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渔翁得利(求收藏,求推荐)
    不久后,在袁熙的书房内,从后门偷偷进府的田丰神情严肃的望着袁熙,开口道:“二公子,文显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丰扯上文丑将军,莫非这一切都是二公子你设计的”

    话语之间多有不满与愤怒,甚至还有带着几分心寒,如果真是袁熙所为,那这位外表温和,待人礼貌的二公子,心中实在太残暴了,现在尚且如此,将来如果真的拿下了四州,甚至夺取了整个天下,又会冷酷怎样的程度?田丰简直不敢想象。

    “哈哈,田叔你不要着急,首先熙要说明这件事情跟我绝对没有关系,只不过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熙意识到机会来了”袁熙淡淡一笑,语气平稳的解释道。

    然而田丰是谁,他是袁绍的谋主,北方数一数二的算计高手,望着那对深邃的双目,感受着其中的淡定与平静,心中为之一悸,袁熙实在太从容了,从容到似乎着等着他问,虽然他还不能确定是不是袁熙干的,但面对如此残暴的事情,竟然能这样平静,要么就是心理素质过硬,要么就是觉得根本不值一提。

    枭雄者,知错,改错,确从来不认错!

    “田叔,你怎么了”袁熙发现田丰突然呆住了,不由轻声一问。

    田丰清醒过后,望着那面带关心的脸庞,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这也许就是枭雄吧!对待自己人,温暖无比,但对待敌人,确冷酷的极点,仔细思考了一会后,道:“公子想收复文丑将军吗?”

    袁熙眉头微皱,眼中金光一闪后,发现那田丰对自己的忠诚值依然没有变动,顿时松了一口气,笑道:“收复说的太远了,父亲是绝不会动文丑将军的,文丑将军现在也不会归顺与任何一位公子,熙只要留下一个好感就够了”

    田丰眼中精光一闪,有些惊讶道:“我明白了,公子是想让丰剥夺文丑之军权,随后让其他两位公子去争,在亲自出面请求主公宽恕文丑,对吗??”

    “哈哈,知我者田叔也”袁熙高声笑道。

    “可是这样与公子的韬光养晦不符合,而且主公不可能因为一个区区的文显就剥夺文丑将军的军权,这一点我今天已经试过了”田丰有些担忧道。

    “这点田叔不用担心,开始或许不行,但很快就可以了”袁熙自信一笑。

    “公子”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只见刘全冲了进来,面带激动道:“守在文丑将军府的人汇报,文丑将军偷偷将关押在监狱内的文显提了出来,并且亲自送出城,胡军侯已经带人跟上,保准逃不掉”

    “好”袁熙激动的大喊了一声,终于上钩了,这一系列的计划,就是为了逼迫文丑放走文显,让袁绍心中不悦,只有这样,才能将文丑给打压下去,让他有拯救的机会。

    “田叔,拜托了”袁熙一脸期待道

    “公子,尽管放心”田丰目光一凝,向着外面走去,当坐在门口的时候,确突然停了一下,转头严肃道:“公子,丰既然下定决心,就不会更改,然始皇帝虽然亘古无敌,但秦朝确历二世而亡,希望公子能记住这里面的缘由”

    袁熙微微一笑,“田叔放心,熙很清楚”

    田丰点了点后,就急匆匆离去了,这时,李儒从一旁的内阁当中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感叹。

    “先生,让你受委屈了”袁熙抱歉道。

    “哪里,儒隐姓埋名已经这么久,在长一点也没关系,倒是这位田丰大人,真是不可多得之良才,不但足智多谋,更懂爱民之道,他虽然不能确定,但估计已经猜到了,但他仍然以大局为重,抛弃了自己的心中的情感愤怒,公子,你要大用,此人是乱世之能臣,治世之大贤啊!”李儒欣赏异常道。

    “这点我很清楚,能有田叔跟随是熙之荣幸”袁熙笑着说了一句话后,好奇道:“对了,文显逃走,也是先生安排的吗?”

    “不全是,我只是让安插在文丑府邸的黑魔人员,偶尔向其他几位家将递上不满话语,虽然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但主要还在于文丑将军自身重情义的性格,这也是儒选择他的原因”李儒的脸上带着丝丝欣赏。

    “哈哈,计谋一道,七分算计,三分天意,谁也不能算准一切,接下来就要看我那两位兄弟的表演了,先生,这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吧”袁熙特意问道。

    “不错,可惜公子地位还不够,不能让文丑将军完全归心”李儒摇头一笑。

    “够了,完全够了”袁熙笑了笑。

    。。。。。。。

    当太阳落山之后,在大将军府的内堂当中,只见袁绍面如寒霜的坐在主位上,重臣文武再次聚齐,文丑跪在地上,浑身被绳索捆绑,这是他自己要求的。

    “文显,是你放走的”袁绍语气相当失望的问道。

    文丑惭愧的点了点头,“文显随末将出生入死,末将实在不忍心”

    嘭!

    话音刚落,只见案桌已经被一脚掀翻,吓了众人一跳,袁绍咆哮道:“到底是他文显重,还是我这个主公重,某对你的还不够爱护吗?你竟然为了区区一个家将,无视某的命令”

    文丑瞳孔一缩,重重的磕头道:“对不起,主公”

    “文丑将军,你为了自己的私情,无视北方之大业,无视军纪之法度,更辜负了主公对你的一片爱护,区区一个文显而已,你就这般纵容,你将主公之令置于何地,你将北方百姓至于何地”许攸同样愤怒不已的怒骂道,文显一逃,他顿时损失了无数金钱,心疼的直抽抽。

    “主公,先行他知是一时冲动,他对是您绝对忠诚”一旁的颜良担忧的跪在地上。

    “请主公网开一面”张郃和高览也纷纷求情道。

    这时,田丰眼中精光一闪,默默的站出来,看着面带愤怒的袁绍,双手合十,语气沉稳而又坚定的高声说道:“主公,文丑将军战功赫赫,为主公出生入死,他的功过是可以相抵的,但不罚确不足以平民愤,不足以显主公之威德,丰在次上言,剥夺文丑将军一切军职,麾下大军部交出,由高干,吕旷,吕翔,张郃四位将军分别统管”

    颜良面色一惊,如此一来,文丑岂不是成了空头大将了。

    “田大人所言极是”听到这话,逢纪眼涵激动的第一个站了出来,那吕氏二兄弟可是袁尚的人,一旦他们掌握了兵权,袁尚的实力将再次大增。

    “配复议”

    “堪复议”

    最后除了脸色难看的郭图之外,其他的文臣都表示了赞同。

    文丑瞬间面色煞白,只能默默的看着袁绍,眼神当中带着哀求。

    袁绍拳头一握,狠狠撇过头去,“将文丑给我压入大牢,等候发落,至于分兵的人选问题,某在想想”

    “主公”颜良顿时着急道。

    “带下去”袁绍重重的一挥手。

    “多谢主公”文丑感激的喊了一声,他放走文显的时候,他就已经算到这一步了。

    当文丑被侍卫们带走之后,田丰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