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袁曌,姜维(第一更)
    一天后,在邺城的王宫之内,一阵巨大的笑声突然响了起来,只见在一处奢华的别院当中,主卧之内,袁熙正抱着一个小孩,满脸的喜悦,让旁边的众多丫鬟面带惊讶与羡慕。

    甄宓也在这里,看到这一幕,苦笑着摇了摇头。

    “呜呜”这时,一道哭泣之音尾随响起。

    袁熙望了一眼,抱着孩子慢步走到床榻旁,望着留着泪水的韩月,苦笑道:“月儿,你哭什么?”

    “臣妾无能,竟然生了一个女孩”韩月满脸悲伤道,甄宓生的是男孩,曲华前几天也生了一个男孩,偏偏她肚子不争气,生了一个女孩。

    “妹妹,没事的,时间还长,未来再生一个就是”听到这话,甄宓柔声安慰道。

    “你们啊!孤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孤喜欢男孩,但也喜欢女孩,女孩怎么了,女孩就没出息,孤看就不一定,孤的女儿,或者说未来孤的孙女,曾孙女,指不定还能出个皇帝呢!”袁熙望着怀中那入睡的小可爱,微微的笑道。

    “什么!”听到这话,顿时房内一片震惊,大王刚才竟然说女孩也能当皇帝,这怎么可能,女子就算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登基为皇啊!

    “大王,不要乱说话”甄宓白了一眼,以为袁熙是在安慰,但安慰也不能这么安慰。

    袁熙望着惊讶的众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们怎么会知道,在前世千年之后,的确有一位女子,以无上之魄力,手段,登上帝位,素手挽山河,成为天下第一位女皇帝。

    想到这里,袁熙眼中精光一闪,笑道:“孤想到名字了,身为孤的长公主,必须要有一个响亮的名字”

    听到这话,韩月顿时期待道:“大王,是什么名字”

    虽然她哭自己不能生个男孩,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更何况袁熙还如此爱护,她怎么能不关心。

    “这个字天下估计还没有,来人,拿笔墨过来”袁熙喊道。

    “诺!”不一会后,郑淳拿着笔墨,还有一份巨大的竹简摆在了面前,袁熙将孩子小心的交给一旁的奶妈后,握着毛笔,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龙飞凤舞过后,竹简上出现了一个大字。

    “这是什么字,日月当头,空字为下”甄宓好奇的问道,她自问博览全书,确从未见过此字。

    “哈哈,这个字读曌”袁熙傲气的回答道。

    “曌,袁曌”韩月喃语了一声。

    “孤现在有两个儿子袁明,袁轩,但就一个女儿,对这个女儿孤比儿子还要喜爱,曌字,乃日月当空,荣华无限,至尊至贵,只有这个字才能配上孤的女儿”袁熙霸气的说道。

    一旁甄宓的面色一惊,这个字,完全不逊色与她儿子的明字,皆带着一股可怕的大气。

    “公主,笑了”这时一旁奶妈突然惊讶道。

    “快给我看看”韩月连忙道。

    轻轻接过之后,韩月望着袁曌那白皙的脸蛋之上露出的一丝浅浅微笑,顿时激动道:“大王,真的,曌儿笑了,她喜欢这个名字”

    “哈哈哈,好,不愧是孤的女儿,将来必然威视无边”袁熙喜爱的大笑道。

    “刚出生就有这份灵性,真不知未来何人能够配的上”一旁的甄宓也轻声夸赞道。

    “总会有的,我大燕子民千万,英才无数,曌儿长大了,孤就公开招婿,让曌儿亲自在天下群才当中选择一位”袁熙笑着宣布道。

    而就在此时在,在遥远的凉州之地,天水郡冀县,功曹佐官姜冏的妻子刚刚诞下一位麟儿。

    在府门之外,只见一位位官员匆匆到来,神色威严,身材挺拔的姜冏带着几个下人正站在门口,脸上还残留着丝丝的激动。

    “姜功曹,恭喜,恭喜”

