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神医华佗
    跟着王飞进入村庄之后,只见里面的房屋大多很简陋,百姓的穿着也相当一般,有些甚至破破烂烂,但仔细一看后,却会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透露出一股安逸,尤其是那四周孩童开心的笑声,路过的老人家友好的招呼,都让袁熙一行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里,虽民穷,但心安。

    “村长”。。。。

    此起彼伏的声音接连响起,此地百姓看到王飞之后,皆会尊敬的喊上了一声,王飞也一一礼貌的回应。

    走了不久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一处面积不小的宅院外,大约位于村庄的中心地带,这处宅院比起村内的其他房屋,明显要宽大,也要坚固一些,当然对袁熙等人来说,这还不如他们家的杂物房。

    “王村长,贵村虽生活一般,但气色甚好,且人人知礼,足见勋兵虽退,但依旧不忘大王之命”韩衍笑着赞赏道。

    “过奖,过奖,这一切皆是大王之功,自从大王开国建制,减免赋税,严惩贪污,鼓励生计之后,我们王家村的日子比起以前确实要好的太多了”王飞一脸崇敬道。

    “叔父何必谦虚,若不是叔父将勋兵所得之金钱,大半用来帮助乡民,哪有如今的氛围,想想几年前,这里草根都快被吃完了”一名年轻小伙子立刻感激的说道。

    袁熙微微一笑后,柔声道:“王飞,你乃是勋兵,勋兵不但需要战功,更会对人品进行考察,你奋斗一世,最终确没有得到一个很好的优待,反而又回到了田野之间,不埋怨大王吗?”

    王飞神色一凝,皱眉道:“公子,您气宇不凡,贵气逼人,威严随身,旁边的各位也都是非富则贵,但不管您是什么身份,都不能言论大王,大王是整个大燕至高无上的存在,某身为勋兵,手持金耀勋章,一生的信念就是效忠大王,就算大王让飞去死,飞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更何况是区区一个职位”

    “哈哈,说的好,王飞,某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张飞立刻开口赞赏道。

    袁熙伸出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王飞断臂之处,道:“辛苦了”。

    王飞瞳孔一缩,好奇道:“对了,还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

    “我袁,名熙,字显奕,家中二子”袁熙微笑道。

    “哦!原来是袁”然刚说道这里的时候,王飞浑身一颤抖,整个人不敢置信了起来,袁熙,那就不是大王的名讳吗?

    旁边的几个年轻人望着王飞的变化,连忙道:“村长,你这是怎么了”

    “王飞,还不快拜见大王”韩衍站出,笑着提醒道。

    王飞听到这话,一把将扶持的年轻人推开,重重的跪在地上,面色惶恐道:“原五军团曲长王飞,拜见大王,大王至高无上,千岁千岁千千岁”

    几个年轻人也呆住了,这位公子竟然就是当今的大王,大燕的开国之主,双腿不由得一弯,整个人跪拜了下去。

    “哈哈,起来”袁熙笑着挥手道。

    “草民不敢,草民罪该万死,竟与王平齐,请大王万万治草民大逆不道之罪”王飞重重的磕头道。

    “不知者不罪,你又没有见过孤,你再不起来,就是真正地违背王命了”袁熙故意严肃了一些。

    王飞一惊后,连忙满头汗水道:“草民谢恩”

    这时,一位长相与王飞类似,大约二十几岁,身材高达的年轻人男子,带着一位怀孕的女子突然走了进来,当看到王飞刚刚跪在而起后,顿时着急道:“父亲”

    “你们是什么人?”男子对袁熙等人吼道。

    “你给我住口”王飞吓得心都要跳出来,起身之后,立刻狠狠得给了自己儿子一巴掌,再次跪在地上道:“大王恕罪,勇儿不知大王身份,所以口出狂言”

    “什么?大王”王勇不敢置信道。

    “哈哈。。”袁熙高声大笑了起来。

    在一片震惊与惶恐当中,袁熙进入了王飞宅院的正堂内,王勇怀孕的媳妇卿氏低着头,双手微颤着给袁熙送上了茶水。

    “大王,草民立刻通知全村的百姓前来拜见”王飞此时激动的满脸通红道,大王竟然来了他家,这是足以光宗耀祖,流传万世的。

    “不用了,不要打搅他们,孤明天就会走”袁熙轻轻挥了挥手。

    “诺!”王飞立刻应道,对大王的命令,无条件执行者,即为勋兵。

    “王飞,勋兵乃是孤的根基,孤的宝贝,如今从你的情况看来,勋兵没有让孤失望,而你遭受这样的事情,孤也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袁熙突然严肃道。

