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烈火烹油
    餐厅是欧式简约风格的装修,浅色调,清雅却不显单调,向晚把餐桌和餐具都收拾得格外干净,几道家常菜摆在桌上泛着一种诱人的色译,居家而温馨。

    白慕川端着汤碗过去,怔了怔。

    餐桌上不仅有切好的水果拼盘,还有一束月季……

    他回头看向晚。

    向晚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捋头发。

    “刚才在园子里剪了几枝下来,点缀一下。”

    白慕川含笑不语,拉椅子坐下来。

    向晚清了清嗓子,“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那急于获得肯定的样子,让白慕川心情无端飞扬,唇角轻轻一勾,拿起筷子就品尝自己的战利品。

    食物的味道,往往跟人的心情有关,这看上去很简单的家常菜因为出自她的手,落入口中,滑入食道,竟让他觉得整个人都温暖起来……

    他吃相很斯文,脸上淡淡的,目光深邃,时不时看她一眼,却不说话,这让向晚心里有点不踏实了。

    “不好吃吗?”她没忍住问。

    “嗯?”白慕川憋住笑,严肃地点头,“还行。”

    还行是个什么定义?

    向晚抿了抿嘴,“是不合口味?”

    白慕川:“还可以。”

    这样的点评也太寡淡了吧?这几道菜虽然看着简单,向晚可都是用了心的。为免掌握不好,她甚至偷偷查了百度百科。刚才在厨房里,她也偷偷尝过,觉得味道还成的啊?

    可这大少爷……

    敢情吃惯了山珍海味,嘴养刁了呢?

    她有些泄气,“不好吃就叫外卖吧,别勉强自己。”

    白慕川眼里浮上一抹兴味的笑,慢条斯理地挑挑眉,“我什么时候说不好吃了?”

    向晚一愣。

    他是没有说不好吃,只是他的表情没有达到她预期的效果而已。

    不过,普通人吃饭不都是这样的吗?

    是她在期盼更多,也是她太过在意他的观感……

    这个认知让向晚耳根有点烫,立马挽尊,“那是我会错了意。主要你的表情,看着不太受用的样子,吃得实在太艰难……”

    白慕川眸底笑意未减,就像看穿了她的小心思似的,清清嗓子,摇头一叹。

    “不是饭菜不受用,我是有点惆怅。”

    “吃个饭惆怅什么?”

    “怕吃了上顿,就没下顿。”

    白慕川直勾勾看着她,嘴唇的笑容慢慢放大。

    “以后,我能经常吃到吗?”

    “……”

    隔着一张餐桌,他灼热的视线没有遮掩,就那么直直撞入向晚的眼睛,与刚才在沙发上一样,释放出来的暧昧信号,让两个人之间还没有完全捅破的那层窗户纸,随时有燃烧起来的危险……

    “白慕川。”

    向晚突然不知道怎么说。

    “嗯?”他安静地看着她,留给她足够的思考空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氤氲的灯火下,向晚白皙的芙蓉脸泛着一层淡淡的粉泽。她是一个内心戏很多的人,在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想的事情更多。可左思右想,有些东西,还是很难准确表达。

    就像她与白慕川之间的关系。

    想要靠近,又怕荆棘。

    “你是认真的吗?”

    良久,她听到自己紧张地问他。

    明智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又忍不住去确认。

    白慕川一笑,身体前倾,刚刚沐浴过的清新味道,似乎就从他的方向飘了过来,配上他低柔的嗓音,莫名就给气氛添了一层温度,“我是认真的。那天我说过了。”

    那天……他都说了些什么?

    向晚脑子嗡嗡地乱,有点走神。

    “你现在还介意谢绾绾?”白慕川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挑挑眉,“不要说是,我会紧张你的智商。”

    “我知道你跟她没男女关系。”向晚觉得在餐桌上谈这种事儿,很容易影响食欲,突然就有一点吃不下去了,“我也不是介意谁。就是觉得我们之间……好像少了点什么?”

