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关机(三)
    白慕川正在放水。

    闻言托她一下,回头一笑。

    这一笑,百媚生。

    眼里包含的情绪,真是一言难尽。

    向晚怔愣,错愕,彻底反应过来,咬着牙往下一跳。

    “好你个白慕川,原来你压根儿就没想写,根本就是想赖账呢……”

    “别闹。等过完年,我一定写,欠你的,全补上!”地面太滑,白慕川怕她摔着,伸手想去搂,结果手臂刚伸出去,人家就已经跑远了。

    “才不要理你!”

    白慕川怀里一空,愣了愣,看那曼妙的身影与那个闹小脾气时撅起嘴的姑娘,这些天来因为案子而焦躁的心,突然奇怪地平静下来。

    工作是工作……

    生活是生活。

    工作没有做完,生活还得好好继续。

    他轻笑一声,舔一下牙床,“小妖精,你还想跑?嗯?”

    向晚当然没有想跑,可她也没有想过会被他捉回去,像老鹰叼小鸡似的掠走,还迅速被扒得个精光啊?

    “喂喂喂!白慕川,你真的是太幼稚了!”

    “哪里幼稚?嗯?”

    水流哗哗作响,他磁性的声音里扬起一丝笑,将她轻轻压在怀里,两人置身于温热的淋浴下,从头到脚淋了个遍,向晚不停地甩着水,尖声叫,他却玩得兴起,突然抬高她一条腿,往胳膊弯里一放,扣紧她就是狠狠一下……

    “啊!”

    向晚睁大眼,不敢相信地咬牙。

    “白、慕、川!”

    “不是说要很多吗?”

    “嘶!”向晚吃不住,伸手推他,又忍不住喘口气,“讨厌!欠债的人,居然比债主还凶。”

    “小债主别急,我还!慢慢还。”他心满意足地一笑,搂紧她,“这才刚刚开始,不要急……”

    ……

    ……

    一觉醒来,天还没亮。

    白慕川并没有感觉身体被掏空,反倒十分清醒。

    他拿过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以及,日历。

    腊月二十七,又过去一天了。

    他侧头看了看沉睡的向晚,将胳膊轻轻从她的脖子下拉出来,揉了揉那麻木的胳膊弯,正准备蹑手蹑脚地离开,背后的女人一个激灵就睁开眼,猛地扑过来,又圈住了他,半跪在床上,带着含糊不清的睡意,问:“几点了?这就要走?”

    嗯一声,白慕川解开她的手,把她塞回被窝。

    “你再睡一会,我们分头行动。”

    “嗯?”分头行动,向晚没反应过来。

    白慕川顺了顺她的头发,“我一会去开个春节维稳会议,你今天不用去队上,就在家码字,按我们昨晚说的做!”

    “好吧!”向晚揉一下眼睛,像个孩子,“可你都没有睡醒……”

    昨晚折腾那么晚,今天又起得这样早,是个铁人也抗不住的。

    白慕川一笑,“放心,我有金钢护体。挺得住!”

    向晚哼声,“哪来的金钢?”

    “你啊!”白慕川俯身下来,在她鼻子上轻轻一吻,“你就是我的力量。”

    向晚嗯嗯一声,满意地眨眨眼,“那你走吧,本宫允了!”

    白慕川勾唇,“谢娘娘恩典!”

    向晚哦一声,翻过身,没有再回答。

    她突然惊醒过来与他说了几句话,这又睡了过去。

    白慕川叹一口气,为她掖了掖被子,离开。

    ……

    冬日的早上,雾茫茫一片。

    白慕川赶到单位的时候,唐元初正打着呵欠出来。

    看到白慕川出现,他一惊,“这么早,头儿?”

    白慕川抬眼,瞥一眼他通红的眼睛,“昨晚不是你值班吧?”

    唐元初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我年轻,瞌睡少,没事!”

    白慕川深深看他一眼,不再多说,把钥匙丢给他,“你陪我先去一趟医院。”

    唐元初:“是。”

    ……

    白慕川赶到医院的时候,崔佳滢是醒着的,梅心坐在她的病床边上低头看手机,听到开门的声音,惊了一下,立马站了起来。

    “白队!”

    白慕川看着这姑娘,“又是你值班?”

    梅心:“反正我没什么事,看小说呢。等苗梓晨来了,我回去补一觉就行。”

    白慕川走过去,看一眼她的小说。

    “谋杀男神?”

    “嗯。”

    “你看向晚的书?”

    “是。”

    白慕川欣赏地看着她,“品味不错。”

    梅心:“……”

    这是夸她呢?还是夸他自己?

    白慕川没有墨迹,直接走到崔佳滢的身边,“想清楚了吗?”

    崔佳滢头也不抬,“我昨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们不用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白慕川冷笑,“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你的孩子也许早就不在了呢?”

    崔佳滢身子一僵。

    显然,这个设想她有过。

    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果然还是女人了解女人。

    向晚对她的反应,猜测得一模一样。

    白慕川按昨晚两人商量好的话,对她说:“我们也不想逼你,如果孩子真的在他们手上,警方肯定是要全力营救的。但我们目前最需要确定的就是——他在,还是不在。如果在,我们想办法,你不说也没关系。如果不在,你何苦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崔佳滢眼睛缓缓转过来,“我不是赌徒,我不能赌。”

    白慕川:“利用你手上的筹码,换一个儿子是否平安的消息,这不是赌,是一个聪明人应有的决策。这不是为你自己,而是为了你的孩子。崔佳滢,你心里很清楚,对不对?”

    崔佳滢沉默。

    片刻,她张了张嘴,艰难地问:“我……要怎么做?”

    白慕川:“你什么也不用做,等结果。”

    ……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亮开了。

    白慕川给向晚发了一条消息,大概说了下情况。

    没想到,向晚秒回:“已坐在电脑前,准备干活了。”

    白慕川不知不觉弯起了唇角,“你的读者,今天肯定得开心死了,这么早就更……”

    “呵呵!断更王,你快退散!以后出门,别说我认识你。”

    “……”

    断更王。

    白慕川失笑。

    一个白天,他都在忙碌。

    开会的主题,主要是布置春节期间的维稳工作和任务。

    天怒计划就像罩在头顶的一道阴影,重案一号又被点名说了一下。

    白慕川没有反驳,回来传达了会议精神,将任务布置下去,一个人回到办公室。

    打开那个带锁的抽屉,他拿出放在里面的手机。

    没有消息。

    没有电话。

    一个都没有。

    黄何并没有消息传过来。

    白慕川摩挲着手机,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情绪。

    黄何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揣着这种不安,他思考片刻,往黄何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关机。

    竟然是关机状态。

    ……

    ------题外话------

    谢谢锦fans,泰子姐姐,谢谢所有给我打赏和投票的宝宝……

    咱们的《慕川向晚》荣获打赏榜第一,让你们破费了!

    所以,明天我要做一条威武雄壮的猛男,打底四更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