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长翅膀飞了?(一)
    丁一凡上楼来叫白慕川的时候,他和向晚那一场漫长的情事刚刚进行到尾声……

    一室旖旎,满目春情,关键时候的敲门声,极为不和谐,临门一脚就快到了,烦躁的声音却无休无止。

    “咚咚咚!”

    “咚咚咚!”

    是继续呢?

    还是去开门呢?

    继续,有点败情绪。

    开门,心里又不甘心。

    白慕川咬牙,那汗湿潮红的脸色极其难看……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生病的原因,呼吸特别急促,人也特别生气。

    这模样儿,看得向晚特别想笑。

    “……先去开门吧。”她好心地建议,却得到白慕川狠戾的一击。

    唔!她无辜,闭上眼睛,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那大人继续吧……”

    白慕川脸一沉,更难看了。

    向晚勒住他的脖子,觉得此刻好像说什么都是徒劳……

    “小白先生。”她认真看着他俊朗的容颜,“你好像……软了。”

    “……”

    本世纪以来最悲剧的男主角,草草收场,黑着脸收拾好自己,去开门的时候,像是上战场杀人。

    吱!门一开,里面的人,表情如同冰刀。

    丁一凡下意识一抖,“老大……”

    也是个机灵的小伙子,求生欲可以说很强了。

    他看了看房间,意识到了什么,勉强一笑:“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白慕川,“你最好有天大的事情。”

    这……

    丁一凡沉默片刻,

    寻思着要怎样,把这件事情描述得比天还大。

    “咳咳……咳咳咳……”

    吸一口冷风,白慕川又咳嗽起来。

    丁一凡来不及组织语言,先关心起他的身体。

    “老大,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嘛,你看你……何必这么操劳?”

    好好一句话,放在这当前,突然就变了味。

    向晚在里屋,听着,莫名觉得好笑,猛地一下把头蒙在了被子里。

    这重案一组的人,在权少腾的传染下,一个个都变成了冷幽默。

    白慕川沉了脸,“究竟什么事?”

    丁一凡想到正事,脸色凝重,“唐元初刚才来了个电话,让我务必把情况,当面告诉你。”

    当面?

    白慕川严肃脸,“进来说。”

    单身宿舍是一套一,外面一间是卧室,里面一间是小客厅。

    向晚在里面,不影响他们对话。

    丁一凡进门,瞄一眼白慕川的脸,拘束地坐在沙发上,“唐元初说,谢绾绾昨天本来已经平静下来了,可今儿好像接了个什么电话,吵着闹着要出去,大发雷霆。”

    “……”

    白慕川的脸,秒沉。

    “胡闹!他没有同意吧?”

    “没有。不过……”丁一凡沉吟着看他表情,“唐元初有个建议……”

    “嗯?”白慕川扯了扯领口,“什么建议?”

    “谢绾绾的情况非常不好,一直在家里暴走,生气,砸东西……非走不可。唐元初试图与她交流,她拒绝。所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暂时阻止了她出门,但非常的辛苦,你知道的……这小子对美女,向来没有什么抵抗力。不过他觉得从谢绾绾的表情来看,不那么简单……会不会与杀人剧本有关?”

    杀人剧本?

    白慕川想到从向晚手机上看到的恐怖描述。

    在剧本上,谢绾绾也是事先得到一个消息的……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谢绾绾不直接告诉他?”

    “问题就在这里——”丁一凡又瞄一眼内室的方向,似乎怕向晚听见,特地压低了嗓子,“小唐的意思,谢绾绾对他没什么好脾气,不肯掏心掏肺的说话,但对你……应该是不一样的。他想,让你出面。”

    白慕川微微沉下脸。

    “主要是为了案子。”丁一凡轻咳一下,挽回话里那一种淡淡的暧昧感,“谢绾绾那个人,确实不是太好打交道,她如果不肯交流,哪怕把她带到重案一号来审讯,大概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所以,我和唐元初的意见是一致的。对她,还是情感牌比较好使。”

    情感牌,为什么要白慕川?

    这内里的含义,不言而喻。

    白慕川沉着脸不吭声,向晚却在这时走了出来。

    “我觉得可行。”

    丁一凡:“……”

    他偷偷摸摸找白慕川单独说,就是不想让向晚知道,影响她们的感情。

    不料,向晚浑不在意,一脸温和的笑,“不要这么看我!不是为了案子吗?丁警官,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再说,谢绾绾和白慕川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暧昧,并不存在的,你们放心去吧。”

    丁一凡竖拇指,“嫂子大气。”

    大气个毛!

    向晚心里哼声。

    “所以,这种事,不用避着我。”

    丁一凡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尴尬了。白慕川冷峻的面孔,没什么表情,好像根本就不关注这中间的微妙,仅仅只是在思索案子的事情而已。

    好半晌,他突然抬头,“向晚。”

    “嗯?”

    向晚不知道他为什么叫他。

    她倚在房门口,一脸正经地盯住他。

    白慕川,“我觉得唐元初的想法,是合理的。”

    向晚一怔,轻轻扁了扁嘴,“同上!”

    ……

    收拾下楼之前,向晚又让白慕川吃了一次药。

    他不情不愿地合着水咽下,苦着脸找向晚讨了一个亲亲。

    吃个药,怎么像孩子一样?

    向晚好笑,又喜欢。

    他稚气的一面,除了她,再没有别人能看到。

    分享彼此的小秘密,对恋人来讲,是特别温馨的。

    ……

    重案一号的清晨,一如既往的忙碌。

    白慕川叫了情报队和技术队的几个人过来,在办公室里聊了大半个小时。

    交换了一下案情,对了个细节,白慕川又给权少腾打电话。

    这个家伙昨天晚上就没有回来,今天上班,仍然没有见到人。

    行动队在这个节骨眼上,是最忙的。

    他们一直在布控,寻找抓捕叶轮。

    然而,一个晚上过去了,没有消息。

    权老五在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极为烦躁。

    “老子就不信,叶轮这小子能长翅膀飞出京都?”

    白慕川,“不会飞!但情况很严重。红刺那边,也在寻找……天怒和生化武器。”

    在听说红刺亲自下场,而且是白慕轩带队,权少腾就更急了。

    “不能阴沟里翻船,被后生小辈给比下去。小白你放心,我一定会抢在他们之前找到人!”

    白慕轩入伍与权少腾和白慕川都要晚,在他们心里,那就是一个后辈,他不能在调到重案一号后,被原单位的人给抢了头功,真要那样,他的脸往哪里搁?

    “这一回,你看我的。”

    白慕川不如他那么乐观,“硬碰硬,你不怕任何人。但……”

    “但什么?”

    “就怕对手狡猾,根本就不跟你正面碰撞……”

    在权少腾以前执行的任务里,性质其实是不一样的。

    所以,重案一号和红刺的工作形式也有极大的差别。

    “呵呵!他要是孙猴子,他权爷爷就是如来佛,等着瞧吧……”

    权少腾拍着胸膛保证,白慕川叹息。

    “记住!要与队里保持密切联系,有情况马上汇报,不可擅自行动!”

    “收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