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二更
    九点半,不等向晚去叫,白慕川准时从办公室出来,捋一把头发,召开案情分析会。

    讲真,要不是他长得太帅,这一波操作就太放飞自我了。

    刑侦队就是这样,专项案子,大家手上掌握的线索不一样,需要碰头会议通报、整理再布置下一阶段任务。

    根据昨天晚上对犯罪嫌疑人贾安死亡现场的临时摸排,众人整理了一大堆的资料出来,再进行汇合筛选,结果差不多与料想的一样,一切证据都表明,贾安就是《灰名单》剧组的那个肇事者,毛桂桂案的杀人凶手。

    从剧组失踪后,他就暂住在周德全那个郊区的宅子里。

    警方从他居住的房间,不仅搜出了少量的大麻和几发子弹,还从他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视频……

    杀害毛桂桂的锯头视频。

    视频里除了毛桂桂之外,没有出现别的人物,不过却可以听到贾安的声音,以及毛桂桂被捆绑在电锯下,惊恐地叫声。她睁大双眼,眼睁睁看着电锯发出一声呜呜的转动,慢慢靠近自己的脖子……

    在数字会议室播放这段视频之前,白慕川给向晚发了一条短信。

    “你抓紧时间去上个厕所什么的?”

    “……为什么?”向晚不理解,瞄他一眼。

    “女孩子不要看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没事。”向晚很勇敢:“干了这行,总是要面对的……”

    白慕川看了她一眼,没有再发信息。

    然后,向晚就看到了此生以来最为惊恐的一幕。

    向晚在刑侦大队呆了这么久,看过的各种照片资料已不计其数,她渐渐就有些麻木了,觉得自己不会再受影响,可真正看到锯头现场的视频与最恐怖的恐怖片相比,血腥程度都增加了n个档次。

    向晚低头,捂住口鼻。

    隔着一个次元,她竟然觉得可以闻到那种冲鼻子的味道……

    心理暗示太可怕了。她想。

    “这段视频,不能认定杀害毛桂桂的人,就是贾安。但可以认定贾安与这个案子有关。”

    “那天唐元初、何文才、王启成、向晚四人巡查星光大道时,贾安指使陈六引开警察,就是为了绑架毛桂桂。不过,毛桂桂身高168,体重50kg,单凭贾安一个人的力量,我认为不足以把毛桂桂无声无息地带走,而且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不!”有人反对,“大家别忘了,贾安不仅是道具师,还是武行出身。”

    剧组武行,大多有实打实的功夫在身,一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小姑娘都毫无悬念,何况是一个有预谋的武行,要对付一个没有丝毫准备的小姑娘?

    案件分析,各抒己见。

    只有讨论才能发散思维,集思广益,查找漏洞。

    很多悬案都是这样讨论出来的。

    “贾安与毛桂桂的案子有关,这一点毋庸置疑,现在问题的关键是……他和毛桂桂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杀毛桂桂?”

    “还有一点,为什么杀害了毛桂桂之后,贾安又要在剧组的道具枪械里放上实弹?是为了杀害谁?叶轮、戚科,还是谢绾绾?”

    这两个问题都是目前的纠结点。

    找不到贾安杀害毛桂桂的作案动机。

    甚至贾安也没有杀害叶轮、戚科、谢绾绾等人的动机……

    “是什么促使他这么做呢?”

    是人性的毁灭,还是道德的沦丧……向晚突然想到这两句话,嘴唇抽搐一下。

    这小动作,立马被白慕川发现。

    他面无表情地看过来,“向老师,谈谈你的看法。”

    都叫老师了,就是顾问身份了,那该发表意见的时候,就得拿出点干货来才能服人。

    “好的,我刚好整理了一点个人意见,准备跟大家交流交流。”向晚严肃地站起来,翻着笔记本,低头整理思路。

    白慕川见状,按按手,“坐下说。队上都自己人,随意一点。”

    向晚腼腆一笑,友好地对众人点点头,坐下来,清了清嗓子,“首先划个重点——贾安肯定不是案子的主谋。”她说得斩钉截铁,然后又看一眼众人,“一个可以周密计划这些事情的主谋,是不会让自己轻易被人杀死。”

    众人点头。

    向晚:“所以,我认为上面谢警官提出的两个看似很关键的问题,其实就变得不关键了。”

    谢辉看过来,目露疑惑。

    向晚正视他,微微一笑,“贾安不需要对毛桂桂,乃至叶轮、戚科、谢绾绾有任何杀人动机……他是被人指使的,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被人威胁,不得不做……当然,贾安是一个很容易被威胁的人。他有长期吸食大麻的历史,一直没有戒断。这一点就很容易被人利用了。”

    众人再次点头。

    白慕川看着她,抬抬手:“继续说。”

    向晚环视一圈,想了想,说:“我们可以用方程式来设定一下。”

    “方程式?”

    “对!首先假设贾安背后的主使人是未知数x,然后就可以得出,x指使贾安,贾安再利用董布赌博的事情陷害叶轮,同时他哄骗智力有障碍的陈六引走警察,再掳走毛桂桂……这一系列事情就变得合理了。”

    众人沉默。

    片刻,唐元初突然问:“向老师,你数学还好么?”

    向晚:“……”

    唐元初:“这样好像例不出方程式吧?”

    咳!向晚一脸尴尬,“大概就这么一个意思,我的阐述你们能听明白吧?”

