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白马王子
    夜晚的星光大道,与白天大不一样。

    灯火变得旖旎了,街上行人的面孔也闲适下来,再无白日里匆忙。

    两侧仿古的小楼都很低矮,最高不过两三层左右。屋檐上挂着一排排极富古意的灯笼。纱窗、流苏,小桥,绿树,向晚与白慕川走在夜风徐徐的步行小街上,听边上茶楼酒肆里慵懒的笑声,心情格外宁静平和。

    谢绾绾就是这个时候来的。

    从他们背后跟上来,戴了个帽子,一个黑色的大口罩遮了半边脸,像个鬼一样突然冒出来。

    “上哪儿去啊?”

    逛夜街的人很多,她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朝他俩懒洋洋地笑,那声音里表达出来的友好,让向晚瞬间滋生的酸味儿就都挥发了。

    “你好,谢小姐!”

    白慕川回头,一只手插裤兜里,不以为意地挑挑眉。

    “你怎么在这儿?”

    谢绾绾抱臂,肩膀上挂一个小背包,笑得轻谩,“怎么?打扰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白慕川勾勾唇,漫不经心地笑,“知道就好。”

    “啧!”谢绾绾只露出了眉和眼,可表达的感情却极其丰富了。

    摇摇头,她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向晚,又问白慕川,“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收到邀请,向晚有点尴尬。

    虽然她知道白慕川跟谢绾绾不是那种关系,可大概先入为主的原因,她始终有一点介怀这样的相处方式——就好像是现女友见到了前女友一样,浑身不自在。

    脑补画面太多,伤不起!

    她对谢绾绾笑了笑,转头看白慕川。

    “那个……白队!你们去吧?我就先回去了……”

    “急什么?”说话的人是谢绾绾,她走过来,一把揽住向晚的胳膊,“找个地方吃饭吧,边吃边说。我没吃晚饭呢,都饿了!”

    向晚:“……”

    她跟谢绾绾这种常年在江湖上行走的人不同,太宅,不擅与陌生人亲近与交流。这样被谢绾绾挽住胳膊,揽住肩膀,她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爬上来了。

    白慕川的脸色,好像也不太好看。

    他不动声色地拉开谢绾绾的手,将向晚护在身体的左侧。

    “我们吃过了。”

    向晚松一口气,也微笑着说,“不好意思,我今晚还有工作要做……”

    更新没有写!这个是头等大事。然而,不管他们怎么拒绝,谢绾绾就像吃错了药似的,非得拽着他们去吃饭,甚至搬出了与案子相关的正事来。

    “你们看着办吧!除了吃饭,我也是有情报的人。”谢绾绾歪着头,“吃不吃?”

    “……”

    星光大道的边有一条河。

    临河的街面上,很多吃的、喝的、玩的。

    谢绾绾最近常在这儿拍戏,对地方很熟,径直带她们上到三楼,找了一个安静的特色小馆子——喝茶、吃饭、打牌,什么娱乐设施都有,但卡座似的设计,又为客人分配出独立私人的空间,饭桌上有电磁炉可以煮小火锅,一人一锅,菜式任点,挺有格调。

    选位置的时候,白慕川刻意坐在了向晚的身边。

    她身体微微一侧,看他一眼,没吭声。

    “吃点什么?”谢绾绾就像没有发现他们的小互动,头也不抬,拿着铅笔在菜单上勾勾画画,语气平平淡淡,不热情,也不冷漠,对他们这种关系来说,界线刚刚好。

    向晚微微一笑,“我吃过的,不太饿。”

    谢绾绾抬头瞄她一眼,“减肥啊?”

    向晚摇头失笑,“减肥好像是明星比较热衷的事儿?”

    “也是!”谢绾绾不以为意,放下笔,把菜单递给白慕川,“你自己来啊,老铁!”

    “……”

    从慕川、小白,到老铁,她对白慕川的称呼真多。

    多得不需要别的语言,就足够证明他们的交情的深厚……

    向晚笑了笑,随意瞥单子,“你吃素?”

    谢绾绾懒懒撩她一眼:“减肥啊!明星的必修课嘛。”

    向晚勾勾唇,随意一笑,接不下去了。

    尬聊伤身!

