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三章:张辽与高顺(第二更)
    另一边,在距离幽州刺史府仅仅只有一街之隔,门外有重兵守卫,气势威严大气,每天皆有无数官员拜访的府邸之内,李儒的身影出现一间偏房当中,坐在一旁的木椅上,轻轻的品着一杯香茶,脸色很平静,但眼神当中确荡漾着波澜。

    “主公,区区一个貂蝉,送与吕布又如何,此乃他人之计,难道江山还比不过女人吗?”

    “混账,本相的女人岂能随意相让,你会让吗?”

    “那就请主公立刻杀了王允”

    “文优,你太过谨慎了,没事的”

    “主公,如此做法,必生大祸啊!您怎这么不智了”

    “放肆,滚出去!”

    李儒闭着双目,脑海当中不断的回荡着当年与董卓的一幕幕,手中的香茶不知不觉已然热气散尽。

    “这是哪里?”

    只见这时,在旁边不远处的床榻之上,两位穿着盔甲的将领揉着头,慢慢从床榻之上坐了起来,其中一位面色端正,目光严肃的男子皱眉问道。

    “高顺大哥,我们不是在跟主公喝酒吗?”旁边那位相貌威武不凡的男子疑惑的说道。

    “伯平,文远,你们醒了”李儒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微笑着喊道。

    高顺和张辽一愣,当转头望去之后,瞬间浑身一震,面色煞白一片,高顺不敢置信道:“军,军师?”

    “这,这怎么可能?难道我们已经死了”张辽同样是满脸的震惊。

    李儒慢慢站了起来,温和道:“你们没死,儒也没死,只不过儒现在叫凉陨,不是李儒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高顺平时的冷静,整个人也愣住了。

    “很简单,吕布将你们用迷药灌醉,随即侯爷派人将你们带了出来”李儒轻声说道。

    “侯爷”张辽眉头一皱后,着急道:“军师,虽然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主公呢?他在哪里?”

    “文远不用担心,吕布大战曹操,刘备麾下的十几位猛将,以一人之力杀出重围,震惊四野,同时也向天下宣布,自此归隐,在不问世间风云,已经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也没有任何人看到过他”李儒回答道。

    “什么!”高顺瞳孔一缩后,悲伤无比道:“主公为何要如此啊!顺愿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军师,我们是不是睡了很久”张辽同样难过的拳头紧握。

    “是的,很久了,从徐州来幽州,又带着你们两个昏迷的人,已经八天了”李儒道。

    “顺要去找主公”高顺立刻准备站起来,当刚刚起身,整个人便已经倒了下去,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力气,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刚刚醒来,这一路上仅仅靠着一些汤汁,稀饭才勉强保住身体,所以体力缺乏,不过好好休息一下,就无碍了”李儒解释道。

    张辽眼神一凝,道:“军师,你刚才说这里是幽州”

    “不错,这里真是幽州,我主安幽侯,四世三公之后,大将军袁绍之子袁熙的地方,吕布也许是顿悟了,在他准备归隐之前,将你们全部交给了侯爷”李儒点头道。

    “军师,顺不管什么安幽侯,求您看在以前还有点情分的面子,带我去找主公”高顺突然重重的磕头道,脸上满是悲伤。

    “伯平,你切莫如此”李儒止住高顺后,柔声道:“伯平,你还没明白吗?吕布是自己决定退出这乱世的风云,带着貂蝉归隐山林田野之间,他将你们迷晕,就是不想在耽搁你们了,你现在去找他,那不是真正忠心,是在害他,因为现在天下诸将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恨不得立刻取下他的人头,成为天下第一,你为何不能让他安心,舒适,无忧无虑的过完下辈子幸福的生活呢?”

    高顺浑身一震,随即彻底颓废在了床上。

    张辽比起高顺要稍微好一点,也冷静一点,他知道若不是如此,他们迟早会被曹操全部消灭,望着神色平和的李儒,突然有些惭愧道:“军师,当年的事情?”

    “文远,当年事情不必再多说了,儒知道你们劝过吕布,不要因为貂蝉而葬送大业,背上嗜父的名声,是吕布自己中了王允的计谋,跟你们没有关系,这也是上天的意思,儒辅佐岳父失败了,但儒现在的主公,比起岳父还要强大太多,幽州军团也远远超越当年的凉州,侯爷待我跟是如知己,亲人一般,儒很满足,也很感谢上苍了”李儒笑着安慰道。

    “袁熙有这么优秀吗?”张辽惊讶道。

    “文远以后就知道了,你们现在肯定还迷糊,就好好在我府里休息,来了这幽州,你们就什么都不用怕,什么都不用担心,没有人可以在这里伤害你们”李儒说完后,向着外面喊了一声。

    立刻一位管家带着六位侍女端着饭食,洗漱用品,以及衣物慢步走了进来,恭敬道:“老爷”

    “好好伺候两位将军”李儒吩咐道。

    “诺!”

    “你们先洗个澡,好好吃一顿,记住没什么好悲伤的,吕布用自己的绝世武艺,落下这个世间武将最崇高的落幕,他的事迹会名传青史,他和貂蝉爱情,也会让人羡慕,也许这一刻他们正泛舟与湖上,抚琴歌舞”李儒笑着说了最后一句,慢步走了出去。

    听到这话,高顺和张辽不由对视了一眼,嘴角皆闪过一丝苦笑,也许军师说的很对,这确实没有什么好悲伤的,反而值得高兴。

    “两位将军,奴婢服侍你们先洗个澡啊!”两名丫鬟慢步走了过来。

    张辽点了点头,他确实需要清水来疏解一下现在复杂心情了。

    此时,在府内的正堂当中,袁熙已经来到了这里,胡牛儿紧紧站在一旁。

    “侯爷”李儒快步走了上来。

    “怎么样了?”袁熙关心的问道,张辽和高顺突来此地,肯定会满心怀疑,这时必须要有一个人跟他们解释情况,而李儒这位曾经凉州军师,恰恰是最合适的。

    “问题不大,休息几天过后,凉觉得侯爷就可以亲自接见了”李儒笑道。

    “好,辛苦军师了”袁熙满意道。

    “没有,其实能看到两位老相识,也是挺让人高兴的,他们二人皆是大将之才,深明大义,比起仅仅武艺出色的吕布,更加让人珍惜”李儒感叹道。

    “哈哈,熙就在刺史府内等着他们的到来”袁熙笑着站了起来,一个是陷阵营的统帅,一个是历史上五子良将,真是让人期待。

    “诺!”李儒恭敬的应道。

    “滚开,滚开”只见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道充满这疑惑,不解,且带着丝丝愤怒的女声。

    袁熙意外的抬头一望,只见一位秀美之中透着一股浓浓英气,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间粉色长服,虽站都有些站不稳,但依然在推搡这旁边的婢女们,企图在寻找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