    白慕川看着她。

    良久,两个人谁也没吃东西。

    向晚突然有点后悔,不该说这些东西,把好好的一顿饭影响了。

    “少了点什么?”白慕川似笑非笑:“你说出来,我给补上。”

    向晚一时语塞。

    这大概就是直男和直女最大的思维差了。

    同样一件事情,女人的感官直觉与男人的理性判断根本是两回事。

    向晚问:“你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白慕川失笑,“你得说。我才能明白。”

    向晚紧抿着嘴唇,眼珠子转了一圈。

    白慕川挑眉:“你这模样儿,我瞧着怎么瘆得慌呢?!说吧,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想要谋害朕?”

    呼!向晚翻个白眼,索性放下了筷子。

    两个人都走到这一步,没法再遮遮掩掩下去了。

    “行吧,那我就直说了。白慕川,你不觉得我们之间还缺少了解吗?准确来说,是我不了解你。”她停顿一下,抿唇,“实事上,你挺照顾我的,对我也好,我不该对你有太多的要求。但我这心里吧,不弄清楚又特别不是个滋味儿。”

    “你想了解我什么?”白慕川问。

    “我什么都不了解,也从来没有看透过你。你好像有很多秘密,有很多过往,那是我来不及参与的,也是你不愿意摊开给我看的……这就导致了,我们之间其实存在着巨大的代沟。举个简单的例子,就像你跟谢绾绾之间的事,为什么你们没有感情,你却成为了她名义上的男朋友?”

    白慕川皱眉,看着她,不说话。

    “还有你对我……”向晚说到这里,突然叹息一声,直视他的眼,“白慕川,你真的爱我吗?”

    快餐时代的爱情,说一个爱字比吃一顿饭都更简单。网络上遍地都是“我爱你”,“么么哒”,“亲爱的”这些代表感情的暧昧词语,可向晚知道,她要的不是这种。更相信,白慕川知道她说的是哪种。

    白慕川目光幽幽,“你所理解的爱是什么?”

    这反问,把向晚问住。

    爱这个东西太抽象了,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答案,她也无法给出具体的定义。

    “我认为真正的爱,是包容、付出、牺牲、不顾一切。并且,非对方不可。”

    白慕川一笑,懒洋洋地,“没事少看点言情小说,少看点偶像剧。”

    向晚:“……”

    这又说到哪里了?

    她反将一军,“那你的意思是,你让我做你的女朋友,但是你并不爱我?”

    白慕川眸底浓重,“当然不是。”

    向晚抬下巴,莞尔一笑,目光灼人,“那你说啊,你说你爱我,非我不可。”

    白慕川哼笑,“如果你要听,我可以说。但我相信你以为的那种要生要死不顾一切的爱,跟我的理解不一样……”

    向晚内心一窒。

    说不出来的感觉,让她突然有点不舒服,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这个家伙,非得把话说这么死?让她怎么下台。

    他让她做他的女朋友,她这边都巧笑盈盈地让他说爱她了,只需要一句话,两个人就可以完成仪式,确定某种关系了啊?

    难道她理解错了?

    “我不想骗你。”白慕川很认真,“我想跟你在一起是真的,喜欢你也是真的。但你要的那种爱似乎有点不切实际。太伟大……”

    “难道爱,不应该伟大吗?”

    “一点也不伟大。”白慕川轻笑,“爱其实是现实的,只是人类最基本的一种需求。”

    “呵!”向晚低着头,突然笑了起来,“我怎么感觉,我今天晚上做的菜,都喂了狗?”

    白慕川:“……”

    “你也吃了。”他目光噙着笑,叹一口气,“行了,咱不扯这些抽象理论了。你说你也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为什么就不能客观地考虑问题?”

    向晚看着他,不说话。

    突然地,她想到的程正曾经对她讲的那些话。

    觉得彼此合适,可以将就在一起。感情乃至婚姻不过是一种买卖与交换……

    虽然白慕川并没有像他那样说,可本质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难道所有男人对待爱情,都是这样的想法?就连沐二少,似乎也一样?

    向晚心里有点酸,喉咙哽哽的。

    白慕川说喜欢她,想跟她在一起,却又直接否认她对爱情的定义。这两个人还没有真实确定关系呢,就发生这样的分歧,往后还怎么走得到一条道上来?

