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章,发散的思维
    还是那间审讯室。

    冰冷、逼仄,给人很大的压力。

    这是向晚第二次见到霍山。

    也许霍山也意识到这次提审与上次不同,神情比那日要紧张,双手拘束地交错在身前,食指时不时相互搓揉,试图让自己放松,傻咧咧地冲警察笑,结果越笑越尴尬,最后索性放弃,低下头,整个人发蔫儿。

    “警官,我能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又要问我什么?”

    唐元初正想说话,被白慕川眼神制止了。

    他摆摆手,让唐元初起来,自己慢吞吞坐在霍山对面。

    有些人,哪怕一个字都不说,往那一坐,就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霍山看着他,面部表情有明显变化。

    “警官,我……什么也没做啊。”

    白慕川冷冷看他,不废话,直接把孔新琼的照片拍桌子上,“说说,你跟这个女人什么关系?”

    这样单刀直入,不仅霍山没料到,连唐元初都瞠目结舌。

    按套路,不该先问问他认不认识吴宏亮吗?

    怎么直接就问到吴宏亮的老婆孔新琼了?

    ……白警官不按常理出牌。

    可偏偏,这样的震慑力才是巨大的。

    霍山足足有半分钟没有缓过神儿,圆瞪着双眼,就那么看着白慕川。

    人对于突如其来的意外,最难应付。

    撒谎?不合适。

    一旦警察已经掌握了情况呢?

    霍山权衡着,久久不说话。

    白慕川哼声,一个巴掌拍在桌子上,惊得桌面的茶水溅到了桌子,顺着流向霍山的裤腿,他的身体才筛糠似的抖了一下,结结巴巴地狡辩。

    “警官,我认,我是认识她,但我跟她的关系……关系,其实也没几次。”

    关系没几次?

    这个回答绝了!

    内涵丰富,简直令人意外。

    原来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家里有了明星老婆,居然也并不满足,还跟自己手下项目经理的老婆有过苟且啊?

    向晚偏头看白慕川冷漠的脸,心里给他点了个赞!

    这家伙审讯方式,甩唐元初十条街,怪不得可以做队长。

    很显然,他看出来霍山的外强中干,直接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第一个回合,完胜!

    白慕川哼笑一声,懒洋洋敲敲桌面,“继续!”

    这种让人“继续”的审讯方式,高明……

    被审讯者根本无法猜测,他到底已经知道了什么,还要知道什么?因此,没有受过专业反审讯的人,很容易不知不觉交代出一些对方根本不曾了解的情况。

    霍山与白慕川对视。

    眼对眼,面对面……

    大约半分钟,他败下阵来。

    狡辩没有意义,他心理防线一松,马上就变成滔滔苦水,大吐不已。

    “这个女人是包工头吴宏亮的老婆,当时修帝宫,混凝土砌体这部分工程,就,就是分包给他的。这个人我本来不熟,是孙尚丽牵的线。说是她同学的朋友的老公。”

    “其实吴宏亮不具备项目规定的建筑资质,如果不是孙尚丽,我不会把这个工程给他。我这完全是给老婆面子,后来很久我才知道,孙尚丽所谓的同学,就是那个奸夫谭子阳……”

    “警官,你说我这冤大头做得,脑袋都绿完了我……”

    说到谭子阳,霍山就咬牙根。

    如果谭子阳的尸骨在面前,他估计都能对着吐口水。

    白慕川皱眉,“说说你跟这个孔新琼的事情。”

    霍山转移话题失败,说到问题实质,头又垂了下来。

    “我可没有主动招惹孔新琼,跟她认识也是因为她老公吴宏亮。那天晚上单位团建,大家都喝了点酒,这娘们儿主动搭上来的。那会儿,孙尚丽怀着孩子……我,我一时也没把控住,就有了那么几次,但逢场作戏而已,根本也没往心里去的!”

    逢场作戏?

