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男女联谊
    ,!

    终于,倪土收钱打比赛害死自家学院球队的谣言还是慢慢的消散了。

    但谣言的消散并不能弥补其他方面的一些东西,就比如说倪土与土木工程之间的关系。很多土木的学生是很不喜欢倪土的,尽管倪土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但谁让你在最关键的时刻丝毫不讲情面,把自己学院给淘汰了呢?一个本学院的学生怎么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中国可是一个讲人情的国家,你这样做是在挑战这个社会的道德高压线!

    当然更为重要的,这些人也不愿意承认的是,谁让他倪土出尽了风头呢?在很多人的内心里永远有这样一条准则,那就是有人出风头我们就是不爽,我们不爽就要枪打出头鸟。

    显然倪土的存在已经超越了这些人的忍耐极限,幸亏倪土短暂的鲁中理工大学生涯里都没有为土木工程效力过哪怕一场球。

    后来文学院和土木工程为了争夺倪土“学校生涯的学院”这个荣誉称号而大打出手,双方领导在学校会议上互怼到差点动手。最终双方谁都没有讨到便宜,一个是倪土主要事迹的承载体,一个是倪土的母院。

    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以后的这两个学院从学院文献资料到各自新生的入学宣讲时,土木工程和文学院都坚称“我院优秀学生代表倪土”、“我院知名的学长倪土”。

    “喂,看到了没!这可是我们多年前的倪土学长曾经踢过球的球场,看吧,是不是比很多大学的球场都奢华啊?你要是能入选校队就能在这里面踢球,这是无限的荣耀了!”

    而现在土木学院是如此的敌视敌视倪土,倪土却觉得无所谓的样子,“你们敌视我,我能少块肉么?”反正自己这些年也是一个人惯了,你太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过得会非常的累的,轻轻松松的多爽!

    所以有时候倪土是固执的,自从从足校里走出来之后,他也在慢慢的改变着自己,他正变得强硬。只要自己认准的事情才不会管有多么的困难和会不会落入千夫所指的境地的都会一往无前。“我,倪土,就是这么一个人,你们喜欢我,我很感激,你们不喜欢我,我也不会低头迎合!”

    有这么一种观点认为,别人敌视你、别人骂你、画个圈圈诅咒你……那都是重视你,你看,”别人讨厌你却又干不掉你”是多么的抓狂!

    当人家给你一个白眼或者干脆把你当做空气的时候那才是尽显凄凉呢!

    之前就说过大学其实是以宿舍为单位的,一个人不管和别人处的再怎么样,只要和舍友相处的好就不会显的孤单,就很少孤立无援。这不,舍友严鹏飞来兑现诺言了。

    “嗨,老倪,走,叫上你认识的文学院妹子去吃饭去?我请客!”

    显然严鹏飞已经很快地从失落情绪中走了出来,他并没有怨天尤人,这是一个能成大事的人。

    “卧槽,老严,我现在比较疑惑的是你请客到底动机纯还是不纯啊,你这贼兮兮的样子一看就是严不纯!”李献忠调侃到,他刚跟自己的异地女友打完电话,他和自己女友好像真是一直有说不完的话,一有空就互飙电话。

    “对啊!老严,你让我去请妹子,你请客!?这怎么都像你占双份的便宜,你这人不是一般的淫荡啊!说,你在打哪个女孩的注意呢?”倪土现在在宿舍里很合群也很随意,大家说话也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说倪土啊,你不会请不来人吧?”……

    下午5点,天还有亮光,2号公寓楼这座出了名的鸳鸯楼前的小道上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三三两两的,很是热闹。

    倪土给柳思灵打电话又没有打通,他很是奇怪这个女人怎么总是若隐若现,他决定出门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碰到个熟人什么的问一下柳思灵在没在宿舍里。

    说来也巧,刚一出门,倪土便遇见了高挑美艳的杨小雪,她手里正提着两个暖水壶,显然是要去打热水。

    “嗨,杨小雪!”倪土试着和她打招呼,之前还从来没有自己主动找过她聊天呢。

    杨小雪早就注意到了倪土,出门的时候还在想,会不会碰到倪土呢?现在果然碰到了,心里暗暗的一记开心,觉得两人命中注定是一对有缘人。其实她每天出门都会这么想,显然她要的结果是碰到倪土,碰不到那证明不了什么,碰到了就是天赐的良缘了。

    “倪土,和我去打点热水吧,我要洗头,还要给舍友们带点热水喝,我怕一个人太沉了,能不能帮帮我?”

