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好紧张(三)
    
“这不是很正常吗?天天总得长大的,我妈年龄也大了,带不动了。”向晚说。


    
“不正常。”方圆圆马上就否定了她,“我这次回来,就觉得不太正常。感觉你家和小姨家,关系……变得疏远了。我妈夹在中间,也有点难做。”


    
“……”


    
向晚不知道说什么。


    
“长辈的事,我们掺和不了。”


    
“不是让你掺和,就是闲聊一下。”方圆圆说:“不过你妈这个人吧,我以前一直觉得她『性』子软,没有想到竟是犟得很呢。认准的事,谁也劝不了,我妈在中间可没少说好话,她就是不肯去服软……但这事在亲戚嘴里吧,就变了味儿。”


    
“变什么啦?”


    
“人家说你家啊,现在是沾了女婿的光,尾巴翘起来了……换以前啊,早跑去抱大腿跪『舔』了。”


    
向晚看着方圆圆说的话,没吭声。


    
她相信,这已经是挑好听的说了。


    
有些事,她不在锦城,不代表不知道。


    
那些人的原话,会比这个难听百倍。


    
“由他们说去吧。嘴长人家身上,还能缝起来不成?”


    
“好吧,你说得也对。”


    
“不理你了,我还有事。”


    
向晚单方面宣布中止聊天,又特地打个电话给向妈。


    
与全天下大多数的母亲一样,她在电话里说,什么都是挺好的,就是想她和小白,问她们要吃点什么,她做了让圆圆寄过来。向晚当然不想劳烦老太后,聊了几句,在她的念叨下,正不知怎么脱身,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向晚一个激灵,“妈,我不跟你说了啊,有正事要做了。”


    
“唉,去吧去吧,都要过年了,还没得休息,你要注意身体啊,还有,让小白也是,把身体照顾好,工作的事……”


    
“知道啦,拜拜,你照顾好自己就成。我挂啦!”


    
向晚迅速切断,站起来推开椅子,门就开了。


    
“上哪儿去?”男人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肩膀上飘落的雪花似乎还没有融化。


    
“走这么急干什么?”向晚捂捂心口,“把我吓坏了,以为出什么事呢?”


    
白慕川清峻的眸子带着笑,盯住她,“哼!小样儿,你能被吓倒?”


    
向晚一看他这表情,呀一声开心起来,扑过去就抱住他,仰起头问:“是不是有好消息了?”


    
白慕川被她的热情感染,哼笑一声,解开她的手,“算是好消息吧。”


    
“辛苦了,白警官!”她赶紧把他拉到沙发上,“你坐好,我去给你倒水,你慢慢说……”


    
“来不及了。”白慕川拉住她,“我马上就得走。”


    
“又走?”向晚有些疑『惑』,“去哪儿啊?”


    
“锦城。”


    
“锦城?现在?”


    
“嗯,现在。马上就出发了,我来是问你,要不要一起。”


    
毕竟那是她的老家,如果他回去不带她,被知道了,是会被念的。


    
向晚眼珠子一转,“行。公事吗?”


    
白慕川:“公事。”


    
向晚了然地点头,转身就去办公桌上收拾东西,一边动手一边动嘴,“你们出任务,情况怎么样了?”


    
白慕川:“很好,抓到几条肥鱼。”


    
向晚开心地哈了一声,回头瞄他,“怎么感谢我啊!”


    
白慕川微微勾唇,冲她竖起手指,“向老师,牛。”


    
放下手指,他马上又表扬别人,“不过这次,亏得黄何机智——”


    
向晚嗯一声:“怎么说?”


    
白慕川:“对方把他带到接货点,是想调虎离山,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一方面乘机走一批货到京都,另一个方面,就等着他给我通风报信呢!”


    
“结果,黄何并没有上当,对不对?”向晚拎起电脑包,爽利地走过来,朝白慕川眨了个眼,“你俩配合默契,组cp吧!”


    
“……”


    
白慕川弹她脑袋,“我们是有两手准备,可我还真怕黄何会中招……幸好,他并没有。”


    
说到这里,他还有些后怕,“要是他中了对方的诡计,不要说后续工作,这次就真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和聪明人在一起干活,就是舒服,对不对?”向晚冲他眨个眼。


    
白慕川的脸,却沉了下来,“不过黄何他……”


    
说了半句,他停下。


    
向晚觉得不对,“怎么了?”