    向晚看着他理所当然的样子,三观都醉了。

    得到白慕川允许,她问霍山一个很想替女性同胞问的问题。

    “你对不起孙尚丽在先,为什么好意思说她跟初恋乱搞?并且恨了她那么多年,不让她看孩子,还动不动就恶毒地咒骂她……哪怕她人都已经死了,还为她扣上一顶荡妇的帽子。霍先生,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这样厚颜无耻的!

    她以为霍山听了这个,会有羞耻感,哪怕刹那的内疚……

    然而,霍山没有。

    他不仅毫无愧疚,甚至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向晚,然后反问。

    “那怎么会一样?我是男人。她是女人。”

    向晚一怔,冷笑,“哦?”

    霍山咬牙冷哼一声。哪怕孙尚丽和谭子阳已双双故去,他的仇恨心也没有完全释然,“我睡个女人怎么了?我堂堂一个大企业的老板,不嫖不赌也没养情妇,她怀孩子满足不了我,我就那么几次逢场作戏,很过分吗?”

    很过分吗?

    呵呵!向晚都想啐他了。

    他老婆怀着孩子,他在外面跟女人睡觉,他问:他很过分吗?

    霍山看她表情古怪,更得理了,“我那么辛苦赚钱,不就为了让她和孩子过上好日子?她要买什么买什么,要花多少钱我都满足她。可她是怎么回报我的?跟初恋勾勾搭搭,还勾搭到床上去了。哼!哪个女人在外面乱搞,不被人戳脊梁骨?就是骨子里贱!”

    向晚内心一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人歧视女性到这样的程度。男权主义膨胀到了天际,孙尚丽居然忍受到那个时候才出轨?

    她气得心脏怦怦乱跳,望一眼别人。

    审讯室里的几个人男人,表情都很平静。

    好像除了她,别人对此并没有那么大的感慨……

    怪不得女人一出轨就成了全民唾骂的潘金莲,而无数的陈世美依旧活得好好的,洗心革面又可以重新做人,并得到家庭、配偶乃至全社会的原谅。

    向晚暗自冷笑,闭上嘴。

    白慕川看她一眼,眉心微微一蹙,转头冷声问霍山。

    “借刀杀人!霍山,你玩得很溜啊。”

    霍山面色一变,没心思再说孙尚丽偷人的事了。

    “警官,我没有杀人,真的没有啊警官,你们不能冤枉我的。”

    白慕川冷冷地,“那说说你怎么借的刀吧?”

    “借刀?”霍山理解不上去。

    白慕川:“让吴宏亮误认为他老婆有奸情的人是谭子阳,然后一怒之下杀了谭子阳?”

    “我……我没有啊。”霍山试图辩解,“我没有让他杀谭子阳,我只是想收拾一下谭子阳……刚好,孔新琼那女人缠得我有点烦,我对她兴趣也淡了,就把偷拍到的谭子阳和孙尚丽在一起的视频,给他看了……反正孔新琼对谭子阳也勾勾搭搭的,男女间这种事儿,除了他们自己,谁说得清楚。”

    “……”

    霍山这招太贱了。

    向晚看他说话,都有点犯恶心。

    白慕川却很冷静,并敏锐地问出疑点。

    “吴宏亮就认不出他老婆?”

    “那个视频里,孙尚丽没有露脸,也没有说话,只有谭子阳在说……”

    “他说什么了?”

    “说。说……”霍山低下头,复述:“我帮你宰了那个王八蛋!你跟我走,我们远走高飞……”

    谭子阳说的王八蛋,当然不是指吴宏亮,而是指出轨孔新琼的霍山。

    但霍山聪明地嫁接了视频,偏偏吴宏亮又是一个长期受老婆看不起的憋屈丈夫,孔新琼跟谭子阳本来就是朋友,平常关系又好,就连帝宫的项目都是孔新琼找谭子阳再通过孙尚丽搞成的……

    所以,吴宏亮没有怀疑。

    多年来受的憋屈,引爆了他的兽性因子……

    霍山说着,声音有点结巴,神色却莫名激动,“我……我真没让他杀人。我就以为他最多揍谭子阳一顿。人是他自己杀的,跟我没关系……警官,跟我没关系的啊!”

