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作妖
    走了?向晚的开心刹那短了一截。

    说不上为什么,仍是控制不住内心丝丝的酸。

    不过她当然不会告诉白慕川自己的心情,甚至连笑声都没有变。

    “好啊,一路顺风。有空再到锦城来玩!”

    她的话很轻松,语速也很欢乐。

    没有了以前在他面前的犹豫、不安,还有无端的暧昧。

    这些都是生疏。

    白慕川嗯一声,突然说:“还有件事要告诉你,那个案子,你最好不要随便涉足。”

    呃?为什么他这样说?

    向晚怔了一下,又忍不住笑了。

    “白警官,你太高看我了。我就一个普通的网络小说作者,我想涉足也涉足不了啊!”

    “可你写了这个案子。”白慕川很冷漠。

    仿佛带着责怪,又仿佛是关心,他语气比刚才重了很多。

    “有那么多的素材,那么多的事件你不写,为什么非得跟着热点走?”

    “……”

    跟着热点走?

    最后这句话有点刺到向晚。

    也许是扑街的心太过敏感,她觉得那是白慕川在暗示她蹭热度。

    “呵!你不一早就知道的吗?我想红,我想火,我想赚钱。蹭热度不是最简单快捷的办法吗?”

    “向晚!”白慕川吸一口气,沉沉的声音仿佛叮嘱,“听话。”

    “……”

    凭什么?

    凭什么?

    凭什么?

    向晚内心关闭好些天的野兽又满血复活了。

    她真想冲着电话骂这浑蛋一句。

    可下一秒,她就怂了。不相干的人,不用骂了吧?

    她转为淡淡的语气,嗯嗯哼哼的敷衍。

    “行,我会考虑的,谢谢白警官提醒!就这样,我码字了,再见啊。”

    说完再见,她没有马上挂电话。

    向晚是个有礼貌的人,她在等待对方那句再见。

    然而,电话寂静。

    白慕川也没有挂,却也没有声音。

    向晚皱起眉头,有些不耐烦了,正准备直接挂掉,终于听到他低低笑了一声。

    “为什么不挂?”

    “你还没给我再见!”

    向晚一五一十地说,换来白慕川更愉悦地笑。

    “其实是舍不得吧?”

    “去你的!”隔着电话线,向晚已经可以从容跟他玩笑了,“不逗了,我真得忙了。就这样吧。”

    “向晚。”他喊住她,“我在机场。”

    “嗯?”啥意思?

    “离飞机起飞还有十分钟。”

    “所以?”向晚真的不明白他要说什么。

    白慕川笑了,没有给她答案,而是抛给她一个问题。

    “告诉我,你想我吗?”

    “……”

    向晚深呼吸一口气。

    “白、慕、川。”

    她几乎咬牙切齿地,恶狠狠地嗔她。

    “我好歹也是个纯洁无瑕的未婚中年少女,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爱情?动不动就撩,不知道这样很造孽吗?”

    “是想的吧?”他固执地问。

    “不想!”向晚哼声,不再被他带节奏。

    “……那我帅吗?”

    我靠,这男人疯了吧?

    向晚几乎是带着闷笑说话的,“别臭美了。一点都不帅,还不会做饭,简直没优点!行了,我挂了。拜!”

    “喂……?”

    向晚挂电话很迅速。

    ……

    飞往京都的航班上。

    白慕川低头,看着卫生间的镜面。

    镜子里那个男人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顺着刀削似的脸颊流了下来,有一滴滑到了眼眶,顺着睫毛滑过眼窝,映着他疲倦的双眼,有一丝异样的狼狈……

    “咚咚!”

    卫生间有人敲门。

    外面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

    “先生,你好点了吗?如果好了,请你快一点回到座位上,飞机就要起飞了,谢谢!”

    白慕川眯了几秒眼,慢慢睁开,打开舱门,冲空姐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

    空姐看着这么一个英俊的男人脸色泛白,难免心生怜惜。

    “先生,你……可以吗?需不需要帮助?”

    “不需要。”白慕川笑得很淡然,眼里的凉意却骇住了刚想上手扶他的空姐。

    “好的,你这边请。”

    空姐尴尬地侧到边上,没有想到白慕川却突然回过头来,朝她勾唇一笑。

    “你觉得我帅吗?”

    “……”空姐至少有三秒没回过神来。

    在飞机上,她们可以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旅客,大多空姐都是未婚的,她们也会暗自观察那些优秀的旅客,期待能碰上自己的那个白马王子,发展出一段感情……所以,航空爱情有很多很多。

    空姐心跳很快,职业微笑都绷不住了。

    艳遇?追求?

