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安乐之战(下)(第六更)
    “禀将军,焦触的大军已经在一里外安营扎寨,似乎并不急于进攻”

    到了下午的时候,陈荣听着斥候的汇报,眉头紧锁了起来,焦触这是什么意思,凭着那恐怖飞石和巨大兵力,完全可以继续进攻啊!。

    “将军”这时,几名校尉来到了陈荣身后。

    “我们的损失如何”陈荣顿时关心的问道。

    “死伤了大约一千五百多人,而且士气极度的低迷,哪怕我们不断的用金钱,战功鼓励,效果也相当微弱”一名校尉的脸色难看的汇报道。

    “那袁熙的军队呢?”陈荣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据估计,大约四百多人”校尉说完之后,底下头,其他几人,也面带迷茫与紧张。

    “怎么会这样?”陈荣浑身一震,攻城的伤亡竟然只是守城的三分之一,所谓五倍而攻城,到了他们这里完全反过来了,这仗还怎么打。

    “主要是那飞石太吓人了,士兵们现在都害怕登上城楼,而且袁熙的军队不论是士气,装备,还有纪律,都远远超过我军,在这样一下,我们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将军是否要像太守求援”

    陈荣苦笑了一下,“渔阳的确还有一万多人,但那是为袁熙从其他两郡进攻准备的,一旦他们前来支援安乐,渔阳就彻底完了”

    “那些士族豪强不是有很多家丁吗?这些人都是可以直接上战场的,起码也能支援几千人”另外一名校尉立刻提议道。

    “这点不用想了,对付外族他们或许还会帮忙,但让他们出人来对付袁熙,借他们三个胆也不够”陈荣不屑道。

    “将军,其实还有一路兵马可用”只见一名校尉突然有些挣扎的说道。

    “哪里?”陈荣好奇道。

    “乌桓”

    其他几人一惊,而陈荣却满脸愤怒的起来,猛的一脚将这名提议让乌桓出兵的校尉踢在地上,咆哮道:“混账,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我们就算打的惨烈,也是内部的事情,你竟然想引狼入室,忘记了那些死在外族手中的兄弟和百姓了吗?”

    “我错了,将军”校尉立刻忐忑的跪在地上。

    “将军,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杀出城去,跟他们拼了”只见最后一名校尉突然煞气腾腾的说到,正是晌午口出妄言的王奔,他王松的弟弟,所以才对袁熙这么反感。

    听到这话,其他校尉一愣,守城都如此损失惨重,还要正面作战,不过陈荣眼睛确眯了一下,轻声道:“是要杀出去”

    “将军”其他几人着急道。

    陈荣一举手,阻止了他们的话,一脸无奈道:“本将也不想,但城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保护伞了,现在我军最大的问题,一是那恐怖的飞石,二就是士气,若是死守城池,估计明天就会被焦触的大军攻破,此时他们刚刚大胜,或许会骄傲轻敌,唯有率先发动夜袭,如果能毁掉那些抛出飞石的机械,我军士气定然大增,这样或许还有缓转的余地”

    “将军所言极是,奔愿意誓死相随”王奔立刻支持到,他是王松的弟弟,又说了那样话,如果安乐失守了,他是绝对活不下的,所以只能拼了。

    陈荣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决断,吩咐道:“今夜我就与王奔领兵三千前去劫营,你们死守城池,绝不能出城一步”

    “诺!”

    校尉们去准备之后,陈荣看向了渔阳的方向,喃语道:“太守大人,我能做就这么多了,若夜袭不成的话,我军将在没有机会了”

    上午一战下来,守城的士兵早已如惊弓之鸟,士气丧尽,若是夜袭还失败了,那士兵们就会彻底失去信心,安乐成必将被一举攻破……

    深夜缓缓的到来后,夜空当中唯有几点繁星在不断闪烁,只见安乐城的城门这时轰然大开,陈荣,王奔手持着兵器,带着几千名士兵急速的冲了出来,向着焦触的军营方向快马敢去。

    焦触的军营位于一块巨大的平原之上,四周虽有山脉,但距离较远,很难设下有效的埋伏,当陈荣带着大军悄悄赶过来之后,顿时眉头微皱了一下,轻轻勒了一下战马,有些怀疑道:“传闻焦触是袁熙麾下第一将,他怎么选在这样的地方扎营”

    “估计是以为我们被飞石给吓到了,将军,不要管了,快冲进去,毁掉那些抛飞石的东西再说”王奔望着在前方帐篷林立的军营当中,摆放的十几架冲天炮,立刻面带激动说道,眼中漏出了复仇的光芒。

    陈荣虽然有些担忧,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搏一把也是死,顿时点头点头,高声道:“众军,随我杀,斩杀焦触者,赏金百两”

    “杀!”听到这话,王奔一夹战马,带着几千名士兵向着军营汹涌的杀了过去,气势还是挺惊人的。

    然而当王奔面带喜色的抵达了军营大约两百步的时候,突然上千名手持弓箭的铁卫军士兵从军营的各个角落内冲了出来,在一位统领的指挥下,立刻也梯字型布阵完毕。

    “给我射!”只听一道冷酷声音过后。

    嗖嗖!!

