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他的结局,解脱(二)
    “明星……”叶轮喃喃。

    “是,你的社会身份只是一个带娱乐属性的明星。你比我更清楚,一个明星在公众记忆里的存在期。用不了多久,大家都会忘了你。你的那些老婆粉、女友粉,她们会有新的爱豆,会有比你更帅的偶像明星出现,吸引她们的注意力,她们会把你抛到九霄云外……你唯一存在的地方,只是犯罪档案,公安机关的犯罪档案。”

    “而我们,你憎恨的所有人,会幸福地生活下去,我们会结婚、会有孩子,我们的故事会一直延续,我们会有子子孙孙,就算我们死了,也会被人年年祭拜。我们没有大结局。因为,我们的故事,永远不会结局。”

    叶轮一动不动。

    像一只裹在被子里的蚕,无力、疲惫。

    “u盘,密码是……skgmefhom9432。”

    他的双眼渐渐无神。

    “你有,勇气,就看看……看看吧……”

    病房里,安静下来。

    好一会儿,没有声音。

    向晚看着叶轮。

    “我还有话要问你。”

    叶轮没有回答,就像不曾听见。

    “叶轮,你别装死。”向晚眼睛有点红。

    这一刻,她并不那么好受,鼻子甚至有点乏酸。

    “你这样的人,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别逃避了,还有很多话……”

    叶轮仍然没有声音。

    向晚眉心狠狠皱起,哪怕心里像被千刀万剐过一般难受,仍是没有忘记此时的责任。

    “第一,天怒组织为什么会抛弃你,就因为丧尸案中你的表现不力吗?”

    “第二,你究竟知不知道天怒组织重新选定的执行人是谁?”

    “第三,天怒组织为什么会关心并了解那么多崔鸣、白慕川、谢绾绾,甚至我的过往?我们与这个组织的人有什么私人关系?”

    “第四,谢绾绾那个孩子,在哪里?”

    “第五,你的妈妈,还活着吗?她在哪里?还有你爸爸韦刚,你……希望他能送你最后一程吗?”

    “第六,第六,我想想,还有什么要问你的……”

    脑子飞快运转着,向晚在说这些的时候,脑子其实有点混沌。

    “……其实。”叶轮突然开口,声音弱得几乎听不见。

    向晚怔了怔,站起来弯下腰,将耳朵凑近他。

    叶轮闭着的眼睛,再没有睁开,只是小声喃喃:“我妈……早死了。死前,她都,不记得我,毒品,不要沾,不要沾……我爸,不送了。反正我也,送不了他上路。”

    零零碎碎。

    碎碎零零。

    向晚听得吃力。

    却一句都不敢打断。

    叶轮艰难地说:“谢绾绾,孩子死了,出生就,死了。照片是,假的,ps出来的,照谢绾绾的样子,p出来的……呵呵……呵呵呵……要不,能那么像吗?她和以前,长得,又不一样。”

    向晚:“……”

    对啊!

    为什么当时没有想到?

    是照片与谢绾绾的相似度,冲击度太大了。

    尤其对于谢绾绾来说。她知道有一个孩子的存在,看到孩子照片的时候,整个人都疯了,哪里还会思考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改变很大。即便想到这一点,也会认为……不管怎么动刀,五官基础还是一样的。

    这就是叶轮厉害的地方。

    他准确地把握住了谢绾绾的心理。

    一个母亲的心理。

    那个无辜的孩子,谢绾绾一直有所亏欠的。

    向晚:“你真狠。不过你也真厉害。所以,我就更想不通,你这样一个有犯罪天赋的人,为什么天怒组织会放弃你?就算丧尸案失败,还有下一次机会,他们不该放弃你的……更何况,丧尸案并不算完全失败,虽然没有达到你们最初的目的,但造成的影响也足够大。”

    叶轮没动。

    好一会不说话。

    向晚吓住。

    她抬起手,颤抖着伸向叶轮的鼻端……

    “我没死。”叶轮突然说话,向晚忙不迭收回手。

    叶轮喉咙呼噜起来,像有一口痰卡在里面,往常磁性动听的声音,变成了喑哑不清。

    “不是他们,放弃我,是我,放弃,他们。”

    嗯?

    向晚疑惑地盯住他。

    为了听清他的话,此时她离他极近。

    近得可以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根汗毛。

    “为什么你要放弃他们?”

