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汉中之决(第二更)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是对大汉益州的描述。

    益州有着天然的地理屏障,只有守的好,纵百万军也难以施展在连绵的山群当中。

    汉灵帝时期,鲁恭王刘馀之后刘焉,目睹朝纲混乱、王室衰微,故向朝廷建议:“应该挑选那些清廉的朝中要员去担任地方州郡长官,借以镇守安定天下”

    其实就是所谓借助汉室宗亲,稳定局面,守位一放。

    他本人更是自请充任交州牧,打算借此躲避世乱,然当时益州刺史郤俭在益州大事聚敛,贪婪成风。本来想领交州避祸的刘焉因为听了侍中董扶说益州有天子之气,所以改向朝廷请求为益州牧。

    刘焉是个很有野心的人,独霸益州之后,立刻任命张鲁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一起前往汉中,而张鲁在汉中得势后,却突然杀死张修,截断斜谷道,斩杀了汉使,刘张两家由此结怨。

    但许多人认为,这是刘焉故意如此的,当时他的兵力和威望若要收复汉中,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他确以米贼作乱阻隔交通为由,直接中断与朝廷的所有的联络,在蜀中安稳的享受起来,称王称霸,好不快乐,益州因而也处于了半独立的状态,渐渐成为了他的国土。

    就是天下诸侯讨伐董卓之时,刘焉都拒不出兵,保州自守,出同行帐犹如帝王一般。

    而刘焉死后,刘璋继位,刘璋,字季玉,不但没有其父的眼光,魄力,军事才能,更是贪图享受,懦弱多疑,原本占据天府之国,百万子民,被刘焉压的死死,当作看门狗的汉中,竟然反过来多次打败蜀军,平添了张鲁的巨大威望,而汉中也彻底从益州脱颖而出,张鲁正式成为汉末又一方诸侯。

    不过张鲁也不是什么雄主,以道治国,汉中百姓称之为“师君”,更像是个道士,他的目标也不是中原大地,更是北方的大燕,这两个地方,他连想都不敢去想,他的目标就是效仿刘焉,独霸益州就够了。

    然他不想,不代表别人就不行动了,公元203年,就在大燕战胜两族之后,曹操命令安西大将军关羽统帅精兵五万,威逼阳平关,进攻汉中,一时间风云再起,整个汉中人心晃晃了起来。

    在汉中的治所南郑郡守府衙当中,只见文武汇聚,留着长须,面色威严的张鲁神色气愤的坐在主位之上,曹操这个混账,北方大燕不去打,竟然来欺负他这偏安小郡。

    在前世,曹操大军压惊,张鲁是主动投降的,因为那个时候的曹操已经打败了袁绍,夺取北方,实力太强了,但现在不一样,袁熙改变了命运,大燕才是最强大的存在,曹操也不过是仰鼻而存,张鲁自然心中不愿了,但若真的开打,他又有些担心打不过。

    “大哥务忧,阳平关一夫当关,可媲虎牢,弟立刻率领汉中精兵,迎战关羽”只见身材雄壮,满脸胡茬,站在武将之首的张鲁之弟,张卫神情无惧的说道。

    听到这话,张鲁方才欣慰的笑了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脸上还有些犹豫。

    “不可,张将军虽然勇猛,但那关羽更是杯酒斩华雄,斩颜良,伤文丑,号称万人敌,若真面开战,我汉中必然损失惨重”只见在文臣第二位的一名中年官员连忙着急的说道,他的脸上带着富胖,看上去似乎很和善,但那眼中闪烁出的贪婪之色,确让站在他之前一位的气质不凡的文臣眉头微微一皱。

    “镒衡,你有何见解啊!”张鲁信任的问道,此人真是汉中的主簿,张鲁的主要谋士之一杨松,杨松不仅仅是官职高,其家族更是汉中除了张鲁之外,最强大的家族,杨松三弟杨任乃是郡中大将,二弟杨柏更是阳平关的守将,统帅两万大军,因此在汉中,除了张鲁,他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师君,当年官渡之战想必清楚,若不是袁熙的横空出世,镇压一切,估计曹操已经大胜了,百万大军的袁绍都不是曹操的对手,更何况是我们区区一个汉中,松觉得现在不应该站,而应该和”杨松一脸严肃道。

    “混账,你胡说八道什么”张卫立刻愤怒的站了出来,什么和,不就是降吗?

    张鲁也眼神微眯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了,这时站在文臣首位,地位还在杨松之上的男子终于站了出来,微微一笑道:“杨主簿,你刚才话似乎有些问题”

    杨松目光一凝,道:“不知阎长史有何赐教”

    阎圃,张鲁麾下当中无愧的第一谋士,担任长史职,参与军略,多次打败蜀中,都是出谋划策。

    “你刚才说若不是袁熙,北方被输了,但事实是袁熙赢了,并且就在不久前大胜了草原二族,国歌以出,完全拥有吞并四海,一统天下的气势,若按照你的说话,那我汉中为何要根曹操和,我们直接可以和袁熙谈,让他帮忙,两面夹击曹操,这不是更好吗?”阎圃冷笑道。

    “不错,阎长史的话,某就是爱听,他曹操也不过是袁熙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大哥,要和也跟燕王谈,那首精忠报国,实在让人激动了”张卫一脸憧憬道。

    “闭嘴”张鲁横了一眼,袁熙和曹操有什么区别,不都是要夺取他的基业。

    杨松眼珠一转,道:“师君,那燕王袁熙虽然如日中天,但他不尊古制,冒然称王,乃是国贼也,而曹操辅助天子,平定社稷,乃大贤也,师君岂能投贼而弃贤也”

    “哈哈哈”阎圃突然大声嘲笑了起来,道:“曹操也能当作大贤臣,逼天子,杀贵妃,害皇子,如此狠毒之人,说他大汉覆灭的元凶都不过分”

    “子茂,那你到底怎么看?”张鲁信任的问道。

    阎圃立刻深深施了一礼,道:“师君,请先恕圃刚才助长敌军之威”

    “子茂,吾这臂膀也,不必如此”张鲁柔和道,让杨松的脸上露出一丝不甘。

    “谢师君”阎圃感激过后,严肃道:“师君,有一点杨主簿说的很对,曹军很强,天下估计只有燕军可以稳胜,但我汉中跟其他地方不一样,第一位我汉中无后顾之忧,蜀中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帮助曹操,第二我汉中占据绝对地利优势,阳平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只要死守阳平关,曹军休想进入汉中一步,第三大燕不会让曹操得逞,请师君休书一封给燕王,让他在中原,徐州两地策应一下,就言未来若是燕王大军能够兵临汉中,师君愿意将汉中献上”

    “什么!”在场的人顿时一惊。

    望着不舍的张鲁,阎圃笑道:“师君不要着急,此乃诈计也,师君难道忘记了我军的目标了吗?只要战胜曹操,我军必然士气高涨,只需休养一年,即可兵发蜀中,夺取那里的百万子民,真正拥有了争雄天下的本钱,与蜀中相比,区区一个汉中算什么”

    听到这话,张鲁顿时大笑了起来,满脸赞赏道:“子柔真是吾之子房也,我汉中拥兵八万,占据地利,岂能轻易投降,张卫”

    “在”张卫激动的应道。

    “就由你统帅四万大军,前往阳平关,记住一定要死守,绝不能出城迎战”张鲁严肃命令道。

    “诺!”

    “子柔,你休书一封给燕王,语气恭顺一点”张鲁提醒道。

    “诺!”

    一直没说话的杨松,望着再次占据绝对上风的阎圃,眼中闪过了一丝嫉妒,还是一丝冰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