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安家
    ,!

    感谢中国的泡面,倪土解决了自己来到德国后的第一顿饭,他当晚在法兰克福吃完从国内带过来的一桶方便面,有泡面的日子真好。

    到了凯泽斯劳滕之后,除去需要首先解决的住宿问题外,倪土面临最直接、最紧急的事情就是找点饭吃填饱肚子,食宿食宿,有宿必须有食。

    施莫尔克告诉倪土马路对面有一家“利多超市”,可以去那里买些吃的,显然这位接待人并没有“留”倪土这个新来的孤家寡人吃饭的意思,他似乎没有一点中国人待客之道的客气。

    按照施莫尔克所说的,倪土到超市里买了一些吃的,又将就了两顿,便在凯泽斯劳滕度过了第一个夜晚。

    睡觉前,倪土看了看时间,家里正好是白天,父母应该起床了,便给二老打了电话过去再报个平安。

    虽说有学校里的正式文件,学校推荐自己的孩子出国上学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又有哪个父母会不担心自己万里之外的孩子呢?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

    倪土来到德国的这两天每天都会给家里人打电话报平安,也是怕父母过于担心。他给父母说自己在这边过得很好,刚下飞机就有人来接机,并且专车接送自己到大学,大学里有热水澡,有德国火腿,他在这里吃得饱,睡得香……

    其他几个确实有些出入,但是睡的还可以倒是真的,这边学校的晚上没有像在国内一样半夜出来的外国留学生飙车党,很是淡然恬静,倪土在这个无人相识的地方算是睡了一个较为安稳的觉,虽然现在什么也都还没有安顿好。

    当倪土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8点多了,他难得起的这么晚。迎接新的一天,快速的洗刷完毕之后,便走出了房间。

    今天倪土要第二次拜访施莫尔克,两人昨天商量好,对方今天会给倪土推荐几个寄宿家庭的名单让他挑选,倪土最终还是选择了寄宿生活,他也没得选。

    倪土今天去找施莫尔克也算得到了正规的预约程序,不算是被德国人所不喜欢的突然造访了。施莫尔克听到倪土的敲门声,没过多久就来给倪土开了门。

    “请进!”

    “谢谢。”

    施莫尔克向往常一样搬了一把椅子让倪土坐下。接着他从抽屉里找出一份档案来,这是他筛选出来的几家供倪土选择的寄宿家庭名单,里面有这些家庭的基本信息。因为倪土来的是一个半截腰,有些突然,那些非常完美家庭的早已经被挑选干净了,现在,供倪土选择的机会并不多。

    “看一看吧,昨天给你挑选了几家比较合适的家庭,重点在于帮助你练好德语水平,这几家大差不差都还不错。”

    施莫尔克虽然给倪土的第一印象很一般,第一天两人似乎有些不来电,但该他做的工作还是一丝不苟的完成了,说实话,他挑的几家都还不错,倪土还是给他递过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当然,最好的好好家庭早已近被“预订一空”了,剩下的多多少少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不足之处,但人无完人,又有谁能保证自己能够在方方面面都表现的尽善尽美呢?

    这些名单中有一家夫妇很不错,就是家人有些多,有可能会很乱很吵,不一定顾的过来倪土;有一家,各方面都挺好,就是年龄已经有些偏大。

    倪土看到有一家被施莫尔克标明了“会一点点中文”,便问他,这家的具体情况。

    “奥!这家啊?标准的球迷家庭,夫妻二人是我们凯泽斯劳滕的忠实球迷,只不过在球队输球后脾气会有些不好。”

    说到这里,施莫尔克表情突然有一些戏谑,他接着说道,“那还是球队刚从甲级联赛降级没多久的时候,夫妻两人的心情有可能特别的不好,两人在家里的客厅里大声争吵着球队的现状。好像是打扰到了寄宿学生的学习,结果就是那位学生也和夫妻两人吵了一架。”

    “我猜这位学生应该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谁知道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好像说的是‘为区区一场足球比赛至于吗’,奥!说这话的那位留学生和你一样,也是一个中国人,第二天他便搬离了倪土这户人家。”霍夫诺格顿了顿说了这么一个故事。

    他的笑也太戏谑了,从这一点,似乎可以看出他对那个中国人的态度来。

    结合第一天倪土刚来时似乎“打扰”到了他以及他屋子里播放的足球比赛集锦,显然,施莫尔克也是一个足球迷。后来倪土才知道,施莫尔克那天播放的是凯泽斯劳滕上演奇迹夺冠时的纪录片,似乎在麻醉自己对于球队如今在乙级联赛里沉沦的现状的不满,在国外,也许有的人真的是视足球为生命。