    毕竟不是一挂的人,强行拉近距离,彼此都累。

    “好了。”白慕川随意点了几个菜,叫了服务员过来拿走菜单,然后双手一扣,轻肘在桌面上,认真地看着谢绾绾,“说吧,有什么事?”

    谢绾绾抬头看他,不紧不慢地笑,“你这人,饭都没吃呢,哪有力气谈正事?”

    “别磨叽!”白慕川不耐烦。

    “呵!真是。重色轻友!”

    “……”

    两个人无言以对。

    谢绾绾是真不着急,看了酒水单,叫服务员拿了酒水饮料过来,摆了满满一桌子,然后开始往杯子里倒酒,又问向晚,“喝点?”

    “谢谢,不用。”向晚文静地笑应。

    谢绾绾呵一声,“我猜也是。小白就喜欢乖乖女……”

    乖乖女……

    这个称呼让向晚很尴尬。

    她如果称得上乖乖女,那天下就没有不乖的女人了。

    向晚轻轻勾唇,意味不明地一笑,不多说。谢绾绾与她对上眼神,也是一笑,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包,又问她:“介意我抽烟吗?”

    “请便!”除了这个,向晚能说什么?

    “谢谢!”谢绾绾说着,又找白慕川拿打火机。

    向晚看着,但笑不语。

    在谢绾绾之前,她并不熟悉这种恣意而飞扬的女人,基于某种对人设研究的“迷之喜爱”,她并不介意谢绾绾所表现出来的任何姿态。即便有些不适应,也只当成一种全新的体验了。

    “我最近挺烦的!”谢绾绾点燃一支香烟,在白皙纤软的手指上来回辗转着,说了一句开头又停下,沉默着一连吸了好几口。

    那动作,老烟虫没跑了!

    烟味袅袅,空气里无端躁动起来。

    一种不安的情绪在心底滋生,撩拨神经。

    但白慕川不说话,向晚没有立场对她说什么。

    她只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也静静地听着……

    隔了好一会儿,小火锅陆续端上来了。有西红柿排骨汤锅、有酸菜老鸭汤锅,还有野菌山鸡汤锅……很香,哪怕向晚吃过饭,馋虫也给勾了出来,默默地盛了一碗。

    可一直吵着饿的谢绾绾却一口不吃,只慢条斯理地吸着烟。

    香烟入肺,她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突然一笑,淡淡看着向晚和白慕川,“别说,我坐在这里看你俩,真是挺般配的。就连表情与反应都惊人的和谐。不过话又说回来,我都说最近很烦了,你们就不能问问我这条单身狗,为什么会烦躁?”

    白慕川:“谢绾绾……”

    “嗳,敷衍的就算了!”谢绾绾抬起夹香烟的手,制止他,“我都知道你要说什么了,不爱听你!”

    说到这里,她视线挪开,笑着看向晚。

    “前一阵儿,你是不是怪别扭的?”

    “嗯?”向晚一怔,狐疑问:“什么?”

    “我跟他啊!”谢绾绾努嘴指了指白慕川,“我是不是影响你俩的感情发展了?”

    “……”

    有些话,可以想,却不适合当面说。

    正常人会在聊天时尽可能给对方留出一个舒适的空间,不让彼此尴尬。

    可谢绾绾,这是毫无余地啊?

    向晚看她一眼,“并没有。如果我跟他的关系有什么问题,那问题肯定出在我们自己身上。感情这种事,不是别人可以影响的。这怎么能怪你呢?”

    不温不火,不卑不亢。

    谢绾绾目光一闪,审视她两秒,又低头喝一口酒,默默吸烟。

    “这么说来,我到像个笑话似的,生怕影响了你俩谈恋爱,巴巴地跟上来解释……”

    白慕川微微冷了脸,“你今天话很多?”

    “是吗?”谢绾绾回视他,突然淡淡一笑,“可能喝了酒的原因吧,有些话,不吐不快!”

    空间突然变得逼仄起来。

    怪异、不自在,呼吸都紧。

    “向小姐,你不会介意的吧?”谢绾绾抬抬眉,又似笑非笑地看向晚。

    如果向晚这个时候还没发现她情绪不对,那也别写小说,别做什么侧写师了。

    谢绾绾对她没有敌视,但身上浓浓的怨妇情绪,也许瞒得过白慕川,却瞒不过女人纤细的神经。在这些方向,向晚本来就比普通人更敏感一点,几乎不需要更多的语言,她就可以感受到谢绾绾的语气,并马上调拨身上的神经细胞,做出最有利的反应。

    “不介意!只是……如果是你的私事,我恐怕不太方便听!”

