,那一只把玩领口的手,慢慢抚上他的喉结,锁骨,似是对刚才的拥吻意犹未尽,热情地渴望和期待着一场比这个更为激烈更为深入的拥抱……慰藉她空荡荡的心。

    “圆圆……”

    黄何的声音有点哑。

    “嗯……”她应着,整个身子攀在他身上,往四周看了看。

    这个地方有点小,有点暗,有点凉,有点破……

    “可惜了啊……”方圆圆低低喘着气。

    “可惜什么?”黄何问。

    “可惜……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我跟你……”方圆圆的唏嘘声从呼吸里散发出来,“什么都不能做。”

    她话音未落,黄何突然压住她的头,疯狂地吻。

    他吻她,也只能吻她。

    吻到天荒地老。

    方圆圆被他搂得很紧,在他火一样热的呼吸中,耳朵近乎滚烫,有一点忘乎所以……

    当她的手到达某处的时候,黄何身子一僵,慌乱地止住她。

    “……别!闹……”

    “是别,还是闹?”

    “……”

    方圆圆不轻不重地啃他脖子,轻轻的。

    “这里没有监控。”

    “……”

    “不会有人来的。”

    “……”

    “他们知道……他们都知道的……”

    方圆圆每多说一句,黄何的呼吸就沉上几分。

    两人分开这么久,他又受伤这么久,在某个方面,他会不比方圆圆更需要吗?

    他的心,快从嗓子眼里飞出来了!

    “快!”方圆圆气息不稳,“我们抓紧时间……”

    “圆圆……”黄何无奈,又无辜,呼吸不匀地叫她。

    他的理智想反抗,身体却很诚实。

    况且,方圆圆是个任性的性子,黄何根本就控制不了她。他的手被她拉着,明明他的力气是足够大的,却挣脱不开,明明他是可以制止她的,喉咙却像被塞了一团火,冒着烟,冒着热气。除了呼呼喘气,什么也做不了……哪怕有强劲的身体,抗拒力却脆弱得不堪一击。他想控制自己,可对上方圆圆那双眼睛,过往与她纠缠的画面就像施了魔法似的,往他脑子里钻……然后住下,生根。

    “圆圆……”

    他忍不住哆嗦!

    “不要忍……我们没有必要忍……”

    只这一次。

    只这一次。

    那种悲壮的感觉,让方圆圆近乎疯狂。

    她不顾一切,剥开他的领口,一口咬在他的颈窝上。

    “要我……”

    黄何喉咙微微一鲠。

    吸气。

    再狠狠吸气。

    “要我。”方圆圆又说。

    她的声音,她的动作,她的想法,一切都那么坦白。

    黄何终是在她的命令下,闭上眼睛,任由她把他解开……

    门是反拴好的。

    没有人能进来。

    也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们。

    ……

    沙发上,铺着那张干净的红布,是刚才拍结婚证照片时使用的,簇新的,黄何检查了一下,将自己的外套一并垫了上去。

    房间里太冷了,他怕方圆圆冷,又怕她硌得慌,有什么不好的体验。

    于是,三番两次后,手臂又撑在沙发椅上。

    “冷吗?”

    “不冷的。”

    “硌吗?”

    “……”

    哪来多么话啊!

    方圆圆内心咆哮,都不想回答他,轻轻将他一个紧捏,就差一点让他在痛与快乐的边缘失控。

    “圆圆……”他低吸一口气。

    方圆圆咬牙,“你是想让我自己来吗?”

    “……我来!”

    很久没有了。

    手是哆嗦的,身子也是哆嗦的。

    眼神却是迷离的。

    他看着她,她回视他。

    一切都在眼里,又什么也看不清。

    那白晃晃的一片,慢慢延伸,将他们的过去、现在,未来紧紧系在一起……再也分不开。

    他久旱逢甘霖,甚是生猛,方圆圆双颊通红,双眼迷茫,不知今夕何夕,一句句叮嘱他的话,全被他撞碎在空间里。

    “……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记得要想我……”

    “今天过年,我会去十里坡郊外放烟花,如果你恰好看到,可以猜一猜,哪一朵是我放的……”

    “不管遇到什么事,都要记得,我在等你……”

    “你要记得……我会一直等你回来……”

    黄何把她的身体往上抬了抬,“一直,是吗?”

    “是……是……是……”

    “一直是多久?”

    方圆圆大口喘着气,在疯狂的痉挛中,回答不出来。

    待那灼人的感觉过去,她突然收手,紧紧抱住他,将头贴在他的颈窝里,与他紧紧拥抱,感受那汗意,然后再无力地摊开双手,看着天花板。

    “一直就是到我死亡为止……”

    ……

    ------题外话------

    最近大家都不怎么留言呢?

    啊啊啊,为什么呢?

    是剧情沉寂,还是不够精彩?

    大家有什么想说的,都对二锦说啊。

    嗯,除了求票票,二锦也想求评,求长评,求小仙女们的心理话……

    我会努力的!

    打开支付宝搜:7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