    唐元初摇头:“不太明白。你是不是想说,那个幕后主使的人主要针对的是叶轮?”

    当然不是。

    至少,不完全是。

    只针对叶轮为什么要与她的小说搞成同样走向?

    但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在大会上不方便说,向晚看了白慕川一眼,默默交流一下眼神。

    “从案件表面上来分析,确实是这样的。这一系列事情,是因为谢绾绾与叶轮的矛盾引发的。如此一来,孔庆平的死,曹梦佳的自杀……等等事件,都可以从中看出叶轮起到的作用,尤其毛桂桂的死,以及毛桂桂疯狂的追星行为,还有董布的证词以及酒店那个疑似叶轮与毛桂桂约会的监控视频,直接把叶轮推到了犯罪嫌疑人的位置上。”

    “然而,警察没有采信……所以,贾安那把枪,最终要杀的人是叶轮?”谢辉疑惑地问。

    “有实弹的枪,当时在叶轮手上。”向晚说:“……如果没有猜错,当时是想把叶轮钉死为犯罪嫌疑人吧。”

    停顿一下,她再次与白慕川交流一下眼神,“如果当时白队没有及时阻止,那叶轮手上的枪,会杀谁?按剧本是戚科。不过……不管最终杀掉了谁,叶轮都是有嫌疑的。包括现在,贾安死了,叶轮还是洗不清嫌疑。”

    “怎么说?”

    “从逻辑上来分析,最有可能指使贾安杀人的,就是叶轮。”

    “嗯。”白慕川点点头,“那周德全怎么解释?”

    周德全……

    向晚想到了那个笑得像个弥勒佛般一样的胖男人。

    “当然……”向晚看一眼白慕川,说得迟疑而缓慢,“周德全肯定是有问题的,这一点我们都知道。可我们没有证据,他收留贾安的行为,也有理由说得过去,毕竟他是贾安的姐夫……他可以说在白队找上门之前,并不知道贾安犯了什么事……而且……”

    她说不下去了。

    也不知道剩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白慕川察觉到她的情绪,敲敲桌子。

    “案情分析,就是让大家随便讲的。”

    “嗯。”向晚考虑一下:“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最像嫌疑人的叶轮,已经不太像嫌疑人了。而周德全是现在最有嫌疑的一个人。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有背景,也有实力可以做这些事情……不过,我认为,他不是食物链的终端,他只是一个犯罪组织的下层头目,而这个组织的高层,也许是我们惹不起的人物。”

    这个问题,她已经和白慕川讨论过。

    刚才犹豫是在想,要不要在会上说出来。

    毕竟周德全是只老虎,背后还有更大的老虎。

    一旦开诚布公地说到这些,很多事情就会变得很复杂。

    所以,她用了“我认为”,先把白慕川摘出来。

    白慕川深深看她一眼,“向老师说的,也是我想说的。但目前这些只能是我们的猜测,贾安死了,案子……”

    他话刚说到这里,小刘就匆匆进来,“白队,王局找您!”

    王局打的是内线电话,白慕川看了众人一眼,示意他们继续讨论,跟着小刘出去了。

    大约十来分钟,他回来了,阴沉着脸,坐在那里半天没说话。

    “白队,怎么了?”唐元初最是没心没肺的一个,立马问。

    “王局问我们案子的进展情况。”白慕川说:“还有,周德全扣押刑警,变成了为民除害。”

    办公室突然沉默。

    过了片刻,唐元初压着嗓子小声问:“有个问题,其实我昨天就想问。白队,你是故意被他扣留下来的吧?”

    白慕川挑挑眉:“为什么这么问?”

    唐元初想了想,“不扣留怎么落下把柄?不逼他,又怎么能让他现出原形?”

    白慕川眉头沉了沉,不否认,也不明确表示同意,只淡淡道:“大家都加把劲儿吧,不把老虎尾巴揪住,他就得反过来咬我们了!”

    “明白!”

    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声音却有些弱。

    或许大家都有心揪老虎,可能不能揪出老虎,在揪老虎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对他们的工作会不会有什么影响……谁都无法预料。

    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网,让人隐隐头痛。

    散会后,唐元初默默跟着白慕川,一起到办公室,关上门才说:“头儿,有个事……刚才在会上我都没好问。”

    白慕川抬眼看他,“什么?”

    唐元初踌躇着,“关于黄哥……大家都说他跟了周德全……我不太能接受。”

    白慕川眉心皱起,看着他略显单纯的脸,淡淡地撩起一抹笑。

    “相信自己。”

    ……

    今天是中秋节。

    本来是合家团圆的节目,可整个上午,大队的气氛都有些沉闷。

    到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市局来人了。

    领导来慰问中秋,关心这些过节还坚守在一线岗位的民警。

    月饼、奖励,加班费都是有的,还特地表扬了大家在这个案子里的表现。

    在领导的观点里,这个悬案基本已经破了。

    贾安伏法,凶手已死……看上去真的很完美。

    可就是太完美了,就像以前的720案与喷泉女神杀人案一样,留下了解不开的疑惑,又有破案的足够证据,有明确的凶手……

    然而,在大家心里,这个案子根本就没破——

    食堂中午加了菜,给大家欢度了一下中秋节,然后就开始准备出发了。

    锦城某卫视举办的中秋晚会,他们都要去执勤。

    向晚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穿上一身协警的衣服,对着警容镜照了又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