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娃娃掉了(一更)
    旷野里,幽幽的风。

    脚踩在土地上,带出来淤泥,却一步都不敢再迈……

    一个黑洞。

    两个黑洞。

    三个,四个……

    向晚的面前,是一片荒凉的黑暗空间,无边无际,她除了看着那一个个参差不齐的黑洞绵延远方,什么也做不了,无法阻止黑洞的开启,也不敢轻易踩错一步……那黑洞深不见底,如同深渊,一步踩错,她就将粉身碎骨……

    长长的梦境,绷紧了向晚的神经。

    醒来,她发现浑身都湿透了。

    呼!捋了捋头发,手指上黏黏的,全是汗。

    心悸的感觉还闷在胸口,好一会她才平静下来拿手机看时间。

    早上八点了!

    幸好噩梦惊醒了她。

    向晚看一眼厚重的遮光窗帘,打个呵欠爬起来,又倒下去,两分钟后,再滚个圈才落了地……

    “你终于起来了?程队等你好久了呢。”方圆圆在客厅里,正跟程正说完,看到向晚从房间里出来,笑盈盈地冲她挤眼睛,“快吃早餐吧,程队准备的。嘿嘿,我沾光,已经吃好了,准备上班去啦!”

    说完,方圆圆飞快地钻入了自己的房间。

    向晚尴尬地站在原地,看着沙发上坐姿端正的程正。

    “不好意思程队,我起晚了。”

    “没事儿,来得及。”程正抬腕看一下时间,“快去吃吧,一会凉了。”

    向晚不太自在地嗯了声,客气地问他,“你吃过了吗?”

    “吃过了!就等你。”

    越发不好意思了啊,妈蛋!

    向晚滚去餐厅吃饭了,程正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拿着方圆圆的杂志翻看,很安静。

    “表姐,我上班去了啊!”方圆圆拎了包出来,逃也似的溜了。

    一个屋檐下单独相处,向晚的尴尬症都犯了。

    吃早饭,她用了不到两分钟。

    然后换衣服,擦口红,装好电脑包,五分钟。

    整个过程,一共不到十分钟,完全是破纪录的速度。

    “好了,可以走了!”

    程正打量她一眼,大概被她的速度感动了,没说什么,站起来。

    他是个很安静的人,大多时候都会很沉默。一路上,向晚想着自己的事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上两句,到了地方,竟完全不记得跟他都聊了些什么内容。

    队上的人看她跟程正一起进门,看一眼,没太注意。

    “我上去了。”程正冲她客气地点点头,径直去了技术科。

    这样的态度,大概那些人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他们就住在隔壁,一起吃过早餐再一起来上班的吧?

    向晚突然有点想笑。

    也好,程正懂得避嫌,不用让她再悬着一颗心。

    但往后,彼此还是不能太过亲近了。不然关系越来越近,总将无法收场。

    毕竟,两个人是相亲对象的关系啊……

    刑侦队没有大案子,这个顾问就是一个闲职,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找唐元初要了一批卷宗来看,将一个个稀奇古怪的案子当成故事,又可以学习,又可以打发时间。

    结果越看越入迷,越看越惊叹……

    作者的脑洞算什么?

    人民群众的脑洞才是最大的!

    现实发生的案件远远比故事来得狗血和精彩……

    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啊?

    ……

    吃午饭的时候,向晚遇上了梅心。

    刑侦队里的女警员很少,两个人相对而视,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坐在一起。

    也自然而然地……无话可说。

    向晚同一天感受到两场尴尬,不得不再次相信“有其师必有其徒”的说法。梅心是程正的徒弟,简直就是他的翻版,性格一样一样的……

    “向老师,吃完饭去哪?”梅心放下筷子,突然问。

    难得她主动开口,向晚微惊,然后微笑。

    “就在办公桌上趴一会,或者看会儿书。你知道的,我没什么事儿可做。”

    “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她又问。

    “额?好啊。”向晚掀开唇,笑得灿烂。

    梅心说声谢谢,不再多言,去放了餐盘过来,就安静地坐在对面等她。

    吃不下了!向晚被她盯视着,感觉自己像一堆……没有穿衣服的肉。

    “等我一下啊!”她端着餐盘离开。

    再回来时,发现梅心还坐在那里,似乎都没有动过。

    怪人!

    向晚笑,“可以走了!”

