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6章,拧巴小白(二更)
    几十分钟后。

    这位特别想干的权五爷把人称职地送到了机场。

    然后,他就被白慕川抛弃了。

    “把车停回去就好,没你事了。”

    白慕川说完,一言不发地带向晚进入候机大厅,拎着两个人的行李,大步往贵宾室走。

    “白慕川。”

    向晚尴尬地跟上去,想拉回自己的箱子,却被他紧紧扼住。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男人的力气真的是超级大啊……

    她无奈放弃,“我,那个,我的票是经济舱……”

    白慕川面无表情,“所以?”

    向晚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我不跟你去,咱们一会飞机上见吧。”

    白慕川拉着个脸,哼一声,拖住她的箱子就走,“我给你升舱。”

    “……”

    真会替人做决定啊?

    向晚不想无端受他人情,小跑着跟上去,一个头两个大。

    “喂,你说升就升啊?我不升。”

    白慕川停步,唇角突地一扬,“当然,我说升就升……”

    向晚觉得他的笑容有内涵,可不等她接下一句,从旁边走过的一对夫妇就意味深长地看了她……的肚子一眼。

    我去!被人误会成什么了?

    向晚瞬间石化,羞臊至死,又不可能上去拉着人家解释。

    “白、慕、川。”她咬牙,有一种要跟他鱼死网破的恼意,“你能不开玩笑了吗?”

    白慕川看她生起气来,耳朵根都急红了,脸色渐渐平和。

    “那回到锦城,你要不要跟我去案发现场?”

    嗯?他说什么?

    案发现场,是帝宫那个现场吗?

    对那天晚上的事,向晚其实早就好奇得不行了。

    所以,仅用十秒她就咀嚼出了答案,瞬间换上一副可人的俏笑,“要!”

    白慕川挑眉,“那你升不升?”

    向晚:“升……”

    ~

    不得不说,白慕川真有办法。

    不仅给向晚升了舱,还把他们位置换到了一起。

    “坐里面吧。”他站在过道,把窗户位置让给她。

    “谢谢!”从得知他要带她去案发现场开始,向晚浑身上下的神经都是兴奋的,怎么看白警官怎么顺眼。他的那些霸道啊,不讲理啊,全部被她自动加上滤镜美化了。

    她大人大量,不跟他计较。

    然而,白慕川情绪却一直不高。

    从登机到飞机起飞,统共没跟她说上几句话。

    察觉到了他的反常,向晚却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常。

    当然,昨天晚上那通电话,由于她也喝了酒,两个人究竟在电话里聊了什么,她几乎已经完全想不起来……

    “小白先生。”她带着笑问,“你今天似乎不太高兴?”

    “嗯。”白慕川头也不抬,慢条斯理地翻着手上的《白夜行》,懒洋洋说:“你眼睛好了?”

    眼睛什么梗?

    向晚有一点跟不上节奏,“我怎么听不明白?”

    白慕川声音淡淡的,“看出来我不高兴了?”

    呃,这货咋这么拧巴呢?

    向晚忍不住笑,“所以你不高兴的原因是我没有发现你不高兴?”

    白慕川不说话,就那么懒懒地躺着,像是没心情跟她聊天了。

    向晚也不是一个喜欢自讨没趣的人。见状,她不再打扰他看书,收回视线,把眼罩从包里拿出来。

    正准备戴上,就听他不紧不慢地说:“你似乎没有关心人的习惯?”

    什么啊?向晚彻底懵傻。

    她拿着眼罩,斜过眼递过去,满脸问号。

    “你要用吗?”

    白慕川面无表情地说:“你的朋友不高兴,你不用多问几句的?”

    噗!哪有这样的人?

    不理人的是他。

    不喜欢她追问的是他。

    嫌她没有多问几句的也是他。

    然而,绕弯拐角老半天,就是求关爱?

    讲真,向晚真的搞不懂这个男人。从今天见面开始,一切的主动权分明都由他掌握的,她只是在配合他而已。结果他对她心有不满吧,又不肯老实把原因说出来,反而冷冰冰地傲娇着刺激人,等着人家来发现……

    “哎!你这样是会没有朋友的。”

    哼一声,白慕川剜她。

    向晚扬唇轻笑,凑过去,盯住他的脸。

    “哎,白慕川,你不觉得你这个人特别矛盾吗?”

    白慕川不紧不慢地翻书,“说来听听。”

    “我说不出来。”

    向晚皱了下眉头,就像平常聊天那样,思考、分析。

    “你想要得到,又怕失去。你恐惧失去,却习惯放弃。也许你被人辜负过,所以,你为自保,会条件反射地选择辜负别人。你不仅与别人过不去,也跟自己过不去。你一直在跟自己较劲儿,跟那个矛盾的自己较劲儿,不肯服输,又经常干不过——”

    白慕川看书的动作一顿。

    他慢慢抬头,视线落在向晚脸上。

    “这是你的结论?”