    “不好意思。白队。”她捋了捋头发,“可能我写言情小说的关系吧?有点走火入魔,不能接受现实。感情上也有点别扭。嗯,我是想说,我应该不是你需要的那个人呢。”

    白慕川面色一变。

    沉吟半晌,他也笑了。

    “你说你这傻的,为什么不肯听真话,偏偏要听假话呢?”

    向晚挑挑眉,直视他,不说话。

    白慕川说,“如果一个男人,跟你认识不久,就告诉你,他爱你,爱得宁愿为你去死,可以为你不顾一切,这辈子非你不可,你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替代的一部分……你听着,是不是心里特美?”

    向晚抬抬下巴,斜视他。

    “别瞪我。我说实话而已。所以你们女人都傻,总是被骗!”白警官开启了知心大哥的谈话模式,“我跟你说,那是假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你上次说的,性驱使!”

    “……”

    “因为男人很清楚,如果不这样说,女人就不会跟他睡,他就得不到。所以,他必须为了满足自己的**说这些违反人性法则的话。可他说他愿意为你去死,他就会为你去死啊?”白慕川冷笑,“只有利益生死摆在面前,你才能看到一个人真正的取舍。”

    这家伙有很强的说服能力。

    一条一款,把男人心里剖析得残忍而现实。

    其实向晚心里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可内心那点小女人的矫情,让她没法接受……

    也没法面对说要跟她处对象的白慕川,其实并没有那么爱她。

    “凭良心说,你就有那么爱我吗?”白慕川突然一笑,扬起唇的样子,像个狡黠的大男孩,“没有我,你的生活还不是该怎么过,还怎么过?也许你会惦念一阵子,可你不会惦念一辈子。三个月,半年,一年?你的身边就不会出现优秀的男人?你就不会动心?扯淡吧!”

    我不会!向晚很想这样说。

    但真要说出来,她肯定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哪来的底气,说这样绝对的话?

    白慕川是对的,有些理念,太单薄了。

    他们认识的时间也不长,能支撑的感情基础也太薄弱。

    “所以,你肯接受一个诚实的男人吗?”白慕川认真地看着她,手从餐桌上伸过来,向她摊开,“我认真的,向晚。我喜欢你,我会对你很好,当然,我也会努力跟你相濡以沫,天长地久,争取做你小说里的男主角,陪你经历一场永不放弃的爱情。”

    努力……争取……

    这些词儿听着,咋那么别扭呢?

    向晚突然有一点好笑,摁了摁太阳穴,“你说那些男人的话都是骗人的,是为了睡女人,不得不许下的违背人性的谎言。那你这么诚实,是不是想告诉我,你连睡我的想法都没有?”

    大胆而火辣的抢白!

    白慕川一怔,之后忍不住笑,“不,我也想睡你。你应该也感觉到了……”

    好敏感的话题,也是两个从来没有经历过却故作老司机的成年人之间的话题。

    向晚与他相对而视,吸了吸鼻子,突然低下头,咯咯笑了起来。

    白慕川也笑,“怎么,这个回答你不满意?还是你对自己的魅力没有信心?”

    “不不不。”向晚摆摆手,还在笑个不停,“讲真的,白慕川,咱俩其实适合做朋友,你没发现吗?做恋人少了点,做朋友刚刚好……”

    “哦。”白慕川认真脸,“做朋友可以睡吗?”

    向晚一怔,哈哈笑,“不可以。”

    “那不就是了。”他道:“我对你,不仅仅是朋友那种需要。”

    “……”

    餐厅里的光线,突然怪异起来。

    没有人喝酒,可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微醺的状态。那一束安静的月季花,像弥漫在彼此中间的寂寞,滋生了,释放了,在彼此心里生了根,然后盛开,充盈着渴望,勾引出灵魂,又总会凋谢……这就是现代人,害怕寂寞,渴望温暖,又不敢靠近,自私地想要隔离自己,保护自己。

    “向晚,我们试试?”

