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大幕拉开
    当天深夜,左相府的卧房内,火光摇晃,袁熙独自一人坐在床榻旁,望着面色苍白,眼神悲痛,刚刚醒来的田丰,柔声道:“田叔,医官说了,你是压力太大,导致心脉紊乱,孤已经决定从王宫调两名医官入驻左相府,每日都要给你调养身体”

    “大王,臣惭愧”听到这话,田丰既感动,又无奈的回道,袁熙对他真的是当作亲叔叔一般,完全履行当年的诺言,但对待审配,荀堪等确冷漠太多了。

    “这两件事情孤也没有想到,当然,孤也不瞒你,孤确实不太在乎他们,因为他们不是孤的臣子,但孤在乎你,没有田叔,就没有孤的今日,所以田叔你绝不能有事”袁熙握起了田丰的手掌,面带关心的说道。

    田丰顿感暖流涌上心头,坚定道:“大王安心,臣还没有看到你一统天下,登临帝位,绝不会独自离去的”

    “哈哈,好”袁熙高兴了起来。

    “大王,正南就算了,但荀大人毕竟是先王的谋主之一,为大燕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更是遗诏的宣读者,大王当厚抚之”田丰祈求的说道。

    “田叔安心,孤已经决定追封荀大人为山阳侯,其子直接入尚书台行走,两年后外放,就安排在田叔的相房下面,你看如何”袁熙微笑道。

    “多谢大王”田丰顿时感激道。

    “哈哈,等丧礼结束之后,大考就要开始了,田叔要养好身体,这一次大考田叔还是出面一下,表明我大燕对各地人才的绝对重视”袁熙道。

    “大王放心,臣必定到场,此乃我大燕之根本,臣绝不会缺席”田丰连忙道。

    “好,那田叔好好休息,孤就回去了”袁熙笑了笑。

    “大王慢走”田丰连忙在床上施了一礼。

    袁熙点了点头后,转头离开了卧房,不一会后,田浩着急的走了进来,担忧道:“父亲,大王?”

    “没事,大王最念旧情,为父那两年的暗谍生涯,估计能保我田家几百年的尊荣”田丰安慰道。

    “那就好,那就好”田浩顿时松了一口气。

    “浩儿,这一次大考你也去参加,为夫已经给你报名了,不过因为正南的事情,忘记告诉你了”田丰轻声道。

    “儿也要去”田浩一愣,他堂堂左相之子,还用考吗?

    田丰眉头一皱,立刻严肃了起来,“此乃国之大计,你为何不能参加,浩儿,为父这段时间已经发现你比起曾经放松许多了,天天和一群士子四处游玩,风花雪月,被人高高捧起,以前为父身体还行,就给你点自由,但这一次的晕倒,让为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出事,我田家的荣耀不是那块免死金牌,而是自己,为父在的时候,大王时时刻刻的关注着,若为父不在了,你以为还会有这么浓的情义吗?你自己不努力,我田家纵然有免死金牌,也必然衰弱,你身为田家长子,必须要承担责任了”

    田浩顿时底下头,惭愧道:“父亲,儿知道了,一定抓紧时间,多多温习”

    “好,去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先去荀大人府里拜祭,再去审家庄”田丰吩咐道。

    “父亲,荀大人那你是应该的,但审家庄就别去了吧?”田浩担忧道。

    田丰苦笑了一下,道:“为夫若不去拜祭,估计这满朝上下,没有一个人敢去了,你快去安排!”

    “诺!”田浩无奈的应道。

    接下来的两天,整个邺城都围绕着两桩丧事在转,一边是已被追封为山阳侯的荀堪,他的丧礼规模很大,除了袁熙派弟弟袁买为代表之外,满朝大臣也都去了,就连诸葛亮也跟着庞统去表达敬意。

    而另外一边则是审配的丧礼,这比起荀堪就落寞很多了,若不是田丰亲自抵达,带动了原来的老臣,以及韩衍和一批尚书台的官员,估计除了自己的家人外,谁也不会在在意这曾经辉煌,荣耀的审家了。

    “子杰,你父亲用自己的性命,挽救了家族,你要好好努力,重振审家,切不可在出现审荣这样的大逆不道之事了”只见审家庄一处灵堂内,田丰望着审配的长子审辉,柔声提醒道。

    “侄儿,恨不得咬死审荣”审辉满脸恨意道,若不是审荣做出这样的事情,他父亲怎么会被活活逼死,他审家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

    “算了,审荣一脉已经被满门抄斩,不必记恨,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来找叔父,某会给做主”田丰关心道。

    “谢叔父”审辉感激了一声后,期待道:“叔父,侄儿能参加这一次的大考吗?”

    “你想参加?”田丰温和道。

    审辉点了点头,坚定道:“要想审家重新站起来,侄儿必须为大燕做出贡献,让大王明白我审家的忠心,而这一次大考,所有人都明白的意义,他不仅仅是选拔人才,更是大燕的未来,其实父亲他比谁都忠诚大王,有人曾经跟他说过让他去中原,但父亲直接命令家丁将那人给坑杀了,父亲是自己太要面子,感觉上了大王的当,不能为先王守好邺城,但他绝不是那不忠之人”

    田丰点了点头,道:“这一点某必任何人很清楚,好,这件事情叔父给你安排,你做好准备,多多温习一下”

    “谢叔父”审辉立刻感激的跪在地上。

    “快起来”田丰将审辉扶起来后,道:“审家庄虽然小,但养活你们一家,保证你们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一步步来,不要着急”

    审辉重重点了点头,目光当中露出一丝坚毅,一场家族巨变,让这位曾经的豪门公子,也真正成长了起来。

    两场丧礼结束之后,逼害王嗣的风波终于过去了,而轰轰烈烈的燕国大考也即将要开始,大燕独占北方四洲,袁熙更是定乌桓,平辽东,威高句丽,扩大版图,随后又在官渡大败曹操,麾下子民千万,战将千员,雄兵百万,乃是当之无愧的乱世第一王,在加上四世三公,管宁三位大学士的名望,更是让所有士子心生向往。

    各地的英才原本四百一十二人,在加上不断举荐的,已然高达五百三十一人,如此多的来自大汉各州的人才,在各府的保卫之下,向着邺城汇聚而来。

    他们皆会在大考的前两天抵达,一场当世规模最大的士子之争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