    “多谢多谢

    ,快请进”望着到来的好友,姜冏高兴的邀请道。

    不久后,阵阵的马蹄声响起,一位国字脸,气势不凡锦衣中年男子带着一群士兵驾马赶了过来。

    “太守来了”旁边的官员顿时面带敬畏道,来人真是天水郡太守,朝廷册封的抚夷将军姜叙,姜冏的堂兄。

    “拜见太守”姜冏等门外官员连忙施礼道。

    “哈哈,不必多礼”姜叙下马后,高兴的一挥手。

    “堂兄,您公务繁忙,不必亲自到来,弟明天就会带犬子去太守府拜见”姜冏感激道。

    “哈哈,你喜得麟儿,乃是我姜家的大事,为兄怎么能不来,走,进去看看侄儿”姜叙有些期待道。

    “堂兄,快请”姜冏连忙带路。

    进入姜府之后,里面官员看到姜叙,连忙施礼道:“拜见太守”

    “大家不必客气,都随意一点”姜叙笑道。

    步入内堂之后,一名奶妈抱着一个裹着严严实实的婴儿走了出来,施礼过后,将小孩轻轻交给了姜叙。

    姜叙小心的抱着,望着可爱的小脸蛋,乌溜溜的大眼,喜爱道:“仲奕,侄儿可有姓名”

    “还未有,就等着堂兄来取了”姜冏笑道。

    姜叙点了点头,微微思索过后,道:“某看就叫姜维吧!希望将来他能继续抵抗羌族,维护国家完整,百姓安全”

    “姜维”姜冏念了一声后,笑道:“这个名字好,就叫姜维了”

    姜叙微微一笑,让奶妈将姜维抱走后,随即挥去所有人,面带严肃道:“仲奕,你不但是某的堂弟,更精明能干,文武皆通,乃是大将之才,今日某要问你一件事情”

    “堂兄,怎么了”姜冏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哎!”姜叙叹了一口气后,坐在一旁道:“仲奕,就在前几天,为兄见了大燕的人”

    “什么?”姜冏面色一惊,道:“北方大燕”

    “真是,凉侯与曹操结盟,一起钳制大燕,大燕怎么可能做以待毙,最多一两年就会对凉州动手,也许是因为某曾经对马超小侯爷的行为有些不满,或者对防御羌族立下了一些贡献,所以他们派人来找我,希望我能归顺大燕,将来必然会重重赏赐,甚至可能入邺面王”姜叙苦笑道。

    姜冏顿时到吸了一口凉气,着急道:“堂兄,这件事情没有别人知道吧”

    “你放心,除了你,没有第二个知道”姜叙认真道。

    “那就好,那就好”姜冏松了一口气后,认真道:“那堂兄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某就有些犹豫,所以才来找你”姜叙无奈道。

    姜冏眉头一皱,沉默了一会后,看了一眼四周,低声道:“堂兄,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大燕的实力有多么强盛,这个钳制只能阻碍一时,凉州是不可能守住的,且马腾和韩遂两位侯爷,皆不是雄主之才,更面和心不和,早晚必出乱子,弟最近听说,燕王真在出征匈奴和鲜卑,一旦胜利了,我凉州就立刻在大燕的兵锋之下,形式十分危险”

    “不是还有曹操吗?”姜叙道。

    姜冏摇了摇头,开口道:“曹操也只能是自保一时,估计他如今真在打益州的注意,想将益州作为大本营,虎牢和函谷皆以失去,曹操不可能在守住中原了”

    “那你让我投靠大燕”姜叙严肃道。

    “不!暂时不急,要先看看,堂兄可以这样对使者说,目前还不到时机,若是燕王大军真的到来了,皆时再谈,现在说多了,也没有意义”姜冏说道。

    姜叙点了点头后,好奇道:“仲奕,你觉着这晃晃乱世,到底谁才能完全天下一统”

    姜冏一愣,随即认真道:“弟觉得是燕王袁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