    “不算结论,一点感受吧。”向晚微微一笑。

    每个人的内心都很复杂,复杂的程度如果剖开,自己看了都会害怕。所以,向晚并不是那种喜欢掏出人性来碾晒的人,只是说到这里,突然就多了几句嘴。

    看白慕川不说话,她想了想,又生生替他挽尊。

    “你其实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却喜欢用冷漠孤独来武装自己!你以为穿上了盔甲,就不会再受伤,可你根本就没有发现,伤在内腑,越是不肯解下盔甲治疗,越是会腐烂化脓……”

    “呵!”白慕川冷笑,合上书,从容地看着她,“有些人孤独不是因为他喜欢孤独,而是在周围找不到可以共鸣的同类。”

    向晚笑了,“是不屑找同类吧?”

    白慕川微微勾唇,目光深深看她,“对于你不了解的人,不要随便下自以为是的结论。尤其是我。向晚,你不会了解,也最好不要了解。”

    最好不要了解?说得好严重。

    向晚哼笑一声,“我闲得无聊,随便说说而已,不要介意。我收回刚才的话。”

    白慕川目光闲闲看着她,若有所思地轻哼,“怪不得人家都说,女人是骗子。”

    骗子?向晚斜眼瞪他,“不要乱搞帽子。”

    白慕川哼笑,再次翻开书,一眼都不看她,“打着关心的幌子,其实漠不关心。”

    向晚:……

    这人好奇怪!

    为什么非得这样在意她关心还是不关心啊?

    她隐隐觉得可能和昨天晚上的电话有关,觉得这个人心里有什么东西别扭着,可她愣是想不出来……

    “哎,我说,我没有得罪你吧?”

    白慕川:“得罪了。”

    这一本正经的样子!

    好像她对他干什么惨绝人寰的事情了似的。

    向晚哭笑不得,“哪里得罪了?”

    白慕川斩钉截铁:“骗子!”

    我去!

    无法交流。

    向晚回过头,坐直身体,戴上了眼罩。

    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飞机升空,她耳朵嗡嗡作响。

    ……

    两个人独处的小空间,不说话,时间过得特别慢。

    向晚觉得,这趟旅程比那天跟神棍一起还要尴尬。

    白慕川就坐在身边,很近,稍稍吸气似乎就能闻到他身上的气息。

    明明是一个硬朗的男人,洗发水香味却十分清幽好闻,有点软绵绵的旖旎感,不经意间,就令人心旌荡漾。

    忍着。

    他不说话,她也不主动说话。

    于是,煎熬中,向晚不知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再次睡来,身上搭了一张毯子,耳边里传来飞机广播的声音。

    “女士们,先生们:本架飞机预计在三十分钟后到达锦城国际机场,锦城地面温度为……”

    这么快?向晚打个呵欠,“快到了?”

    睡一觉,她忘记前嫌了。

    白慕川侧过眼,审视她,“睡好了?”

    向晚笑着伸个懒腰,身上的毯子滑了下来,“还不错!第一次坐头等舱。”

    白慕川眯起眼,锐利的视线从上到下打量她。

    “干嘛这样看我?”

    “你扣子松了。”

    他说得很淡定,刚刚睡醒的向晚,反应有些慢,懵了三秒才明白过来,吸一口气,猛地抽高毯子,收紧手脚,缩起来像一只猫似的,慢慢低头检查自己身上。

    嘘!

    纽扣哪有松开?

    只不过衣服稍稍撑开了而已。

    向晚脸上有点烫,镇定地用毯子盖住自己。

    “流氓!”

    ……

    机场。

    唐元初在出口焦急地张望。

    看到白慕川推行李出来,他拼命地招手。

    “白队,这儿。在这里!”

    十秒后,他看到向晚,怔了怔,随即笑开,迎了上来,帮忙接过行李。

    “向老师,白队,你俩怎么一块回来的?”

    白慕川不说话,向晚略尬,“刚好碰上。”

    唐元初嘿咽一笑,没有追问,转头看白慕川。

    “白队,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白慕川略略顿步,问向晚,“你要不要先回家?”

    “不用不用。”向晚巴巴跟着,就想跟他去帝宫看案发现场呢,哪能这就离开?

    她十分讨乖地笑,“白队,我要跟你一起。”

    白慕川目光复杂地看过来,向晚被看得有点不自在,赶紧弱声补充。

    “不是你自己同意的嘛……”

    “嗯。”

    一锤定音。

    向晚欢天喜地,“谢谢。”

    ~

    锦城的天儿,下着绵绵细雨。

    午夜的街道上,车辆行人都很稀少。

    街道莫名变得宽敞了很多。

    向晚一路想着案子,时间过得很快,只一会,就到地方了。

    帝宫还在歇业整顿期,以前外墙上闪亮的灯光全都关掉了,整幢大楼黑漆漆立在那里,与向晚那天过来玩耍时截然不同。

    整个城市都是亮的,唯除它是黑的。

    独门独院独栋立在那里,有一种怪异的阴森感。

    ……

    ------题外话------

    今天起,二锦带娃在外面浪!

    不过,更新还是会继续的,如果时间不准点,多多谅解,谢谢。

    还有那个月票什么的,快入锅啊入锅啊,二锦跟小白一样,需要爱需要爱需要很多很多的关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