    “呵!”谢绾绾瞅着她,突然笑了。

    她低下头,拿烟的手撑着太阳穴,笑得肩膀都抖动了起来,那一张漂亮的脸蛋,纤长的脖子,柔美的锁骨,从向晚这个角度看上去,与香烟带出的风尘味儿混在一起,让谢绾绾这个人物在她心里的定位格外清晰。

    一个浑身是伤的美丽女人。

    善良、懦弱。想爱,又怕失去。

    佯装坚强,却一步都不敢跨出去——

    “我还有什么**是不能让人知道的呢?”谢绾绾一个人笑够了,又慢慢抬起头来,朝向晚眨了眨眼,“我那些丢人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了,我还在意什么?早就被人扒干净了,没有**,不存在**……”

    一句话里连续出现三个“**”,算是越描越黑的典型了。

    越说不在意,越表现出她很在意。

    非常明显,那一个被全网直播的经历,与她小时候受过的伤痛一样,成了她心里抹不去的伤疤。

    向晚安静地看着她,一动不动。

    谢绾绾歪了歪头,勾唇,“你怎么不说话?”

    向晚把心里的不安掩藏得很好。在外人面前,她从不轻易交心。

    “我只是觉得,我保持沉默是最好的。”

    如果安慰她,会显得矫情。揭人短处不说,稍稍安慰得不好,就容易惹人反感。

    “你很可爱。”谢绾绾双眼柔媚地眯起,一眨不眨地看着向晚笑,“在今天之前,我其实很好奇,小白为什么喜欢你?不!应该说,你这么一个小姑娘,凭什么把小白套牢?让他甘愿为你做那些事——”

    那些事,哪些事?

    向晚心里微微一恻。

    但,此时不适合问这个。

    沉默一下,向晚垂下眼,慢慢扫白慕川一眼,轻笑,“听到没有?”

    简单四个字,她就把锅甩给了白慕川。

    含义丰富,杀伤力还强!

    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她不参与战争的一种态度。

    白慕川接锅,对她笑了笑,又奇怪地看着谢绾绾,“我说你没喝多吧?如果你今儿就是想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劝你死了心!我家里都管不了我,你认为自己有多大分量?”

    这话可以说很重了。

    一般人听了,肯定转身就走。

    可谢绾绾浑不在意,依旧懒洋洋的靠着倚子。

    “谁说我要管你了?我就是好奇。特想知道你心里装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说到这里,她看着向晚,一双眼变幻莫测地转了转,发出一声暧昧的笑,“结果我发现,向小姐确实是一位迷人的女士……我也快要爱上她了呢。”

    向晚:“……”

    白慕川脊背一僵,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我警告你啊!不要胡说八道!”

    “说真的呢。”谢绾绾很肯定地点点头,往前倾身,对着向晚的脸,轻轻吐气,“我很喜欢你。”

    莫名其妙、莫名暧昧。

    向晚一身的鸡皮疙瘩再次蹿起,无言以对。

    白慕川黑沉沉拉下脸,“我说谢绾绾,别没事找事……想跟我抢女人?”

    “抢了又怎样?”

    “你说呢?”白慕川冷笑,“滚蛋!”

    “嘿!这么严肃做什么?”谢绾绾把玩着火机,在指尖来回转着圈,又笑盈盈地看着向晚,不甚在意地笑,“我的事,他没有告诉你吧?”

