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霸道袁绍(求收藏,求推荐)
    来到正厅的灵堂之后,只见邺城的文武重臣纷纷出现在了眼前,荀堪,审配,许攸,郭图,逢纪,颜良,文丑,张郃,高览等皆在其列,站满整个灵堂,而一袭白色丧衣,神情悲痛非常的袁绍此时正在扑在棺木之上,望着里面躺着的诅授,大声痛哭道:“音菹,天下还未一统,你怎能先吾而去,没有你,吾哪里能安心出征,没有你,哪里来的这北方大业,吾,对不起,对不起你啊!”

    这番痛苦,充斥着真诚实意,带着一股极致的悲伤,许多原本还有些不满的大臣瞬间露出了感动的表情,虽然诅授是死于袁家子嗣之收,但袁绍这位主公对自己的臣子还是相当爱护的。

    “主公,你别太伤心了”审配与荀堪二人,连忙面色沉重的低声安慰道。

    “主公,是我儿没有福气,被敌军奸细所杀,主公要保重身体”诅授的母亲,此刻也带着泪水的站了出来。

    至于沮鹄则一直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完全看不到脸上表情。

    袁熙三兄弟看到这一切,立刻齐齐的跪在地上,“儿,拜见父亲”

    袁绍听到之后,两只手立刻握成了拳头,心中巨大的愤怒,让他的眼中杀机毕现,但那滚滚杀机仅仅持续了一会之后,就被那丝丝的不忍给柔化掉了,推开扶持的众人,慢步到袁熙三人面前,神色异常冰冷道:“你们三个来的挺快啊!”

    “父亲,沮授大人身死,儿实在悲痛欲绝,所以早早就过来了”袁尚第一次见到袁绍如此表情,心中害怕无比的连忙抢先一步说道。

    袁潭脸上闪过一丝气愤,着急道:“儿也是,儿也是”

    袁熙磕了一个头,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一旁的文武重臣们望着跪着的三位公子,尤其是袁尚和袁潭,纷纷露出了失望与愤怒之色,就连许攸也叹息的摇了摇头,他是很想杀了沮授,但绝不会用这样的方法。

    袁绍怒视了三人许久后,突然指着袁熙道:“熙儿,你既然拜祭完了,就回去吧!军营暂时也不要去了,老老实实的给吾待在家里”

    袁熙顿时惊讶道:“父亲,儿也想为沮授大人守灵”

    “你刚刚从军营归来,早已疲惫不堪,这里有你大哥和三弟就够了,回去!!”袁绍严肃无比的命令道,一股无上的威严立刻席卷了开来,这一刻他不在是那温和的父亲,而是统帅四洲之地,天下赫赫有名的北方霸主,天下第一诸侯。

    袁熙也瞬间被这股霸气给震住了,连忙应道,“诺!!”

    当袁熙起身,缓缓退到大门口的时候,袁绍那冷酷无比的声音立刻传入耳中。

    “从今日起,你二人吃住在沮家,为音菹守灵,虽然诅授被敌军奸细所杀,但确因为和你们矛盾,才会被关入监狱,为父深歉音菹,你们若有一丝一毫的怠慢,为父必然严惩不贷”

    袁熙听到这话后,微微松了一口气,他的嫌疑算是被彻底排除了,但回头望这那英伟不凡,霸道冷漠的高大身影,眼中确闪过了一丝担忧,袁绍是有缺点,但观他今日的所为,以及那表现出来的气势,也真不亏是一代雄主,不知道到为何,袁熙突然有一种莫名感觉,似乎只要自己这位父亲还在,他就绝没有机会冲出去。

    带着这股烦闷,不敢的心情,匆匆赶回家中之后,袁熙第一个想法就是想先好好洗个澡,几天的军营身后,今天又急速赶回来,早已让他汗流浃背了,不过这体累还远远比不上心累,伪装让他很难受,他需要好好清醒一下。

    不久之后,一间浴室的巨大的澡池内,袁熙用围巾遮住了胸部的血龙纹,躺在温暖的热水当中,四位侍女正在一旁伺候他。

    “夫人呢?”袁熙闭目问道,一般这个时候甄宓都会亲自过来伺候他。

    “夫人今天回甄府了,要不要让秀夫人来伺候您”

    一股淡淡体香突然飘入了袁熙的鼻中,睁眼一望,只见一位皮肤白皙,圆润而又细腻的脸蛋之上带着几分清纯与可爱的侍女回道。

    袁熙直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立刻浑身一震,连忙道:“奴婢荷香”

    “你留下,其他人全部出去”袁熙眼中火光一闪,轻声命令道。

    听到这话,其他三位侍女顿时羡慕,嫉妒的看了一眼荷香,公子说出这样的话,就代表着看上你了。

    荷香脸上瞬间羞红,心情紧张了起来,她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他们这些丫鬟,其实都是主子预备侍妾。

    不一会后,澡池内只剩下了袁熙和荷香,袁熙没有任何柔情密语的一把将荷香拉入澡池,直接吻了那娇嫩的小嘴,随后双手将荷香的裤子直接撕了下去,用力分开了大腿,进入对方的身体当中

    沮授的事情,袁绍的霸气,都让他心中一直憋着一团气,他现在需要好好发泄一下,只见浴池里面的水立刻开始剧烈的波动了起来,痛苦而又享受的声音从澡池内传向了外面。

    门外刘全顿时微微一笑,带着其他几位一脸羡慕的侍女,耐心的等待着。

    大约了过了快半柱香的时候后,随着袁熙一声怒吼,一切渐渐平息了下来。

    只见温热的水池当中,袁熙搂着喘着粗气,眼神迷离,多了几分女人味的荷香,心情好了许多,整个人冷静了下来,轻柔道:“你以后就是我的第二位侍妾,地位跟红秀一样”

    荷香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多谢公子”

    古代女子地位原本就相当之低,与男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像她们这种丫鬟,主人完全就是想玩就玩,想杀就杀,没有任何的人权可言。

    原本以为袁熙只是拿来他泄泄心火,但没想到竟然还给他一个侍妾的身份,虽然比起真正的夫人差的遥远,但也脱离了奴仆的范畴了。

    袁熙淡淡一笑,望着多出了几分妩媚的可爱脸蛋,慢慢站了起来,道:“刚才教你怎么做了吧!”

    云香望着如怒龙一般的长棍,脸色羞红的点了点头后,微微张开嘴巴,轻轻含了上去。

    袁熙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浮现出享受的表情,眼神渐渐坚定异常了起来,喃语道:“霸气又如何,待我有了四洲之地,必能霸绝千古,我不会输,绝对不会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