    白慕川叩叩桌子,“冷静一下。”

    被他一喝,霍山绷紧的情绪一松,不吭声了。

    白慕川不冷不热,问:“那吴宏亮,哪去了?”

    当年卷款潜逃,之后杳无音信,人人都以为他是躲债去了,结果还留了桩命案。

    霍山呆呆地看着白慕川,摇头,再摇头。

    然后他突然抱头,又一次痛哭。

    “警官,我冤啊。当年,吴宏亮把工程做完,我给他结完工程款就没再联络了……后来他卷款跑路,有工人找上门来闹,我一直帮他擦屁股。那一阵儿刚好过年,急得我焦头烂额的。你们说,我要早知道他是杀人跑路,不直接就报警了么……”

    “很有道理。”白慕川冷哼,“可为什么上次传讯你的时候,你不告诉我们吴宏亮的情况?”

    “我……”

    霍山愣愣地,扯个嘴角,居然委屈起来。

    “我不是不好意思讲嘛,毕竟跟他老婆有过那么几次。”

    听他再次重申“那么几次”,向晚有点好笑。

    白慕川依旧冷漠脸,“那你后来跟孔新琼还有没有来往?对她的现状又了解多少?”

    霍山摇了摇头,看白慕川脸一沉,又马上点点头。

    “后来吴宏亮跑路,那女人是来找过我的。但我当时忙着帮她老公收拾烂摊子,都他妈快烦死了,哪还有心情跟她睡觉?”

    白慕川打断他,“睡过没有?”

    霍山撇嘴,竖起一个指头,声音弱了,“就,就睡了一次。后来她又来找我,我就没再见她,让秘书给了她一些钱。”

    “就没了?”

    “有,有,她好像不太甘心,有一阵老给我打电话,发信息,我烦了,就把她拉黑了。她又来公司找过一次,我没见。再后来,就没了音讯,也不知道她哪里去了……”

    审讯室一片寂静。

    他知道或者不知道吴宏亮杀人,这个时候,谁也无法肯定。

    不过,从霍山的反应来看,他真的不知道吴宏亮和孔新琼唯一的儿子死了。

    而继孙尚丽自杀之后,孔新琼还在医院,没有苏醒……

    ……

    从审讯室出来好久,向晚情绪都无法恢复。

    有人说她思维缜密敏锐度很高,可她内心却苦笑。因为如此,她总能感受到很多别人感受不到的情绪,并因此饱受情绪折磨。每经过一件事,就像被人给上了一堂社会课。让她明白,不是人性变得丑陋了,而是人性从亘古以来都如此利己。

    爱情或许只是上苍给女人的一道诅咒。

    让她们疯狂、落泪、为之丧命。

    而男人,或许会为爱情流泪,却永不会为爱情而放弃自己的利益。

    孙尚丽死得何其悲哀?

    ……

    “可是白慕川,她为什么一定要死?”

    ……

    “她自杀,孔新琼自杀未遂。是谁要让她们死?”

    ……

    “霍山吗?我看不像。”

    ……

    向晚问着。

    白慕川没有回答,掌心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等我破案。一切都清楚了。”

    向晚仰头看他,动了动嘴皮,终究什么都没有在问。

    她把手插入兜里,慢慢走出刑侦队的大门。

    下午五点了。

    向晚抬头,望向渐渐西斜的太阳。

    夕阳照得见的楼面,闪着灿烂的金光。

    夕阳照不见的背面,闷热而阴暗。

    “也许……

    故事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么简单。

    警察在阳光里抓人,而恶魔就躲在阴影里。

    让无数人,用生命为代价,喂养他失控的魔性。”

    回到家,她打开电脑,在新章节的开头,写下这段话。

    这是她对案子的感受。

    也丝毫不差地把她写在了书上的案子里。

    ……

    方圆圆回来,向晚还坐在电脑前。

    “喂,快跟我汇报一下进展。”

    受了向晚的影响,方圆圆对帝宫那个案子也好奇之极,今天她在编辑部跟同学讨论一天了,听向晚说白天跟白慕川在一起,回家就慌不迭地问。

    然而,向晚懒洋洋的回头。

    “这位姑娘,你一身香汗淋漓,看样子有些疲惫啊?要不要先冲个凉!?”

