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对不起
    向晚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再醒过来,已是日上三竿。

    她睁开眼睛,看到程正就坐在旁边,稍稍诧异一下,又平静下来。

    说一声谢谢,她起身去找医生。

    这个点儿,值夜的医生刚刚准备换班。

    医患关系的紧张,让医生对病人家属关于病情的询问,回答得格外保守。

    所以,向晚得到的反馈,基本上与程正的说法一致。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向晚默默地离开了医院。

    她没有再多问那些她完全不懂的医疗概念,也没有哭诉,连太过伤心的情绪都没有,回去吃了一点东西,背了电脑包就又回到医院。

    坐在医院的休息椅上,她戴上防噪耳麦,抱着电脑就开始了工作。

    她是一个网络写手,她的工作是码字。而她在守护病人期间,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断更的码字。

    没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的。

    有时间伤春悲秋,不如抓紧时间多赚一点稿费……

    这个过程,程正都看着。

    她不肯让他陪,但对他的执着,也懒得再拒绝。

    是的,程正发现,她连多跟他说话的时间都不愿意抽出来。

    他能为她做的,无非是找一下熟悉的医生,对她母亲的病,给予多一点的关照。

    然后,默默地消失在她的面前……

    ~

    母亲生病,向晚特地请了病假。

    辖区内最近没有什么大案子,队上算不上忙,而且她的岗位很特殊,即便她不在岗位,也不会影响工作,大家除了祝福她母亲早日康复,不会有人对她跷班产生别的看法。

    白慕川离开的日子,由副大队长齐沧海代理工作。

    当天下午,他带着唐元初、谢辉,小刘还有几个同事到了医院,送了一些水果鲜花,还有一个同事们的“心意红包”,对向妈妈进行了看望和慰问。

    向晚很感动。

    困境中的她,一点点的温暖都会放得很大。

    再三说着谢谢,送走同事,她把今天写好的更新上传后台。

    然后,默默看了一眼稿费。

    网站的稿费是月结,继上个月稿费破万后,她这个月持续了这样的状态,稿费一直在稳定持续地上涨。

    方圆圆说,《谋杀男神》的各项数据都不错,让她一定要坚持更新,不能水,不能拖,保证质量……因为从大数据分析,她的读者百分之八十都是成年人、上班族……

    也就是说,她的读者具有很强的识别能力,不是小白文选手,糊弄不得。

    对向晚目前这种状态来说,这是一种更高的要求……

    如何在母亲生病的时候,保证平静的心境来高质量更新,其实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

    ……不过,她需要钱。

    ……断更不得,稿费也停不起。

    ……这样的理由,足够了吗?

    向晚默默给自己注入一针鸡血,又翻起了书评。

    读者的鼓励,是她能得到的最大能量来源了。

    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留言的读者越来越多,书评区也多出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可那个神秘id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哇!惊现沐二少——”

    “我是围观大神来的。卧槽!果然出手阔绰啊!”

    “弱弱地问一句,这个沐二少,是沐二少本少吗?”

    “沐二少的粉,到此一游。此处应有弹幕: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也很懵逼啊,真的是我家二少也开始粉别人的书了吗?”

    “……”

    一连串相似内容的留言看下来,向晚略略吃惊。

    然后,她迅速翻开《谋杀男神》的打赏记录,只看一眼,整个人差一点麻掉了。

    今天下午五点三十分左右,那个叫“沐二少”的id,连续十几次对她进行了疯狂地大额打赏。

    向晚数了一下,前前后后,一共十万元道具。

    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多读者打赏的向晚,整个神经都亢奋起来。

    十万啊!除去网站分成和扣税,她还可以得到四万的吧……

    最主要的是,那个id是沐二少本尊吗?

    向晚视线渐渐模糊,看着高居打赏榜榜首的“沐二少”三个字,神经久久处于一种突突乱跳的状态。

    定了定神,她思考一下,马上给白慕川发消息。

    “你认识沐二少的,对吧?”

    “对,怎么了?”又是秒回。

    想到他那么忙,还随时随地接受她的打扰,回她的信息,向晚心里又更稳了一些。

    “我今天收到十万块的打赏……打赏的id就叫沐二少。好惊悚!你说,会不会是他本人?”

    “不会吧?”白慕川使问的疑问句。

    “要不,你帮我问问?我心里怪不踏实的。”

    “是不是他有什么关系?打赏属于自愿行为,你管他是谁,给你的你就拿着,不用觉得歉疚……哼!记住了,小向晚,你的第一男神是我!不准给我转移目标!”

    “……好吧。”向晚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而且,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不好为这事影响白慕川。

    又例行叮嘱了他几句,两个人中止了聊天。

    向晚对着电脑,深深吸一口气,码字时,干劲更足——

    好好写,好好写。向公子晚。

    总有一天,她一定会成为女频的沐二少!