    “大王,草民万万不敢,其实这根本不算什么,完全是他们几个胡说八道,刘巡抚乃是难得的好官啊!”王飞狠狠的瞪了几眼旁边那几个低着头,此时已近彻底吓呆了的年轻人。

    “王飞,你将具体情况好好说说”田丰严肃道。

    “诺!”王飞已然知道田丰的身份,那可是他们高帅都需要仰视的大燕第一相,拥有免死金牌的田丰,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开玩笑了,指不定会闹出大的风波,稍稍思考后,认真道:“其实当时那件事情,草民也有罪,那时草民刚刚退伍,抵达临淄之后,刘巡抚亲自宴请我们,宴会第二天,草民在大街上,刚好看到一位公子在调戏姑娘,一时没忍住,就揍了那公子一顿,后来一直没有分配,草民一打听,才知道自己打了刘巡抚的儿子,这件事情草民确实有些冲动,所以也就不好意思去找刘巡抚,就拿着退伍费,直接回到了家里”

    “你打他的时候,他没有自保家名吗?”袁熙问道。

    “没有,如果他早说,草民立刻就请罪去了”王飞无奈的苦笑道。

    “大王,刘放治家不严,应该予以惩罚”张飞立刻不满道。

    袁熙挥了挥手,道:“益德别急,尔等知道刚才为什么孤没有生气吗?”

    “大王,莫非您知道些什么?”庞统好奇的开口问道。

    “孤不知道,但孤对刘放还是很了解的,他为人谨慎,忠诚,努力,尤其懂得轻重,绝不是一个允许儿子为所欲为之人,平弟的二军团就在青州,他怎么敢对勋兵擅自动手,这件事情估计是他儿子私底下办的,刘放并不知道,当然了,若是他真的知道了,还默认如此,那孤绝不会轻饶了他”袁熙严肃道。

    “大王,草民虽有薄功,但如何能与刘巡抚的功绩相比,请大王万万不要在意了”王飞一脸忐忑道。

    “这不是你个人的问题,而是刘放身为一府之主是否尽其职责,功是功,过是过,这是两回事,这个例子一旦先开了,未来影响深远”袁熙认真道。

    “大王英明,臣看去临淄看看就清楚了”田丰敬佩道。

    袁熙点了点头后,笑道:“哈哈,好了,不说这些了,王飞,孤有些饿了,你们家有没有什么吃的”

    王飞连忙转头道:“勇儿,你快去将家中的钱全部拿出来,将各家最好的酒肉都换来”

    “别,别,孤就想吃点家常菜,不是说了吗?不要搞太大动静了”听到这话,袁熙连忙笑着喊道。

    “这”王飞有些犹豫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大王这一次出来,是微服私寻,没有带太多的侍卫,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那就危险了”韩衍提醒道。

    王飞面色一惊,道:“大王,臣虽然少了一只手,但也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大王”

    “哈哈,好,不过孤也不占你的便宜,你媳妇怀孕了,不知道有没有名字”袁熙笑道。

    “有”

    “没有”

    王飞和王勇同时说道,不过王飞说没有,而王勇确说有。

    “到底有没有?”袁熙笑道。

    王飞狠狠的盯了一下王勇后,苦笑道:“草名有罪,曾经找人取过一过,叫做王仁,希望他一声仁义”

    “哈哈,王村长,看来你还是精明的一名,大王,臣看不如在这个基础在加一个,也算是王赐了”庞统笑道。

    袁熙点了点头,道:“仁字已经不错,在加个什么呢?”

    “大王,莫不如在加个守字”田丰建议道。

    “王守仁”袁熙喃语了一声后,突然惊讶道:“王守仁”

    “大王,怎么了?”众人顿时吓了一挑,王守仁怎么了。

    “不会这么巧吧!哈哈哈”袁熙突然神秘的大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