    “我想我不会的,我也是一名球迷,或许我会和他们有一些共同语言。”倪土似乎是想挑战一下,他很倾向于这户人家,对方还懂一点点中国话能够更好的帮助倪土适应德国的新生活。

    听到倪土的回答,施莫尔克自言自语了一阵,“来这的中国人都会说自己是球迷这句话来入乡随俗……”

    他是用德语说的,倪土听不懂,施莫尔克的重点不在这里,他继续说道:“对了,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年纪和你差不多大,就是非常叛逆。”对方给倪土提了这么一嘴,当时倪土也没有在意。

    既然倪土没什么意见,想到这户人家去寄宿,施莫尔克便对倪土说道:“我会简单的征求一下对方夫妇的意见,如果他们没有太大异议的话,你可以很快的到他们家去寄宿。”

    就这样,在第三天,施莫尔克通知倪土可以去对方家里去了。

    好在对方并没有因为之前的不愉快经历而放弃对中国人的幻想。倪土便从临时住的地方去找施莫尔克汇合,一起到那对夫妇家见面。

    在去目的地的路上,施莫尔克还是“良心发现”,提醒倪土:“千万不要提一些看低足球的话,或者干脆不要提足球这件事,你永远搞不懂球迷们的心情变化。”

    倪土倒没有他那样担心,只要和对方好好相处就好了,相处之道就是多多的互相理解。

    夫妻二人的家离大学不远,他们的家就在学校和南面的树林之间,两人作为凯泽斯劳滕俱乐部足球队的忠实拥趸,总会在主场比赛的时候沿着林间小路去球场为球队加油。

    他们都是球队几十年的老球迷了,见证了球队多次的兴衰荣辱与大起大落,但是对足球的激情还未褪去,也就能说明他们为什么会和寄宿学生吵起来了,如果说有什么还能让严谨的德国人失态的话那就只有足球和啤酒了。

    当施莫尔克按响了门铃的时候,屋内传来了女主人高亢的声音:“稍等一下,马上就来。”这句话倪土倒是听懂了,他没事的时候会突击一些常用的德语,像“等一等”这类的小短句他思索一下还是听得懂的,倪土脑子很好使,他的学习能力很强。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夫妻两人共同给开的门,看他们忙碌的样子似乎就证明两人很重视今天的这次见面。

    “快请进,两位!”女主人首先表示了欢迎,男主人指了指施莫尔克,显然他们三个是熟识的,女主人和施莫尔克拥抱了一下,怕是担心过于热情会吓到来访的留学生,夫妻两个很是谨慎的和倪土打着招呼:“你好,快进来坐吧!”女主人心很细,怕倪土听不懂,她用蹩脚的中文对倪土说着欢迎。

    倪土对两人表示感谢,然后进到屋里。

    男主人似乎在和施莫尔克热烈的讨论着什么,两人用的德语,倪土听不懂。语言不通还真是一个大问题,你永远是一个游离在圈子之外的人。

    在客厅落座以后,施莫尔克似乎也觉得应该给倪土翻译一下,他转过身来对倪土说:“今晚我们要在一块聚餐,他们欢迎你的到来。”

    倪土看着忙碌的夫妻二人,很是感动,他们对一位素昧平生的人如此热情确实能够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动。

    倪土刚刚从国内有些过于匆忙的来到德国,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碰到两位如此热情的夫妻二人,真的是他的幸运。

    男主人似乎是在想办法和倪土交流,他会中文,是因为他去中国出过几次差,再加上之前家里寄宿过一阵中国人的原因,一些简单的中国话他是能够说的出来的。

    “你好~我的名字叫弗兰德里希,很高兴你能够来我家……”他的汉语词汇太过于匮乏,说话卡卡绊绊的。

    “谢谢您和您太太能够选择收留我,我叫倪土,给你们添麻烦了。”倪土很有礼貌,他尽量控制自己的语速,似乎觉得这样对方能够挺懂的更多一些。

    “嗨,倪土你好!”弗兰德里希太太耳朵很好使,她从厨房里探出脑袋,再次和倪土打着招呼。

    倪土礼貌的向她问好。

    晚饭很丰盛,倪土在这个地方安下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