    他不像普通人,坐头等舱,忧郁冷漠又会撩——

    本来不敢想的念头,几乎刹时滑入脑子。

    空姐抿着涂得艳红的唇,点头,带一点羞,“你很好看。”

    “真的?!”他问。

    “真的。”

    “好我明白了。谢谢。”

    白慕川刚才一直安静地站着听。

    然而,等人家说完了,他拉下冷脸转头走了。

    空姐一人站在那里,傻乎乎发愣。

    所以,人家真的只是为了要一个答案?

    ……

    第二天,《灰名单》剧组官宣了。

    果然演男反那个角色的演员是叶轮。

    也从侧面佐证了,叶轮吸毒的传闻不实。

    迷妹们兴奋不已,简直像庆祝自己的节日。

    他们开始抨击那些攻击叶轮的网友,就连帝宫门口他被带上警车的照片也说是p的图。

    网上掐成一团,向晚默默吃着瓜,等待去京都的日子到来。

    她仿佛明白了生活的真谛——就是瓜。

    一只吃完,下一只接着吃。

    向晚重复着宅而安静的生活。

    这个时候,黄何出事了。

    方圆圆这一天垂头丧气的回来,苦丧着脸,委屈兮兮地一直诉苦。

    “你说有些人也太不讲道理了吧?警察容易吗?警察抓毒犯错了吗?怎么不管出点什么事,就生生揪住警察不放呢?警察不是人啊?”

    向晚当时正在码字,方圆圆回来的时候,她没有在意,听到她吐槽,再不能玩笑了。

    她盖上电脑,转过来看坐在扁着嘴巴发闷的方圆圆。

    “出什么事了,圆圆?”

    向晚难得正经喊一回她的名字,可方圆圆却无力欣喜。

    “不就是那个死掉的过气女明星吗?这锅背到黄何他们身上了。”

    “嗯?”

    那个过气明星是谁,目前都没定论。

    只有一个姓,谁也猜不出来……

    这简直是不符合常理的。

    向晚皱了皱眉头,拿方圆圆的杯子为她倒了水,塞到她手里。

    “关你黄黄什么事?不要急,慢慢说。”

    到底是表姐,别看向晚平常性子软软的,出了什么事,往往比方圆圆更有主意。

    “表姐。”方圆圆都快哭了,“黄何可能会被停职。”

    “这么严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就是那天晚上啊,你知道的。帝宫那晚……”方圆圆吸鼻子,委屈得不行,“本来那天就是下班时间发生的事,他又不值班,还只是配合缉毒队办案,喝点酒怎么了?还有那个女的,是她自己脑子犯傻,嗨多了不记得是五楼了,直接往下跳,把自个儿摔死了,怎么就能赖到警察身上呢?”

    “谁赖了?”

    向晚吸口气,帮方圆圆理顺语言逻辑。

    “那女的自己吸毒,不该是她自己的责任吗?”

    “是啊,关键是尸检结果,非说她没有吸毒。对,就是那个程正的结论。”

    程正?向晚脑子懵了一下。

    看方圆圆双眼泪汪汪的,她抽了张纸递过去,“然后呢?”

    方圆圆从黄何那里得到的信息比向晚多很多,心里一急,也就没顾虑地说了出来。

    “那个女的家属说是警察硬闯进去,对他们使用了恐吓性的语言,让她紧张之下失足跌落……”

    “呵!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向晚为黄何鸣不平。

    “人家是有背景的。现在不依不饶……你等着看吧,事情闹到网上,最后又成一起民怨,然后大家声讨暴力执法,背锅的当然就是刑侦队长了……”

    她说得很有道理。

    现在的网络暴民很多。

    躲在键盘后面凭一已之言杀人于无形的更多。

    “你不要急,警方又不糊涂,不会全听他们的。”

    “呜,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旦闹起来,总得要处理的。我们家黄黄就是个小警察,干那么多年刑警,这好不容易做了个代理大队长,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出这样的事,你说他咋就那么倒霉……”

    说到这里,方圆圆自行脑补了一下,突然抬起焦虑的泪眼,撇着嘴巴问向晚。

    “……表姐,你说,该不会是我带给他的霉运吧?”

    “……”

    “我记得有本小说上写过,有些女人就是命硬,跟别人在一起,会有气场克制,让男人处处倒霉……”

    我去!

    向晚捂脸,“方圆圆,我可以说从来不认识你吗?”

    方圆圆委屈,哇一下哭了,“那我能怎么办嘛。他们王局都保不了他,谁管得了。”

    真是各行各业都有无奈啊!