    梅心点点头,跟她一道离开。

    两个人一冷一热,从食堂中间过道走过时,很多男警员都投来注视的目光。

    向晚不知道在他们眼里,她跟梅心在一起会被怎样定位,但从他们的视线里发现了那么一线不寻常。

    “我没有朋友。”梅心突然说,“跟他们也不熟。”

    “……哦。”向晚不知道怎么回答,发现自己情商真的负分了。

    “在队上,我很少跟人说话。当然,也包括进餐。”

    这一下,向晚听懂了。

    也就是说,她高冷不近人情,跟谁都没有交集,偏偏跟她向晚接近,所以引来了其他同事的侧目?

    “谢谢你看得起我。”向晚轻声一笑,尽量让气氛变得不那么尴尬,“不知道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梅心看她一眼,“很简单的事,不要紧张。”

    “……”

    她有紧张吗?并不啊。

    嗯,只要不是搬运尸体标本什么的,她都不紧张……

    很快,向晚就发现自己想错了,梅心没有说谎,确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技术队有一个大平台,上面搭了好几层花架,花架上养了一堆多肉植物。

    这些多肉被照顾得很好,长势旺盛,被一个个精致的花盆娇惯着,摆放得整整齐齐,也美得惊心动魄。

    向晚乍一看,仿佛走入了西双版纳植物园的多肉园区,惊得合不拢嘴。

    “这些……全是你种的?”

    “不。程队的,我帮他打理。”

    “……”

    “当然,我也喜欢。那几盆是我买回来的。”

    哦哦哦!

    向晚脑袋快方了。

    萌萌哒的一堆多肉vs两个冷漠无情的多肉植物爱好者?

    只想想就觉得画面莫名诡异啊!

    他们天天用面瘫脸对着一堆多肉植物,有考虑过多肉的感受么?

    啧!这些温柔细小的小叶子,怎么受得了他们那么冷的温度?

    向晚发现技术队的冷气很重,条件反射地打个哆嗦。

    “不敢想象!程队会喜欢这些小东西……”

    梅心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

    看她一眼,不说话,蹲下身就开始伺候这些“小祖宗”。

    向晚站她身边看着,有点无从下手。

    “那个……我能帮你做什么?”

    “看。”梅心回答,“你看就好。”

    “……”

    不是让她来帮忙的?

    “多肉不用每天浇水。”梅心低着头,根本不看她惊诧的表情,自顾自地介绍多肉的养护方法,“它们本来就该生长在艰苦的环境里,不怕你不爱它,就怕你太宠它。浇水多了,会浇死。”

    向晚从沉默中,硬生生挤出一个“哦”。

    她不知道梅心跟她说这些做什么,只能倾听着。

    “太阳大的时候,不要烧水,也不要让它们接受长时间的日照。”

    “多肉也会有虫害,我一般不用药剂喷虫,而是用针,一只只扎死它们……”

    一只只扎死?

    向晚莫名打个哆嗦,尬笑。

    “你可真厉害,懂得这么多!”

    “我开始也不懂。”梅心平淡无波地说:“跟程队的时间久了,就会了。”

    向晚再一次沉默。

    好一会儿,梅心没有再说话。

    等她把面前那一排“小祖宗”伺弄好了,突然转过头,深深凝视向晚。

    “以后你有空,来帮我一起养吧?”

    “?”向晚脸上全是问号。

    他们家的多肉,她凭什么要来帮着养?

    偶尔一次算帮忙。天天来,那不是……

    不对,梅心什么意思?

    向晚看着她的眼睛,这年轻的女孩儿避开视线,抬手拭了拭额头,眼睛里空荡荡的,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哪怕阳台上有炙烈的阳光照进来,她的皮肤依旧苍白一片,毫无血色。

    “程队很喜欢你。”梅心突然说:“你好好珍惜他,行吗?”

    这略带请求的声音,闹哪样?

    向晚双唇紧闭,沉吟一下,轻声笑了。

    “所以,你让我来学习帮他养多肉?”

    梅心看她一眼,“不可以吗?”

    这……真让人无言以对啊。

    向晚不知道该说梅心本质单纯,冰冷的外表下其实藏了一颗幼稚到逼近幼儿园小朋友的童心,还是该说她们这种钻研技术的人都莫名其妙地少根筋……

    凭什么她认为自己愿意做的事,别人就愿意做呢?