    向晚只是笑笑,不回答。

    谢绾绾把烟叼嘴里,眯起眼,又开了一瓶酒,抬手把窗户拉开。

    河风从窗口拂进来,扫着她的头发,盖住她半边面孔,以至于她脸上的表情,竟有一种精致而华丽的迷乱,“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女人。”

    什么?向晚看着她,像被雷劈了。

    谢绾绾低头拔了拔头发,“死掉的于惠,我的助理,就是我的爱人。嗯,她为我而死。”

    一个死字,比千言万语都深沉。

    悲伤就这样静静地荡在了风里,随着她破碎的声音飘飞。

    “有一次,我跟于蕙在一起,被家里人看见了。”谢绾绾抖了抖烟灰,翘起唇角看向晚,“为了我的自由,为了得到我家里人的无罪释放……我请白慕川帮忙,客串了我的男朋友,我们做了一个口头的君子协定……”

    谢绾绾的用词很怪异。

    在向晚听来,那都不是正常的叙事方式。

    甚至用到了“无罪释放”这种感情丨色彩极为浓烈的词……

    向晚无法猜测她在离开那个恐怖的少教所后,又有了一个怎样的家庭,那些她的“家里人”又是怎样的人,却可以肯定,她依旧生活在一个不太美好的家庭环境里,要不然也不用找白慕川来“君子协定”了。

    沉默中,气氛莫名压抑。

    然后,向晚听到谢绾绾的笑。

    “你怎么就不问,我们的君子协定是什么?”

    向晚感觉不太好,却淡淡一笑,“那是你们的事情,我没有立场问,也没有兴趣知道。毕竟,我还不是他的女朋友——”

    这个回答,让谢绾绾始料未及。

    便是白慕川,也登时黑了脸,冷飕飕地凝视她。

    那表情看着怪吓人的,要不是有外人在,怕是当场就要把她吃了——

    向晚轻轻眨眼,“难道我有说错?”

    白慕川咬牙,哼笑一声,“早晚而已。”

    两个人互视着,像两只刺猬,可画面又极端和谐。

    谢绾绾看着他俩,微微怔了片刻,酡红的脸上闪过一抹笑。

    “这么说,我还是有机会的了?老铁,你不行啊?”

    白慕川伸手把她面前的酒瓶拿开,“别喝了二两当半斤!我没功夫跟你瞎扯!你要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就走了,还有事儿呢。”

    “急什么?”谢绾绾轻笑一声,举起酒杯跟向晚面前的饮料碰了一下,又仰脖子一口灌下去,这才舒服地抿抿嘴,打个酒嗝,挑眉问:“听说你们今儿来剧组查案了?”

    尼玛!

    绕一圈儿,这才问正事?

    白慕川不拿好眼神儿看她。

    “是,怎么了?”

    “我说了线报,可以拿资金不?警官?”谢绾绾似乎真喝得有点大了,说话夹舌头,含含糊糊。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白慕川不太客气。

    或者说,在他眼里,面前这个大美女,完全不具备女人的性别。

    “你这人……真是!”谢绾绾摆摆手,靠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下,“这事我告诉你,你可别往外说……要不然,又得扯到私人恩怨来。”

    “我有分寸。”白慕川冷着脸。

    “叶轮!”谢绾绾轻轻说了一个名字,目光一闪,突然神神秘秘地说:“他好像找了个小女朋友……”

    “!”向晚无语。

    白慕川双眼微冷,恨不得掐死她。

    “你们圈子里的八卦,我没兴趣!”

    谢绾绾呵一声,望着窗外,极美极美的一笑。

    “我是说,他那个小女朋友,今儿来剧组探班了。可一眨眼,就不见了——”

    什么叫一眨眼,就不见了?

    向晚的神经倏地紧绷起来,认真脸看着谢绾绾。

    她却浑不在意,“现在的小姑娘啊,就是傻得很!男神是那么好追的么?千里送炮被白嫖还要感恩戴德……结果,男神根本就不肯待见她,不愿意让她出来见人啦!”

    好家伙!喝了酒的人说话,真是没有逻辑。

    向晚琢磨半天才理顺她想表达的内容是什么。

    “你是说,事发时,叶轮的小女朋友也在现场?”

    谢绾绾对她深情一笑,“聪明!你们今天的排查人员名单里,肯定没有这个人吧?”

    没有!确实没有。

    当时白慕川找剧组的工作人员核实了,他们表示所有人都在那里,连戚科都给找来了,根本就没说有这个人存在。

    “也许别人也不知道她来了呢?”谢绾绾挑挑眉。

    “那你为什么知道?”白慕川冷声问。

    “我?”谢绾绾懒洋洋地吸烟,指了指对面那一个临近巷子的窗口,“今天我就坐在那里……”

    那个位置不仅可以清楚地看到街面,还能看到剧组的位置。

    白慕川眯起眼,“为什么现在才说?”