    杨小雪先下手为强,并未问明倪土的来意,便先将了倪土一军。

    倪土没办法,一个弱弱的女孩子向你寻求帮助,况且又认识,倪土勉为其难的说了声“好,”心里却浮现柳思灵的身影,这要是换作其他人,早就屁颠屁颠的答应了,因为她是如此的美。

    在路上,牛志沉默了一会儿,因为他并不熟悉她,还是有点生分的。刚想开口问她柳思灵的消息,结果杨小雪先开口了。

    “倪土,你是不是要有什么事啊?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还在为自己学院的这件事闹心么?放宽心一些,你可是个爷们儿呢!再过段日子就是毛毛雨啦!”杨小雪与柳思灵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柳思灵是那种江南烟雨,缠绵朦胧,而杨小雪就像雪原的干柴,生猛旺盛,她俩不是一个风格,却都是极品。

    “我们舍友想聚会拉上你们女生,我打不通柳思灵电话,没人接,不知道她在不在宿舍里。”倪土也不再扭捏。

    “哎呀,真是不巧,思灵她出去了,昨晚上都没有回来,时常这样,谁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杨小雪不知不觉的多说着一些话,似乎随口而出。

    “哦,”还没等倪土说出‘那算了吧’几个字的时候,趴在窗台的严鹏飞看到了正走来的倪土和杨小雪,吆喝起来:“嗨,美女,今天要不要叫上你的舍友们和我们宿舍一起吃个饭啊?咱们搞个联谊,联络一下感情怎么样?”

    严鹏飞是知道杨小雪这个人的,所以就随即发出邀请,没有什么顾忌。

    “好啊!你们都快出来,等我把水壶放下,把舍友们也叫出来!”杨小雪火速答应了。

    十分钟后,杨小雪和宿舍其他4个舍友一块出来了,看得出她又火速的打扮过。

    她们宿舍的几个人质量还都挺不错的,有一个大眼睛的卡哇伊,有一个内敛的大家闺秀,还有一个发型怪异,和她刚来大学时候贤淑的发型差了十万八千里,人却是挺漂亮的,可能喜欢这样打扮风格吧,另一个可能是上火,脸上有块红粉刺疙瘩,看来是挤的时候失败了,眼睛也很大,人倒是挺开朗的。

    大家在去北门吃饭的路上杨小雪一直紧贴着倪土,和他天南海北的聊,倪土和她聊久了也感觉不错,之前对她的印象就是面若冰霜,现在看来不是这样,她很是开朗阳光,浑身散发着青春洋溢的气息。

    倪土和杨小雪聊久了总会被她的放的开而感到震惊和开心,因为你很难联想的到这是一位你不和她说话就总是一副冰脸的女生。

    饭桌上倪土也被杨小雪缠上了,要和他一块拍照,那个时候的手机功能当然没有现在的强,也没有自拍,但杨小雪愣是摆出一副要自拍的样子,因为要把手机背过来看不清屏幕,她的身体就反复的调整着,到最后脸都快贴到倪土脸上了,一张照片定格成功,后来这张照片还引起了一阵小风波,这都是后话了。

    倪土突然想起来柳思灵夜不归宿的事情,想问一下杨小雪,杨小雪却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补充了一句:“她每次都能安全回来,没事的。”杨小雪成功给倪土心里留了一个疙瘩。

    当晚上还有一个出人意料的结果,原来那个脸上有红粉刺疙瘩的女生和刘祥是同乡,两人倒是有些相见恨晚的样子,后来他们两个谈了一场恋爱,他应该感谢严鹏飞,倪土差点推掉这次联谊。

    严鹏飞在酒桌上有个能耐是千杯不醉,在酒桌上有了他才能有活跃的气氛,要是都像倪土是的不喝酒不抽烟,吃饭也很少吃垃圾食品的话,那画面得多冷清多尴尬啊!

    这是一场没有柳思灵的联谊会,这是一场谁都能看出杨小雪心思的联谊会,这也是一场倪土短暂的大学生涯中难得和舍友聚在一块吃喝玩乐的联谊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