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面不改色(二)
    感觉?

    什么感觉?

    向晚抿着唇默了片刻,轻轻抬头,直视着他,样子乖顺带笑。

    “当然是不相信她的话啊!”

    “为什么不相信?”白慕川又问。

    “奇怪!我为什么要信?”向晚笑着反问,又拉住他的脖子,逼视着问:“你是希望我信她吗?”

    “明白了。”白慕川俊眉一扬,“一定是因为我的英俊帅气,让你产生了足够的信心!”

    这是……

    权少腾附体了?

    向晚受不了他这傲娇的模样,哈的一声,忍俊不禁。

    “你可拉倒吧!”

    向晚哼声,瞄她一眼,润了润喉咙,手指在他胸膛上轻轻划着圈儿,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笑意,“好吧,确实有我自己的两点理由。”

    白慕川唇角上扬。

    他就喜欢向晚认真理智的样子。

    她一严肃,他就想笑。

    “说说看!”

    向晚:“一是这事也太巧合了,她编得像故事一样,可信度实在太低,而且我也说了,这大姑娘吧,对你总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让我本能地排斥她所说的一切,算是从主观上站队了。

    二是我已经查过了。我爸爸过世的时候,你妈还好好地活着呢,时间都对不上,他怎么害死你妈妈的?这不瞎扯淡么?”

    白慕川心弦一松。

    把向晚拉近,低头轻吻。

    “你分析得很对。爷没有白疼你。”

    “去你的!”向晚翻个白眼,“谁是爷?”

    “你说呢?”白慕川轻轻捏她的腰。

    “当然是我……”向晚按住他的手,拉开,然后将手指伸入他的腋下,轻轻地挠他痒痒,一脸腻歪着笑,“快啊,小白白,来叫爷!”

    “……”

    “叫啊!”

    她努力想搔他痒痒。

    然而,白慕川岂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

    他面不改色,不为所动,突然拉住她,一个转身翻过来,将她狠狠按压身下,学着她刚才地样子,轻轻地挠她。

    “谁是爷?嗯?”

    “……”

    “说!小向晚,谁是爷?”

    “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

    向晚最受不了这样的。

    她挣扎着,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你是爷!好了好了,你是爷!”

    “叫啊!叫声爷来听听。”

    “……哈哈哈!咯!白慕川,你大爷!”

    ~

    白鹭的突然到访,对向晚确实没有造成什么冲击。

    而且,最后气得掉眼泪,狂奔而去的人,就是白鹭自己。

    相比于向晚,这小姑娘还是太嫩了。

    她为了打击向晚对白慕川的感情,为了挑拨离间,又添油,又加醋,将很多自己臆想出来的不合逻辑的事情,编得像小说似的……

    向晚是一个理性的人。

    她会分析。

    白鹭说得那些东西,都太假了。

    假得没有一点可信度。

    所以,这件事,她没有放在心上,完全当笑话似的告诉白慕川。

    而她的反应,让白慕川悬着的心弦,也彻底松开。

    你了解我。

    我懂你。

    你认同我。

    我惯着你。

    大概这就是男女间相处的最好模式。

    而且,这两个人三观是基本可以融合的。

    他们对待感情都认真,不喜欢作。

    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有事情就直接解决事情。

    既然在一起了,都会拼尽全力去信任,尽量不给对方制造麻烦,不造成困扰。

    尤其是向晚。

    在认定白慕川以前,她曾经有过思前想后的阶段,并且为两个人的关系设定了无数的未知,把一切可能会生的情况,都预设好,再给自己一个心理界线——如果生了,她能不能承受?

    能。

    那就行了。

    打好预防针,她认定了要跟他在一起,同居了,她就完全放弃了抵抗,不娇蛮,不任性,不耍小性子,遇到任何小矛盾与磨蹭,都会主动找他沟通,寻求解决办法。

    可以说,她是理智恋爱的典型。

    白慕川恰好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孩子。

    他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猜心,去哄。

    他可以把女孩子宠成公主,但前提是她本身就是一个公主……而不是公主病。

    一夜的深入交流沟通,到天亮时,两个人已经默契地达到了一致。

    将这件事抛在脑后,该干嘛干嘛。

    大年初二。

    白慕川陪向晚去领小黑黑。

    这小东西是方圆圆年前从锦城托运过来的。然而,等它到达的时候,白慕川和向晚刚好回了锦城,于是,小黑黑就被占色领了回去,暂时寄养在她家里了。

    去的时候,白慕川准备了一堆礼物。

    从占色家出来的时候,他的后备箱里几乎装满。

    全是占色送给小黑黑的玩具啊,猫粮啊……

    就三天时间,占色已经把小黑黑当成了自家宠物来爱……

    不过,她家里有小朋友,没有强行留猫。

    白慕川带走了猫。

    顺便,还带走了一只单身狗——权少腾。

    这家伙是一个未婚男青年,常年居住在哥嫂家里……

    白慕川带着他,先把向晚和小黑黑送回家安置好,两人径直去了重案一号。

    这是大年初二的下午。

    他已经开工了。

    刑警这个职业,可以说,终年无休。

    暗影等一干涉案人员,已经被押解回了京都。

    他们必须在短时间内突击审讯。

    临走时,白慕川告诉向晚,今天可能会晚点回来。

    向晚信了。

    结果,他不是晚一点,是压根儿就没有回来。

    向晚再一次见到白慕川,已经是大年初四这一天……

    那天下午,天刚入夜,向晚把写好的章节上传后台,白慕川就开着车回来接她。

    “队上聚餐,带你一起去。”

    向晚白他一眼。

    “你也知道冷落了你的心肝宝贝啊!”

    “……”白慕川唇角全是笑。

    连续两天奋战,他神情已经有些疲惫了,但看到这样的向晚,歉疚之余,还是忍不住抱入怀里先亲热了一番,“走吧,一会他们等急了。”

    “嗯。等下,我换套衣服。”

    重案一号审讯暗影,向晚对审讯的内容,也充满了好奇。

    她二话不说,换好衣服就跟着白慕川出了门。

    “咱们边走边说。”

    “说什么?”白慕川侧头看她。

    “案子啊?”向晚笑盈盈地挽住他的胳膊,“你们都准备聚餐庆功了,一定是有突破的,对不对?”

    白慕川笑着揉她脑袋。

    “我亲自出马,会没有吗?”

    傲娇啊!

    向晚笑不可止,“那说说看,什么情况?”

    “暗影都招认了!”

    “招认了?”向晚眉头皱了一下,“那这事,真的和谢绾绾有关吗?”

    “谢绾绾?”白慕川偏头看来,眉心拧起。

    “你不看八卦新闻的吗?”向晚观察着他的表情,淡声道:“这两天网上舆论都在攻击她,说她参与了丧尸案,还有一些人拿出了实锤,还说是被谢绾绾的粉丝洗脑,然后才无意中参与到‘天怒计划’中……”

    ……

    ……

    ------题外话------

    这次出来带了个小笔记本,键盘级难用,码字级崩溃……手指都按痛了,都敲不快……

    啊啊啊,我对不起我的小金鱼们,等我回了成都,一定多多更新补偿。

    谢谢你们的不离不弃,慕川向晚,因为有你们而精彩……

    好了,最近国际惯例,送被吻……小金鱼们多多冒泡泡,泡泡泡……么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