    如果不是跟黄何是朋友,向晚都说不清楚在看见被人为舆论造势带了节奏后的新闻,会站在什么样的立场。

    “事情发展到哪一步了?”她问。

    然而,方圆圆摇了摇头,似乎也不确定。

    “黄黄打电话说,目前还僵持着。王局是想力保他的,毕竟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可对方动用了很多关系,一直要讨说法,还威胁说要发到网上去,控诉暴力执法吓死人……”

    向晚知道,这些人真的干得出来。

    每个人都从自己利益出发,各有各的不容易。

    “你先别急,既然事情没有到最糟糕的一步,就会有办法的。”

    为了安慰方圆圆,向晚直接搬出了自己的遭遇。

    “你看我上次惹的那事儿,多紧张啊,结果事情都那样了,不也没事吗?放心吧,也许只是虚惊一场。”

    “那不是有白警官在么?”方圆圆泪都滚下来了,“我们家黄黄就说,如果白警官不离开锦城,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圆圆,不要自己吓自己,不会那么严重的……”

    “我了解黄黄,如果不严重,他不会对我说那些话的……”

    想到黄何电话里的声音,方圆圆本就泪眼朦胧的眼眶,大滴大滴的泪水滚了出来,哭腔里呜声不止。

    “他就像交代遗言似的,说……说以后就不能好好照顾我了……还说,如果真到糟糕的一步,就让我自己找别人去……他背上这锅,警察是做不成了,怕搬砖养不活我……晚晚,怎么会这样……”

    委屈藏心头久了,一旦倾诉,就止不住。

    方圆圆说了很多事情,她跟黄何的初次相见。

    他站在门口堵住她,不许她跟着向晚进办公室。

    门关上了,她在外面跟他理论,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除了“对不起”、“不好意思”什么都不会。

    ……

    “晚晚,他是个好警察,为什么会这样?”

    “……”

    “晚晚,黄黄是我认识的男人里对我最好的一个……”

    “……”

    “我是想要跟他过日子的,是考虑过未来的,是认真的,想要结婚的……”

    “……”

    “晚晚,我都准备带他回去见家长了……”

    “……”

    “都怪我,要不是怕小姨看不上他,我早就带他回去了,也不会等到今天……”

    “……”

    “晚晚,我感觉他都要给我分手了……我不想失去他,真的不想……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的……”

    “……”

    方圆圆一句接一句,根本不给向晚插话的机会。

    而向晚除了轻拍她的背,时不时给她递纸巾,脑子里一直在想办法。

    等方圆圆说完,她给了一个不算好的建议。

    “要不,我们去求求小姨,她人脉广,会有办法的?”

    方圆圆微微一怔,停下了哭,鼻子抽泣着,皱眉考虑一下摇头。

    “小姨不会帮的。以前她都不见得会待见黄何……更何况,他现在摊上事儿了?小姨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肯定是有多远避多远的。”

    向晚沉吟,不语。

    小姨对他们两家是很照顾,但那因为是姐妹至亲。

    但实际上,小姨位置站得高了,见识广了,对普通人已经不太看得上了。

    其实向晚知道,小姨会把程正热情地介绍给她,不仅仅是为了她好,一定还因为程正有不错的家世。

    同样,方圆圆的对象,小姨肯定也是会干涉的。

    她希望她们姐妹都嫁有出息有身份可以提高社会地位的人。

    “唉,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呢?”向晚咬牙,“我去找她,我就说是我的朋友。”

    “表姐,你傻了啊?朋友?朋友更不会理了,你去了,她还能给你上一堂大课!”

    “……”

    向晚抿唇。

    没想到,方圆圆自个儿琢磨一下,似乎也想不出办法了,把牙一咬。

    “……试试吧。为了我家黄黄。”

    ……

    方圆圆对黄何绝对是真爱。

    她连口水都没有喝,红着眼圈就跟向晚去了小姨家。

    去的时候,小姨和小姨夫还没有回来,邢菲菲也不知道哪里玩儿去了,在家里带孩子的只有一个保姆以及谭云春。

    “晚晚,圆圆,你们怎么来了?”谭云春看到向晚,满是狐疑

    知女莫若母。

    平常叫这丫头过来就像火烧屁屁,坐不了一会就要走。

    主动过来的时候,更是少之又少。

    向晚嗯一声,坐在沙发上,逗着表弟天天,“我们有事找小姨帮忙。”

    一听“帮忙”,谭云春马上紧张起来,“丫头,出啥事儿了吗?快跟妈说。”

    向晚抿了抿嘴巴,说不出来。

    “是我有事。”方圆圆吸着鼻子,“是我男朋友出事了,想找小姨帮帮忙。”

    在谭云春面前,方圆圆是没那么紧张的。

    这二姨性格死倔死倔的,但对她就跟亲生闺女一样。

    然而,男朋友一词,还是震住了谭云春。

    “男朋友?什么时候的事?”