    好一会,白慕川淡淡地说。

    他低沉的嗓音似乎天生有催情的效果。

    对于向晚这样的声控颜控来说,这个男人就是毒药。

    她笑得脸都僵硬了,好一会才捂着脸搓了搓,垂死挣扎般叹气而笑。

    “你说得对,我没有那么爱你,你也并没有那么爱我……所以,我拒绝。”

    白慕川放下筷子,脸色一沉,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两个人互视良久,谁也不说话。

    吵醒他们的是电话铃声。

    向晚惊醒,看他一眼,“你电话。”

    白慕川收回视线,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喂。”

    来电话的人,是谢绾绾的女助理,她跟白慕川说了一下谢绾绾的情况,随后又问:“白先生,你现在有时间过来吗?我看她一个人坐在那里,不吃不动也不说话,我心里有点害怕。”

    白慕川沉默一瞬,“不了。”

    女助理有一点失望,哦一声,“不好意思,打扰了。”

    挂了电话,白慕川抬头看到向晚审视的眼,又拿起筷子。

    “吃啊!你可以拒绝我,但不应该拒绝这么好吃的食物。”

    他平常就不是一个热情的男人,向晚认识他的时候,也是一张冰冷的棺材脸,对谁都没有温度,是后来两个人相处得多了,熟悉了,他才慢慢变成了今天的小白,会开玩笑,会跟她瞎扯淡。可这一刻,当她再一次拒绝了他之后,她发现他的态度,好像又变成了初识的白警官。

    男人也是有自尊心的……

    何况,白慕川这样骄傲的男人。

    他主动这么多次还被拒绝,想必也是不太舒服的吧?

    向晚想着,咽了咽唾沫,想换个话题,“那个,你真的不去看一下谢绾绾?她现在应该特别需要你的关心……”

    白慕川危险地眯起眼,审视她,“你希望我去?”

    向晚一怔,认真说:“这是两回事,她是这个案子的关键证人,又是你的朋友,于情于理,你都不能让她再发生意外。尤其在这个节骨眼上,虽然曹梦佳已经死了,可你不会认为,她就是那个幕后黑手吧?”

    听到她的解释,白慕川冷绷的表情,稍稍松缓一点。

    “我不用去。她现在更希望独处……”

    向晚挑挑眉,小声笑:“你怎么知道?”

    换了她,难过的时候,是需要找朋友倾诉,需要得到朋友安慰的。

    白慕川嘴角勾了勾,“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把伤口拿出来晾晒。除非她自己想通,要不然,谁也帮不了她。”

    好吧!向晚默然,尴尬一笑。

    “也许你们的世界,我很难懂得。”

    白慕川神色略深,抿了抿嘴,“吃吧。菜都凉了!”

    “我不饿。不想吃了。”向晚觉得气氛突然有点怪异起来,她抱了抱胳膊,看向窗外,“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白慕川沉默。

    慢慢的,他放下筷子,站起身,“我送你。”

    “……不用。”

    “别犟!”

    ……

    一顿饭的工夫,可以改变很多。

    向晚发现经过这一顿深入的餐桌交流,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但有一点她没有说错,她不了解白慕川,她也走不进他的心里。

    那么,谁也抚慰不了对方那一颗缺少安全感的心……

    向晚其实不知道自己拒绝得对不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存在某种心理隐疾,对谈恋爱这门学问太过理想化,缺乏现实基础。对于白慕川,她是很喜欢,可也正如他说的,感情并没有到达那种非他不可的地步。

    五十步就不要笑一百步了。

    他这样,她又何尝不是?

    这就是现代人的感情。

    白慕川送她回去,被方圆圆看见,逮住就审问了一通。

    不过,看向晚没什么心情回答,神色也不太好,方圆圆也就闭嘴了。

    “表姐,我就随便开玩笑的。你爱跟谁在一起,都是你的自由,不管是白慕川,还是程正,我都举双手双脚支持……”

    向晚懒洋洋耷着个眼皮,看她一眼,“黄何会对你说,他爱你吗?”

    方圆圆一怔。

    噗嗤一声,娇羞地笑了出来。

    “废话!现在哪有情侣不说这个的?”