    “……”急性子遇上了慢节奏,方圆圆恨不得掐死她。

    “说不说?不说马上删好友绝交。”

    “我们不是好友。”向晚正经脸,“表妹。”

    “卧槽!你狠。”方圆圆翻个白眼,出去了几分钟又调回来了,“表姐,你没有买菜做饭啊?”

    “呵呵!你好天真。以为我每天都给你做饭啊?”

    “你是不是陪你家白警官吃过了,所以就不管我?”

    “拜托,那是人民群众的白警官,不是我的。还有……”向晚冲她莞尔一笑,“我也没吃呢,你要不叫外卖,要不自己去买菜,给我做。”

    “……卧槽,人渣!”

    方圆圆气哼哼的骂着,换一身衣服出去买吃的了。

    “别指望我伺候你!我买来我自己吃。”

    听着她骂咧,向晚冲她背影一笑,继续埋头写东西。

    跟方圆圆生活在一起,其实感觉也蛮好的。

    ……

    被打断,她好久才重新进入状态。

    写着写着,她突然对案件有个奇怪的想法。

    想着想着,越想越心惊,她等不及了,哪怕明知道白慕川跟唐元初他们忙得飞起,还是忍不住打电话给他。

    “白慕川,那个包工头,我怕你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又变成了一具尸体。”

    白慕川好像在跟人吃东西,身边有些嘈杂,隐隐听到有男人在说话。

    “你思维很发散。”白慕川懒洋洋一笑,又敛紧声音,“放心吧,我会加快进度……”

    “要多久能找到?”向晚问得弱弱的。

    白慕川沉吟。

    片刻,他才道:“不知道。”

    一个失踪六年的人,哪能确定几时找到?

    曾经向晚以为,警察要找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什么叫大海捞针。尤其事情过去六年,那时的科技不像如今发达,人一旦断了联系,又有心躲藏……

    向晚只是想想,就觉得头大。

    同时,又对心里突然滋生出吴宏亮一定会死的想法觉得诡异。

    “如果我们去晚了,他真的死了怎么办?”

    她问得突兀,白慕川却不奇怪。

    他了解她,对她莫名其妙的情绪发散统统都可以接受。

    这也是向晚愿意跟他坦诚心理的重要原因。

    “白慕川,我怕他会死。怕我们来不及阻止,很多人都会死。”

    “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嗯?”他像在询问,更像在安抚她紧张的神经,“向晚,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案子,很多人都会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们很多新警都会经历这样一个过程,然后才会慢慢变得冷静、客观。”

    “是吗?”

    向晚不确定地反问着,眯起眼看着屏幕上的章节内容。

    “我就感觉眼前的案子其实藏在一团更深的迷雾里。就算你们找到吴宏亮,把案子破了,也只是破了这个案子而已。就像720案一样,仍有疑惑而解。破了一个,只是解开一个黑洞。还会有别的黑洞,会慢慢启开……”

    “向晚。”

    白慕川凝声唤她,语气变得严肃不少。

    “你还好吧?”

    向晚一怔。

    随即,她搓了搓额,轻笑出声。

    “我刚才那么说,是把你吓到了吗?哈哈,写小说的人,也会有职业病的。偶尔说话,会习惯用书面和文艺的形容方式……我可不是神经病啊,不要想歪了!”

    白慕川沉默。

    隔了许久,他突然轻笑开口,“吃过没有?”

    话题一变,向晚的思维就从案子里被拉了回来。

    “没有。快了。圆圆买菜去了……”

    她笑吟吟地说着,听到门响和脚步,条件反射地回头。

    然而,看到两手空空的方圆圆,苍白着脸满头冷汗地站在身后。

    ------题外话------

    大年初一迎新年,姐妹们都过得好咩?

    二锦在这里跟大家拜年啦,祝大家2018一切顺顺当当,安康平安。嗯,随便等你们把票票打包成红包,送到我碗里来……

    么!新年第一个初吻,献给大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