    一排排密集如雨的羽箭射了出去,顿时前排狂飙疾进的骑兵立刻倒了地上,哀嚎声骤然响起。

    “不好,他们早就埋伏了,快走”陈荣一惊过后,挥刀斩开了几根羽箭,连忙着急的大胜喊道。

    “杀!!”这时,军营里面火光大亮,无数的士兵的从里面冲了出来。

    “撤,撤”

    陈荣调转马头刚准备向着后面撤退的时候,一声巨大马蹄声响彻再次夜空之下,惊讶望去时,只见一位骑着雪白战马,一袭白袍的战将带着几千骑兵从他们的后面冲了过来,仿佛来自地狱的幽涛,挟裹着踏碎一切的威势,如天崩地裂,如惊涛拍岸,瞬间漫卷而来,瞬间冲入了陈荣军中,开始了疯狂的屠杀。

    赵云长枪急速舞动,每一招之间,被将有人倒下,正在指挥军队的王奔看到过后,眼中精光一闪,手持着狰狞的狼牙棒,凶神恶煞的策马杀了过去,企图斩杀敌将威慑敌军。

    但是很可惜,他完全选错了对象,只见赵云冰冷一笑,如那黑暗中死神一般,仅仅是流光一闪过后,一把沾勒鲜血长枪已经从王奔的喉咙处直接穿了过去,甚至没有耽误哪怕一份钟的时间,王奔都还来不及震惊,就已经摔在马下,两眼一黑,毙命当场。

    赵云收回抢后,立刻向着耀眼的陈荣冲去,连看都没有多看王奔一眼,似乎只有杀了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而已。

    陈荣瞳孔一缩,面色煞白一片,王奔虽不及他,但也相去不远,他绝对做不到如此轻易得将对方解决,这个白袍战将的武艺远远的超越了他们,连忙架马准备逃跑。

    “陈荣休走,百鸟超凤”只见白雪一个加速过后,立刻接近了蔡全,赵云一声高喝,长枪瞬间刺出了几十下,蔡全仓皇还击之下,但还是被洞穿的胳膊,痛声落在地上。

    “你,你是什么人?”陈荣捂着肩口,一脸震惊道。

    “二公子麾下,风骑军统帅赵云”赵云淡淡的说完之后,风骑军也已经将夜袭的军队收拾的差不多了。

    “放下武器,可免一死”

    这时,一声黑色盔甲,身材魁梧,面相威严的焦触带着大军将他们彻底包围了。

    “我们投降,投降”士兵们立刻跪了一地,王奔被杀,陈荣被抓,他们哪里还敢继续反抗。

    赵云驾马来到焦触的面前,敬佩道道:“焦大哥,你真是用兵如神,陈荣的举动完全在你意料之中”

    刚刚进入渔阳的时候,焦触就让赵云带领风骑兵与他分开,隐藏安乐城的不远处,等候蔡全的夜袭,原本赵云还有些怀疑,但没想到蔡全真的出城,他立刻阻击了后路。

    焦触尴尬一笑,轻轻摸了一下胸口,只见一个黄色锦囊正放在里面

    这时,陈荣被士兵们押了过来,焦触下马后,面带叹息道:“陈将军,你也是一名虎将,怎的如此不明事理”

    陈荣的眼中闪过一丝苦涩,“某也不想解释什么,既然被抓了,只求速死”

    “哈哈,你死不死,不是我能决定的,要交由公子决定,给我带下去”焦触轻轻一挥手。

    “焦大哥,陈荣被抓,安乐就是囊肿之物,整个渔阳将在无阻碍了”赵云微笑道。

    “区区一个王松,尽然妄图跟公子作对,原本就是找死”焦触语气了冰冷无比道。

    到了第二天早上,焦触将陈荣的兵器和军旗全部扔在城门口,守城的校尉望着四周惊恐不已的士兵,顿时低下头,老老实实的大开城门,没有必要打下去,在打只是徒增伤亡而已。

    至此,仅仅两天的时间,渔阳之屏障安乐,就被攻克了,随即大军直扑渔阳,焦触的大名开始响彻幽州境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