    ……

    在向晚潜心码字的这两天,程正总来。

    小姨大概是知情的,没有像向晚以为的那样,追问她男朋友为什么没回来的事情。

    或许,潜意识里,小姨也不希望她那个“不靠谱的男朋友”出现吧?

    向晚乐得装聋作哑。

    一面等待着谭云春苏醒,等着转机,一面把剩下的精力全都投入到写作事业,她每天的更新比之前多出不少……

    第三天,为了刑侦队那一份不算多的工资,尽管谭云春还没有苏醒,向晚还是去上班了。

    大家看到她突然出现,除了安慰,就是让她回去休息,暂时不用来了。

    不是虚情假意。

    向晚几天时间就瘦了一圈,那小可怜的样子,实在太招人心疼了。

    没有一个人看到这样子的她,会忍心苛责,或者对她提出更多的要求……

    向晚很感情这些善良而温暖的人。

    她想,如果能一直这样静静地等着母亲苏醒,等着白慕川回来,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然而,人生不如愿十之**,在医院的第四天,谭云春的脑电监测就出现了异常,伴反复发烧,颅内再出血……

    医院进行了紧急抢救。

    向晚六神无主,整个人都快瘫在医院的椅子上了。

    然而,医院还是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表姐,没事的啊,会挺过去的,咱们一定会的。”方圆圆紧紧握住她的手,可身体抖得比向晚还要厉害。

    “嗯。”向晚吸着鼻子,两只眼睛都深陷在眼眶里,却格外有神,“会的。一定会。我妈是个坚强的人,她说过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都还没有享着后福呢……”

    “可是……可是我还是好怕。”来安慰人的方圆圆,趴在了她的肩膀上,“表姐,你已经没有爸爸了,不能再没有妈妈的……”

    “……”

    向晚看着方圆圆,焦灼的心,突然狠狠一扯。

    猝不及防的,就被这句话拉入了无边的黑暗里……

    医生出来了,向晚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双眼盯着那一身白大褂,她双脚颤抖着,竟然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谭月春迎了上去,问医生,“情况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见状,谭月春瞳孔猛地一缩,狠狠捏住医生的手,快要哭出来了。

    “医生,不管花多少钱,请你们一定要救活我姐……”

    “不是钱的问题。”医生口罩下的眉,皱到了一起,“病人的情况非常不好,刚才我们院里的专家进行了会诊,目前还没有找到出现反复的原因……”

    没有找到出现病情反复的原因,也就是说,就算目前情况稳定下来,说不定回头就又复发了?

    向晚琢磨着,一颗心冰凉,像坠入了冰窟窿里。

    医生点点头,走了。

    一家人面面相觑,好久没有人说话。

    “晚晚……我们找小程想办法吧?”小姨凝重的面孔,完全变了颜色,“他是学医出身的,认识很多同行,肯定也认识很多脑科专家,我们找他想想办法,看能不能从京都或者从国外请专家过来……”

    在这个行业内,有些问题还真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

    有些专家,也不是有钱就能请来的……

    而程正有前两天受到向晚的冷遇后,再没有到过医院。

    谭月春对此,是有些上火的。

    她不担心向晚不喜欢程正,因为她相信水滴石穿的道理。

    女人的心都是柔软的,只要时间足够长,哪有感化不了的心?

    她只担心,程正先对向晚失去了耐心,这样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晚晚,你还在迟疑什么?”

    向晚的沉默,极大限度地考验着谭月春的耐心。

    “第一次抢救过来,是运气好,第二次抢救过来,是你妈妈命大。那第三次,第四次呢?我们不找到根本原因,随时就有可能面临失去你妈妈的风险……”

    顿一下,她死死盯住向晚的眼睛。

    “为了你妈妈的命,你还是舍不得丢掉你那可笑的爱情吗?”

    可笑的爱情……向晚的视线渐渐迷糊。

    谭月春见她痴痴的样子,火上烧油:“你看看你,这些天都瘦成皮包骨头了。可你那个男朋友在哪里?人家这样都不肯出现,你就看不明白是什么情况吗?你妈病成这样,他怕瘫上事儿啊,傻丫头!”

    向晚:“他不怕的。”

    谭月春恨铁不成钢,“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怕。”

    向晚重复:“他不会怕的。”

    谭月春气到极点:“你——”

    一个字刚说话,她就发现不对。

    向晚目光一动不动,盈满的泪水滚下脸颊,却不是在看她,而是一直看着电梯的方向——

    “对不起,我来晚了!”眼前一晃,一个男人风一般扑过来,将她紧紧拥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