    叶轮眼睛眨动,但睁不开,含含糊糊地说:“……我要杀的人,他们不杀。我不杀的人,他们要杀。”

    是因为理念不合?

    向晚:“那你要杀的人是谁?他们要杀的人,又是谁?”

    叶轮的意识渐渐涣散。

    没有清楚的理智支撑,他说话不太过脑子。

    “白慕川,向晚。”

    “……”

    谁是要杀谁?

    向晚心里充满了疑惑。

    “他们要杀白慕川,还是你要杀白慕川?是他们要杀我,还是……”

    不,不是叶轮要杀她。

    那就是——

    向晚一惊,正想问,就听叶轮喃喃:“向老师……”

    “嗯?”

    “……帝宫,不是我,第一次见你,第一次,是在视频里,崔鸣一直,在监视你,出租房,学校,辍学,也是他,故意的。”

    监视她?

    门窗亮子上的监控?

    向晚汗毛竖了起来,又想到了学校里的事情。

    “那个时候崔鸣就一直在害我,为什么不杀了我?”

    她问,叶轮却没答。

    他似乎已经无法思考,无法与他交流。

    他脑子里在回忆他过往的一生,在想他的不甘与痛苦,他根本听不见向晚在说什么。

    “能不能,告诉我。秦述,怎么死的?”

    “……”向晚无言以对。

    又问。

    又问。

    她无法回答。

    叶轮也不需要她的回答。

    他沉浸在自己已然涣散的思维里,像一只游走的灵魂,不再受他控制,与这具躯体做着最后时刻的告别。

    “向老师……你……把我……写到……大结局,好不好?”

    “叶轮?”向晚看着他焦渴的嘴唇。

    “求你……求你了……”他意识更不清楚了。

    “叶轮?”向晚轻轻唤他,“为什么在意这个?”

    “……没有人,爱过我……就让……大家,恨我吧……”

    向晚看着他越发苍白的脸,叹口气。

    “叶轮,你这个人活得太执拗了。你是,崔鸣是,孟炽是,甚至程正也是……其实有什么呢?摔跤了,痛了,爬起来,还可以继续走。一个童话破灭,还有别的可以幻想……小时候我也不幸福,但我相信我有幸福的能力。白慕川小时候也不幸福,但他依旧可以正直地活到今天。”

    说到这,向晚深深一叹。

    “人啦!恨,是与生俱来的。爱,却是要学习的。你懂吗?”

    无声。

    没有人回答。

    房间沉闷的一丝风也没有。

    躺在病床前的人,再也没有反应。

    原来叶轮执意要叫她进来,不仅是为了说那些事,还是为了求她把自己写入《谋杀男神》的大结局,能像秦述一样,成为一个犯罪天才,被人恨着,也被人佩服着,有一天会成为影视作品中的一个角色,会有一个年轻帅气的人来饰演他……而不是像他真正的结局一样,被一个女人失手打死,只是故事里最不起眼的配角。

    这是个孤独的孩子。

    一个从小活成傀儡的孩子。

    他需要关注,需要爱,却被人操控着长大,一生不得。

    至此,终是解脱。

    ……

    医生护士涌入了病房。

    白慕川、程正、丁一凡等人也进来了。

    医护人员为叶轮检查,做了最后一次努力。

    然而,心电监护仪上的一条直线,再没有波动过。

    医生直起腰,冲白慕川摇了摇头。

    “去了。”

    白慕川点点头,没动。

    众人盯着病床上的男子,久久没有声音。

    护士默默地为他卸去身上的管子,那些维持他生命这么久的仪器,现在都用不着了。

    叶轮做的事,可以说恶贯满盈,死不足惜。

    但人类天生对同类有怜悯心。

    即使他是一个万恶不赦的人,他死了,过去种种,都结束了。

    他的恶会永远尘封在犯罪档案里,为后来者借鉴,但他的命运……毕竟曾经与他们牢牢捆绑在一起。

    十九年前的一场泥石流,一所充满了罪恶的特殊学校。

    这两段故事,或者说事故……造成了无数人的命运悲剧,也是这一桩桩案子最初的罪。

    它们就像多米诺骨牌,一个连一个,一个倒下,其他的就跟着倒下……

    “向老师!”

    丁一凡率先打破沉寂。

    “叶轮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大家都很好奇。

    向晚看着白慕川。

    迟疑片刻,她默默把手机,递过去。

    递给他。

    “回去,再看。”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