    谢绾绾懒洋洋喝一口酒,“你又没问我,我哪知道你不知道呢?”

    向晚皱了皱眉头:“你说一眨眼就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谢绾绾撇撇唇,“就是刚刚看到她在那里,结果街上你们几个警察抓人,等我眨个眼回来,人就不见了呗!”

    “……”

    当时的街上和剧组,都那么多人……

    即便有个小女生突然走掉了,谁会注意?

    其实单单这样想来,很难将两件事糅合到一起。

    向晚想了想,小声道:“叶轮今儿上午不是没在剧组么?他小女朋友来探班,找不到他,调头就走,也不奇怪啊!”

    谢绾绾眯眼看她,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这里是步行街!地方就那么大,我就眨个眼,她能走多远?”

    事情可大可小。

    单指一件事,确实是小事。

    如果刚好发生在“真警察抓假罪犯”的乌龙时间呢?

    白慕川看她一眼,去吧台结了账,再又转回来。

    “吃好了就走吧!送你回去!”

    “不用。”谢绾绾摆手,“我再坐一会儿,你们有事,先去忙吧!”

    白慕川沉下脸来,“再不走,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

    “哈!”谢绾绾笑了笑,无奈地站起来,撑着桌子,走路有些晃,冷不丁靠在向晚的肩膀上,把她随意一揽,酡红的脸上满是促狭地笑,“扶我一下啊,谢谢!”

    向晚嘴唇抽搐一下,尴尬,又不得不扶。

    然而,她的手刚刚搭上去,就被白慕川扯开了。

    “让她自己走!”

    “……”

    吃男人的醋也就算了,连女人的醋也吃?

    谢绾绾看他一眼,笑着把背包甩在肩膀上,走在了前头。

    街上,夜风徐徐。

    三个人安静地走向停车的地方。

    向晚一直没有说话,直到白慕川过去开车,只留下两个女人站在路边等待时,她才看了似醉非醉的谢绾绾一眼。

    “你并不是喜欢女人吧?”

    谢绾绾微微一怔,转头看她。

    向晚却不看她,双眼凝视夜幕下无尽的苍穹,“你不喜欢女人,于惠却喜欢。她为你而死,一直以为你爱的人是她……因为爱,她甘愿赴死,可她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其实也只是一颗棋。”

    久久,没有人说话。

    向晚感觉得到谢绾绾火辣辣的视线,却不与她对视。

    “你说你最近很烦躁,可你的烦躁,有几分是因为于惠呢?”

    咚一声!谢绾绾突然手滑,拎在手上的背包掉落在地——

    沉闷的声音,拉回了她的神智。她低头捡起包,笑了一声,径直朝白慕川开过来的车走去,“小白,你这个女朋友了不得啊!我喜欢死了!”

    ……

    “她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送走谢绾绾,回去的路上,白慕川问向晚。

    “没什么。”

    向晚看他一眼,微笑着,看着这个钢铁直男无知的样子,一颗心突然软得一塌糊涂。

    “白慕川。”她轻轻唤他,“你其实很傻,知道吗?”

    “嗯?”白慕川侧头,眯眼瞅她片刻,不说话。却在红绿灯路口嘎一声刹住车,突然伸过头来,在她脸侧亲了一口,“再说一句试试?”

    “说了又怎样?傻子!”

    白慕川手突然伸过来,扣住她的脑袋,又轻轻吻她一下,声音哑哑的。

    “说一句,亲一口。我赚了。”

    “……”

    “叫啊!叫傻子。”

    “……”怕不会真是个傻子吧?

    向晚翻个白眼儿,一个“傻”字还没出声,他的唇就贴了上来,轻轻一碰……

    呼吸交织间,向晚看见他魅惑的瞳仁里,倒映着自己的笑脸,视线朦胧间,一肚子的百转千回统统散开,只剩下一路街灯,明亮、炽烈,如同他俊朗温柔的笑脸,美好得像年少时做过的那些爱情美梦——

    她梦中的白马王子,是一个盖世英雄,终于驾着七彩祥云来接她了!

    ------题外话------

    看书的小姐姐,小妹妹,都将拥有一个盖世英雄的白马王子,会在某一天,驾着七彩祥云来接她……盖章,同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