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炫技(二)
    不出所料,洪山大桥果然有警察设卡拦截,车灯照上去,远远可见反光警示牌上写着“警察查车”四个字,一排警用路锥横在路中间……田丹月吸一口气,血液冲入脑门,牙齿紧紧咬着,腮帮都鼓了起来……

    “让开!让开!”

    “丹月!”黄何冷静地喝斥,“快停车。”

    “停不了了,停不了了!我们都得死!让开!”她加快了速度。

    “暗影是跑不掉的!丹月,现在是你唯一的机会!悬崖勒马,救你女儿,也是自救……”

    “对不起,黄哥!他们是畜生。苗苗在他们手上,他们会折腾她,我不能赌,也不想赌!”田丹月嘶吼着,双眼充血,死死盯住那一排警用路锥,车灯扫在几个警察的脸上,她将眼睛一闭,踩死油门。

    “黄哥,你别怕,我会陪你一起死!”

    “丹月!”

    黄何大吼一声。

    汽车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路锥边的几个警察,挥舞着双手。

    “停车!”

    “停车检查!”

    汽车越开越快,越开越快!

    这样的速度,已经刹不住车了。

    警察纷纷闪避,田丹月撞上路锥和警示牌,直接驶过桥面,突然汽车一个倾斜,在高速行驶入如同脱缰的野马,失控地坠入冰冷的河水……

    “快!”暗影催促司机,“速度过桥。”

    田丹月驾驶的汽车坠入河中,果然引走了警察。

    这是一个大好的时机,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

    白慕川和权少腾就是这个时候赶到洪山大桥的。

    汽车入水那一道巨大的声响,他们都听到了。

    车窗开着,白慕川冷冷睨着桥面,看到那一辆发疯般冲过去的汽车。

    这个时候,桥上已经乱成一团,“警察查车”的反光警示牌和几个警用路锥被前一辆汽车撞翻在地,东倒西歪,几个执勤民警的注意力也全被那辆车带走……

    “老子!”

    白慕川沉喝一声,指着已经驶过桥面的汽车。

    “截住他!”

    “收到!”权少腾将战术头盔一拉,“坐稳了!”

    他也是一个对自己的技术能力超级自信的人,出城的时候,他要亲自开车追暗影,这个时候总算是派上用场,早已热血沸腾。这辆车是向特警队借用的,性能比暗影在大路上随便抢来的汽车强得多,加上权少腾风骚的技术,风驰电掣一般,在桥面上划过一道影子。

    白慕川冷静地拿出警灯,放在车顶。

    刹那,警灯闪烁,警笛响起!

    桥上的警察听到声音时,汽车已经驶近。

    白慕川开着车窗,对着他们大喊。

    “马上组织抢救!务必要把河里的人救起来!”

    “……收到!”

    这里执勤的是洪山民警。

    他们并不认识白慕川,只是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但有些人天生就有一股威慑力。

    白慕川一声吼,他们马上行动。

    “快!准备打捞!”

    “通知消防队!”

    汽车驶过洪山大桥,带着高鸣的警笛追了出去。

    白慕川的脸,却一直往回看,注意着黑夜里泛着白光的江面……

    ……

    “三百米!”

    “二百米!”

    “一百米!”

    “妈的,跟我比速度?”

    权少腾紧握方向盘,邪气的薄唇微微抿住,双眼里流露着冷光。

    “小白,看好了!”

    他低吼着,轻抹一下眉梢,吹个口哨,死死踩住油门,汽车一声轰鸣冲了上去。

    白慕川拉紧扶手,解开了安全带!

    三名行动队员心情也不错,被紧张的气氛刺激得双目赤红。

    “权队,快!马上就追上了!”

    “权队!别他!别他!”

    权少腾一咬牙,追上去,与那辆轿车并行。

    “停车检查!”

    “我命令你们,马上停车!”

    他们的汽车是带着警灯,拉响警笛行驶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不肯配合,那么不论是社会车辆还是嫌疑车辆,都可以进行临机处置。

    “操!”权少腾骂咧一句,舔一下牙床,眼睛扫向白慕川,“小白,看我怎么干他!”

    “……”白慕川双眼凉沉,“别废话!”

    砰!一声巨大的撞击,让人头昏眼花。

    这一次,权少腾确实没有废话,他直接把那一辆飞奔而去的汽车撞得原地打了几个转,然后重重磕在道边的水泥栏杆上,侧翻出了公路。

    吱!

    权少腾硬生生停住汽车,挑眉,“怎么样?小白!”

    白慕川推开车门,“汽车报修的费用,算你私人的。”

    “……我靠!”权少腾紧跟着跳下了汽车。

    被权少腾撞出公路的汽车,四仰八翻地倒在公路外的斜坡上,轮子朝上,里面的人没有动静。

    白慕川拔枪,慢慢走近,“里面的人,出来。”

    没有反应。

    他借着车灯的光,瞥一眼汽车,朝权少腾招了招手。

    一行五人,慢慢逼近。

    驾驶室和副驾上各有一人,他们歪倒在汽车里,身体被变形的座椅卡住了,看到警察走近,惊恐地瞪大着双眼,额头上因为疼痛,大滴大滴的淌着汗……

    “暗影人呢?”

    白慕川冷冷地扫一眼汽车后座。

    汽车是拦腰受力的,后排座椅变形更加严重,车门也拉不开。

    白慕川让一个人回去拿工具,左右端详着车座,突然看到破碎的车窗里,那个匍匐在后座上家伙动了一下。

    刚才他一动不动,像是撞晕了。

    现在动了,却动得有些古怪!

    白慕川微微眯眼,目光突然一凝。

    “妈的!”他拿枪的手,突然举起。

    砰!一声枪响。

    那人惨叫一声,有东西从他掌心滑落。

    权少腾拿手电照了一下,是一个打火机。

    “我操,好贼的心!”他低骂着,在车门上踢了一脚。

    白慕川冷静地举着枪,“在我面前,不用耍这些小聪明了。暗影!束手就擒吧。”

    暗影的双腿卡在座椅下,刚才他拿火机,是想点燃座椅下的炸药,与白慕川同归于尽……

    此时,手背中枪,他已经动弹不得,只能慢慢转头,一脸阴毒地盯住白慕川,不停地笑。

    “白队长,厉害!”

    白慕川抬抬下巴,目不转睛,“不用客气。客气我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哈哈!”

    暗影笑了起来,头往后一仰,有气无力地咳嗽。

    “栽在你手上,我也不亏。何况,有那么多人给我垫背,我怕什么呢?”

    这时,白慕川已经看得很清楚。

    这辆车上,没有黄何。

    那么……

    黄何就在坠江的车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