    “哎呀,你别一直问我了。一会小姨回来还得盘问一通,我懒怠说两次……”

    方圆圆拿纸巾揉鼻子嘟囔着声音有点大。

    正好这时,门口就有了动静。

    进来的人除了小姨谭月春和姨夫邢远程,还有小表妹邢菲菲。

    看到两个表姐,邢菲菲不高兴地歪了下嘴巴,没有招呼向晚和方圆圆,扭头叫保姆给她拿冰镇绿豆汤就离开了。

    小姨夫轻咳一下,推推眼镜,大概觉得不适合参与她们的事,也上楼去了。

    就小姨站在那里,冷静地问:“男朋友?怎么回事?”

    原来她听见了那句话。

    该来的总会来的。

    向晚看方圆圆头垂得很低,在小姨面前完全放不开,怕她不会说话得罪了小姨,赶紧接过话。

    “小姨,是这样的——”

    “没让你说!”小姨不高兴地看一眼方圆圆,“是你的男朋友,你自己说。”

    方圆圆目光闪烁,硬了头皮把她跟黄何的事说了。

    “小姨,你帮帮他吧,他真的是非常好的一个人!”

    “非常好的人,会遇上这种事?”小姨哼声,坐下来,目光凌厉,“你们两个,平常让你们过来坐坐,一个个就跟什么一样避着我。我的话,哪句听到耳朵里了?”

    向晚沉默。

    方圆圆也不说话。

    谭云春笑着打圆场。

    “孩子还小,难免会有识人不清的时候,圆圆本来是很乖的……”

    “就是你们惯坏的。不听我的。”谭月春强势惯了,尽管她比两个姐姐小好几岁,但身份地势与教育程度的不同,让她在家里有绝对的话语权,加上这些年对两个姐姐的各种补贴,更是无形中划出了阶级,容不得半点反驳。

    “早就告诫过你们了,不要乱谈恋爱,现在社会上的男人,什么样的都有。女孩子一旦信错了人,一失足成千古恨,一辈子就毁了!你们怎么就不懂这厉害关系呢?”

    沉默。

    大这有都不说话。

    只有小姨一个人的声音。

    “就算你觉得他不错,你带来让我见见,我给你看看,出出主意,会怎样,嗯?”

    这样的训斥,向晚不陌生。

    她跟方圆圆从小到大受过不少。

    但她知道小姨说这些,不算完全自私的想法。

    长辈的想法跟她们不一样,他们走过很多路,受过很多挫折,看过很多残酷与冷漠,就想自家孩子绕过那些弯路……

    可谁能代替孩子成长呢?

    向晚不认同这样的大家长作风。

    换她,是怎么也要说一说的,哪怕被骂。

    方圆圆却是抗不住压力了,哇一声哭倒在沙发上。

    谭云春拍着她,朝妹妹递眼色,“你少说两句吧,孩子已经够难受了。”

    她俩都是姨,不是方圆圆的妈,批评不应该太过。

    谭月春哼一声,考虑一下,又警告方圆圆,但语气软了不少。

    “我给你说,你马上跟他划清界限,不准再来往了,知道吗?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她突然转头,盯着向晚,“还有你!不要有事没事就瞎掺和,能不能好好找个工作,谈个靠谱的男朋友?天天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脑子这与坏了!除了浪费青春,浪费生命,有什么意思?”

    向晚皱着眉头,“那是我的梦想。”

    “梦想!呵!”小姨笑,“梦想是能养活你自己,还是能养活你妈?”

    这话像软刀子,硬生生地插入向晚的心脏。

    她看着小姨,很认真地看着她回答,“我会的。”

    大概发现这话说得过了,让大家都尴尬,谭月春马上收回视线,径直把炮火轰向了方圆圆。

    “我一直以为你是最乖的,听话,懂事,居然也敢偷偷这么干!”

    方圆圆只懂得哭。

    向晚沉默着,内心却悲凉讽刺。

    不过谈了个男朋友,被小姨说得像杀人放火了似的。

    哪怕是好意,哪怕是为她好,但野蛮地干涉她的感情,真的好吗?

    向晚内心翻江倒海,却没法出声怼小姨。

    有些相处方式已经在经年累月的习惯中,形成了家里的规矩。

    而相亲相爱的家人,不自觉的伤害,往往更痛。

    ……

    ------题外话------

    今日更新,063—064,一万一千字。

    答谢小仙女们送的票、花、钻!爱你们么么哒。

    请跟着我,看接下来的故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