    向晚挑挑眉,小声问:“都要说吗?恋爱的必要条件?”

    “嗯!”方圆圆重重点头,以示这波操作的正确性,“我前男友,前前男友,都说……”

    哦,都说。

    所以,不说的才是不正常的,不爱的。

    “不过这东西也就那么回事,别当真。我前男友,前前男友,都说爱我,非我不娶,说我是他们的小仙女,小心肝儿,小宝贝,可这丝毫不妨碍他们跟别的妹子撩骚,对别人说爱,叫别人小仙女,小心肝儿,小宝贝啊……哈哈哈!”

    “……”

    向晚翻个白眼儿。

    到底是说的好,还是不说好?

    方圆圆接着道:“认真说来,我家黄黄其实很少说……”

    “他就只是做?”向晚揶揄她。

    “讨厌!”方圆圆嗔怪地瞪她,又继续科普,“反正男人说这种话,你就听听好了,别太往心里去……”她说到这里,突然转头,满脸八卦地瞪着她,“不对啊表姐,你干嘛突然问我这个,老实交代,是不是白警官对你说了?”

    说了就好了!

    向晚有些烦躁,这么大的人了,还在纠结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

    “我就那么好奇一问,不行啊?”

    “行行行……”

    ……

    这天晚上向晚睡得不太好,满脑子都是白慕川优雅地坐在餐桌边,像个王侯公子似的为他们的感情下定论的样子。

    白慕川是认真要跟她处对象,这一点,她也感觉得出来。

    可她为什么就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

    是要求太多吗?

    也是。不然,她为什么会单身到今天?

    早上起来洗漱的时候,向晚看着镜子里自己两个大眼袋,突然有点鄙视自己……

    干什么对男人要求那么多呢?就白慕川那样的男人,走出去,一堆妹子抢着要好么?矫情,活该!

    她捂脸。

    精神分裂一般,脑子里两个小人开始打架。

    客厅里,程正也在。

    他例行公事般为她们买回早餐,坐在沙发上,视线对着那束花……白慕川买来的,被方圆圆插在一个花瓶里,放在茶几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向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尴尬地咳嗽一下。

    “程队,又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明天早上你别买了……”

    “我晨跑顺路。”程正清冷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疲惫:“今天换了一家,你尝尝味道。”

    “……”

    没想到他真把白慕川的话听进去了。

    向晚有点糗。

    不好冷落了程正,她一边吃东西,一边跟他叨。

    “看你的样子,没休息好。昨天晚上加班啊?”

    “嗯。”程正说:“工作到凌晨。”

    技术队也不容易。向晚唏嘘一下,“尸检情况怎么样?”

    程正眯起,看着她面前的食物,“我建议你先吃完早饭,再谈工作。”

    呃!

    向晚忍不住笑了出来。

    “谢谢!”

    不得不说,程正有进步啊。

    以前他可不会顾及她听了那些血腥的东西吃不吃得下去,现在也会在意别人的想法了……

    向晚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正好,程正也在看她。

    视线突兀地在空中相撞,向晚尴尬了。

    程正给了她一个笑容,“快吃!”

    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程正居然笑了?

    ……

    有时候生活真的小说更狗血。

    向晚背着电脑包跟程正去上班,在大队门口就碰上了白慕川。

    对上他凝视的眼,她莫名有点心虚。

    认真说来,她跟这两个男人都没有什么关系,可跟白慕川毕竟近了那么一些……

    沙发上的拥抱,轻轻的触吻。

    那都已经超越了普通同事和朋友的范畴。

    “早。”程正率先给白慕川打招呼。

    “早!”白慕川走过来,给程正点点头,自然而然地要伸手接向晚的电脑包。

    向晚僵硬地站在原地,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自己可以。”

    白慕川深深看她一眼,点头。

    程正细微地哼了一声,对向晚说:“我先上去了。回见。”

    “回见……”

    烈火烹油啊!

    向晚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叫怎么回事儿?

    好像她成了这两个男人抬扛的牺牲品一样?

    ……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