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撞破奸情(一)
    谭月春家里今天团年,亲戚来了不少。

    客厅里热热闹闹,有说有笑,谭月春亲自侍候茶水,对待亲戚很是殷勤,但邢远航的表情不若往年,连以前的敷衍都省了,对着老婆娘家的人,没了耐心,从头到尾只跟邢家的几个亲戚说话。

    谭月春觉得这样不好看,趁着倒水的机会,把他叫到一边,压着嗓子警告他。

    “大过年的,你哪怕是装,也得装得高兴一点吧?”

    邢远航:“我不爱装。”

    谭月春心里的火,差一点烧起来,“你不是一直都装得挺好?怎么,现在装不下去了?”

    邢远航看她一眼,默默地垂下眼皮,“我不想跟你吵架。”

    夫妻相处这么多年,哪怕一点小细节,也逃不脱谭月春的眼睛。每一次邢远航不想搭理她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态度。只不过,以前他很少这样,现在……越来越爱这样。

    他学会了夜不归宿,就算回来,也不再给她好脸色。

    “至少,你熬到过年。过完年,我们再好好商量,怎么解决。”

    谭月春说到这里,幽幽一笑,极尽讽刺地说:“她的肚子,总不会连过年都等不得了吧?”

    邢远航听她松了口,脸色稍稍缓了缓,“行。你忙去吧,别盯住我不放,家里这么多亲戚呢,让人看见笑话。”

    “笑话?我确实是个笑话。”谭月春冷冷一笑。

    向晚就是这个时候进门的。

    他俩的对话,向晚没有听见,可他们的表情,她却看得一清二楚。

    短短时间不见,他俩的感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吗?

    向晚几乎有些不敢相信。

    是什么样的小妖精,能把男**害成这样?

    要知道,大多数男人,尤其是成功男人,哪怕在外面玩,也会玩得洒脱聪明,不会拖泥带水,更不会轻易放弃家庭。

    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年轻鲜嫩的**固然好,但最爱他们的女人,还是自家的黄脸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才是男人的终极目标,为了外面的小情人回家和老婆闹离婚的成功男人,不是傻,就是痴。

    邢远航显然不属于这两者中的一个。

    难道,真的是因为上次的事,对他们的家庭结构产生了影响?

    “哟,来了?”

    谭月春迎了上来,看了看向晚和白慕川,亲热地拉起谭云春的手,“姐,快,那边坐!”

    她脸上褪去怨色,一脸是笑。

    就好像刚才与邢远航的争执,不曾有过一般。

    向晚把拎来的礼物递上去,“小姨,新年快乐!”

    谭月春一怔,接过来,笑道:“来就是了,这么客气做什么?”

    “应该的。”

    站门口寒暄两句,谭月春招呼他们一家三口里面坐,可谭云春哪里是坐得住的人?她笑着撸袖子就去厨房帮忙了。

    向晚见状,心里叹一口气,带着白慕川走到方圆圆的身边。

    “来得这么早?”

    肩膀被她一抓,方圆圆回头。

    “咦,您二爷,什么时候来的?”

    向晚努了努嘴,“刚刚。”

    方圆圆刚才跟两个亲戚家的小表弟在玩扑克,没有注意。

    闻言,她嘻嘻笑着,指挥小表弟拉椅子让向晚和白慕川坐下来。

    “玩吗?”

    “不玩!”向晚没心情,侧头看一眼白慕川,“你玩吗?”

    白慕川扶额,摇头,“你玩一会吧。”

    向晚撇嘴,“不好玩。”

    对他们来说,这样的场合绝对是煎熬。

    一要承受来自七大姑八大姨的目光审视,二要坐在这里听人家聊天等着吃饭。

    时间过得实在太慢。

    除了玩手机,好像真的没有更科学的打发时间的方式。

    白慕川扬了扬手机,“你陪他们说一会话,我问问情况。”

    不时有人走过来朝向晚打招呼,然后顺便从她那里了解一下白慕川,或者跟他搭个讪。新女婿嘛,带回来就是让人看的,可向晚了解白慕川的性格,估计在他自己家里,他都懒得应付这些破事。

    所以,她干脆让他坐到角落的一个沙发上。

    然后,自己坐过去和方圆圆说话。

    这样亲戚上来,也只会打扰到她一个人。

    白慕川了然地笑了笑,向晚冲他飞个媚眼。

    两个人一个字都不用说,却了解彼此心中所想。

    “肉不肉麻?”方圆圆看见了,嘁一眼,又问:“唉,你真不玩啊?”

    向晚摇头,“不。”

    方圆圆:“要不,玩麻将?”

    向晚瞪她,“我说得不够清楚吗?”

    方圆圆耸耸肩膀,“好吧好吧,是很清楚,不过也凶!”

    哼!向晚又好气又好笑,在客厅里扫视一周,“咦,今儿没看到菲菲呢?”

    方圆圆头也不抬,目光专注地看着纸牌,“小公主什么时候会和凡人一起玩啊?”

    “……”

    话是这样说。

    可邢菲菲是一个极其喜欢出风头的小姑娘。

    往常要有这样热闹的家庭聚会,最美丽最有钱最有品味最有气质的邢家大小姐,怎么着也得在人群里翘着孔雀羽毛走上几圈的,今天却一眼都未见。

    “未必你还惦记她啊?”方圆圆笑着瞄她。

    “就是奇怪而已。”

    她思维敏感。

    对一切不合常态的东西,都会好奇。

    向晚思考着,突然看到邢远航大步出去了。

    他的脸有些紧绷,像是在生气,又像是迫不及待……

    向晚怔一下,看一眼白慕川,“我去一下洗手间。”

    ……

    冬季的夜晚,暗沉的天空幽凉压抑。

    别墅外的路灯下,一个女孩子站在那里,手放在隆起的小腹上,尽管穿着长款的大衣,那姿态也难掩孕味。

    邢远航站在她的面前,比划着,低声跟她说着什么。

    女孩子情绪有点激动,像是在反驳,推了邢远航一把,被他抓住了手。

    在他俩拉扯的时候,向晚慢慢靠近,将身子掩在大门背后,贴着墙根,往外看。

    “你这个骗子。你说今年年底就会离婚,还说大年会跟我一起过……结果你就这么对我。让我一个人怀着身子,被亲戚朋友嫌弃,被同学看不起……”

    同学?

    向晚偏了偏头,看这位同学。

    年轻,稚嫩,大概比邢菲菲大不了两岁。

    邢远航也真下得去手?

    向晚内心的鄙夷达到了巅峰,但这事却有些棘手。

    该怎么处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