    “对不起,不可以。”向晚认真地看着梅心的眼。

    梅心抿了抿嘴唇,请求地看她,不说话。

    对视片刻,向晚发现这个外表冷漠的女法医,哪怕她天天与尸体打交道,哪怕接触了世间最阴暗的一面,其实根本就是那种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的人……

    “你明明喜欢他,却要把他推给别人。这不是伟大啊,小姐姐。”向晚说到这里,叹息一声,想了想又说:“讲真,换到别人身上,这叫矫情。但你,我想说,小姐姐,你可以再勇敢一点。”

    她说完指了指门洞,“我先下去了。”

    “我没有。”梅心突然急切起来,转过身,看着离开的向晚,“我真的没有喜欢他。”

    向晚挑挑眉,不说话。

    “他是我的恩人。”梅心的目光单纯得像一汪泉水,“我只是想帮他……”

    恩人……什么梗?

    向晚其实有点好奇,但为免对程正的事情涉足太深,并不追问,只淡淡一笑。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我收回刚才的话。但我跟你一样,也没有喜欢他,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还不到天天帮他照顾多肉的情分……”

    ……

    向晚下楼的时候,发现大厅的气氛跟上午有点不一样了。

    一个警察在接电话,倾着身体倚着办公桌,对着话筒紧张地说着什么,唐元初站在他的边上,凝视着他,绷紧着脸。

    挂了电话,他们说了几句话,那警员就行色匆匆地离开了。

    唐元初看到向晚,怔一下,大步走了过来。

    “向老师,你这会不忙吧?”

    他问得很客气,向晚笑着摇头。

    “不忙!”

    她不是那种可以白领工资不干活儿的人,虽然不希望真的出什么人命大案,但如果能有点什么事做,也可以缓解一下来到陌生单位的尴尬,同时也让人不要总认为她是因为白慕川的“裙带关系”才进来的公主病患者。

    “唐警官,是出什么事了吗?”

    她紧张地问,攥紧手心,生怕是大案子。

    “……是有点事。《灰名单》剧组失窃了。”

    呃!《灰名单》,失窃?

    向晚怔一下,“失窃也归咱们刑侦大队管?”

    恐怕这才是“裙带关系”吧?她莫名有一点酸溜溜的。

    唐元初看她一眼,显然不明白她在想什么,认真地回答,“那小偷离开的时候,被剧组的安保人员撞上。安保被捅了一刀!白队刚来电话,让我们赶紧过去一趟,顺便带上你。”

    这是今天向晚第一次听到白慕川的名字。

    从早上到现在,她没有见过他,也刻意回避去了解与他有关的一切。

    然而,同在一个屋檐下工作,又怎会没有交集呢?

    “那人伤得严重吗?”她问。

    “送医院了,目前不清楚。”

    “走吧!”向晚没有迟疑,拎上自己的包,就跟了上来。

    除了她之外,唐元初另外带了两位民警,一共四个人。

    向晚坐在副驾上,上了警车,突然又问唐元初一句,“除了一个安保,剧组有什么东西掉了吗?”

    “有!”唐元初说,“那个大明星谢绾绾的娃娃……”

    “啊!”娃娃掉了?

    所以,这么大张旗鼓地过去,是帮大明星找娃娃的?

    “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娃娃。具体情况,得到了那里才知道。刚电话里,白队也没有说得太清楚……”

    很重要。

    向晚还对白慕川说过自己的睡衣是爷爷留下的生日礼物很重要呢……

    想到当初种种,她眯了眯眼,“那白队呢,他不过去?”

    唐元初:“白队就在那边。他昨晚喝多了,刚好在那个酒店睡的……不过,一个人也出不了警啊!”

    嗡!

    向晚耳鸣一下,想了片刻,终于捋清楚了事情的先后顺序。

    如果程正所言非虚,那就是说,白慕川昨天去《灰名单》剧组探女朋友的班,晚上跟谢绾绾喝酒,喝多之后就睡在酒店了。

    当然,他到底是一个人睡还是他们两个人一起睡这个不打紧,打紧的是有一个小偷悄眯眯地潜入了剧组居住的酒店,在白警官的眼皮子底下,偷走了他女朋友出门拍戏也携带着的“重要娃娃”,在逃离的时候,捅伤了一个安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