    
白慕川伸手接过她手上的包,“走吧。”


    
向晚翻个白眼:“话说一半,是乌龟王八蛋!”


    
白慕川正朝外走,闻言脚步一顿,愕然地回头,然后忍俊不禁,“我是乌龟王八蛋,那你不就成了乌龟王八蛋的老婆?”


    
“哼!”向晚飞斜一眼,“少来。黄何究竟怎么了?”


    
“……”


    
瞒不过她的眼睛。


    
早知道,就不提了。


    
白慕川有些犹豫,不是怕向晚知道,而是怕她说给方圆圆。


    
“我们抓到一个叫仨儿的家伙,他毫不犹豫地就供出了黄何,还说他……为了帮暗影走这一趟货,自断一指。”


    
自断一指!


    
向晚浑身一僵。


    
缓缓的,抬起自己的手。


    
看了看,默不作声。


    
……


    
事情紧急。


    
两个人来不及多交流,直接上了车。


    
权少腾几个等在那里,几个人直奔机场,然后飞赴锦城。


    
在路上,白慕川告诉向晚,经过审讯阿飞,基本确认了崔佳滢所交代的“天怒计划”事实存在。然而,阿飞虽是暗影的心腹,但他是走货的,而且主要负责京都这一个片,对于那个网站的事情,所知有限。


    
而且,大部分都是听来的。


    
他说,那是一个建在国外的网络基站,以线上报名的方式,一直在征集各种各样“有仇、有冤、有气、有恨的故事”,进行筛选后,纳入系统名单……


    
这份名单,有一个时尚的名字。


    
灰名单。


    
介入黑和白之间的灰『色』地带,就是他们……这个如同传销『性』质的社交团体。


    
只不过,传销多半是线下,这是线上。


    
这些进入了“系统灰名单”的人,通过网络被群体『性』洗脑,再发展下线,病毒一样在网络蔓延……


    
他们以网络为媒体托起的网状发展关系,极为隐秘,而且这些人不以金钱为目的,发展下线还能得到组织的重金打赏,完全就像疯子一样,怀揣着“所谓的信仰”,比谋财害命的传销组织,行为更触目惊心。


    
最主要的是,在行动之前,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对天怒计划一无所知。


    
他们已经被洗脑,听话有钱拿,又可以报复……


    
警方即便抓到那么几个,也只能找到他们所知的那几个人,对整个组织脉络造不成伤害。


    
“太疯狂了,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向晚很难想象,有人会用这样疯狂的办法去杀人。


    
而且,这不仅仅是杀人那么简单。


    
“他要剥夺的不是这些人的生命,而是这个社会的尊严,是人类最后的羞耻心……”


    
白慕川,“也是有国外势力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他们才能干这么大一票。”


    
是啊!


    
没有钱,做不成这些事。


    
所以,越是如此,越是要阻止这些疯狂的举动!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向晚一脸苍白的想着,突然看白慕川:“阿飞有没有交代……行动是什么时候?”


    
白慕川:“他说,除夕。”


    
除夕,还有两天。


    
向晚惊了一下,“目前除了查找那份灰名单,我们还能做什么?”


    
“阻断源头。没有货,天怒计划就搞不起来……不管他们怎么线上洗脑,货物总得线下交易的……”


    
向晚点点头:“那我们现在赶去锦城是……?”


    
白慕川:“京都的货源被查,阿飞又被抓捕。黄何接到暗影秘密任务,去锦城接货,带入京都!”


    
“所以,我们要去截货?”


    
“不是我们,是我。你回了锦城,去接你妈。”白慕川说到这里,眼睛突然一眯,“我怀疑崔佳滢和阿飞所说的情况是假的。”


    
“假的,哪一个?”向晚内心激动,拳头都攥了起来。


    
“货源充足、各地早就备好。”


    
“为什么?”向晚吃惊地看着他。


    
“前一阵的禁毒严打,不是摆设,在那样的情况下,就算货源充足,也不可能迅速地布遍全国……而这次,京都的货被警方查获,暗影迫于无奈才让黄何去锦城拿。这足可证明,锦城有一个大毒窝……说不定,各地备发的货都存放在那里。”


    
“明白了。一是截阻货源,二是查获名单!”


    
向晚血『液』都逆流起来。


    
太紧张了。


    
……


    
……


    
------题外话------


    
月底了,妹子们的月票,要化了啊啊啊。


    
投给小白和晚晚,咱们明天精彩继续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