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周末足球赛
    ,!

    之前杜建柏和倪土在闲来无事的时候,两人总会东拉西扯的聊一些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足球上面。

    杜建柏自己是不踢球的,但是在欧洲这种足球氛围浓郁的环境里,足球话题就像人的衣食住行一样司空见惯,就好像中国人以前见面都会说上一句毛羊者问“你吃了没”。

    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观点来说,物质决定意识,有了浓郁的足球氛围,一个人反复的在这里面接受熏陶,当然会自然而然的受到这些事物的影响。

    所以,当这几个留学生在讨论足球对抗赛的时候,杜建柏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倪土,于是便开口招呼他,想让倪土也来试试。

    倪土一听,在国外看惯了足球场他也是有些脚痒,自己还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踢过球呢,于是便有了一些兴趣,他有兴趣加入到这些人里面。

    杜建柏招呼完之后,座位上的几个留学生这才注意到了倪土的存在,他们可是“人中龙凤”,能让他们主动注意的人可不多。

    其中一人哈哈一笑:“得,又来一个新人,你好,我叫米天瑞,凯泽工大留学生。”说着便朝倪土挥手打招呼。

    杜建柏也招呼倪土,让他过来和几位同胞认识一下:“倪土,不要再忙活了,过来一起坐,大家聊一聊吧!”

    倪土也没什么好扭捏的,便放下手中的活加入进去。

    米天瑞说:“哥们儿,你是叫倪土么?这个名字真好,接地气!”

    旁边的其他人笑了,另一个人也起哄:“倪土,泥土,没有倪土哪里来的花草树木啊!倪土你好,我叫曲元良,也是凯泽斯劳滕工大的学生。”

    “大家好,我就是接地气的倪土,很高兴能在这异国他乡认识大家,我刚来到这里一个星期,也是来凯泽留学的学生。”倪土在做正式的自我介绍。

    这异国他乡的,遇到有相同的语言,共同的肤色的人,总会令人感觉到亲切,”你们刚才说要比赛?什么比赛?“

    “嗨!别提了,咱们这可算是个大学城,虽然凯泽斯劳滕人不多,但留学生很多,这里周末都有一些学生自发的组织比赛,这不,上星期咱们被棒子们约战了,哎!技不如人呐!丢咱们祖国的脸……”米天瑞叹了一口气,仿佛真的很无奈。

    曲元良接上了话茬,“那群棒子太嚣张了,明天又要约战,还有很多其他国家的队伍,他们肯定是想让我们在大庭广众下出丑,实在是太可恶了!这些棒子心理太扭曲了!”

    杜建柏给倪土解释:“这里韩国留学生也挺多的,他们踢球的人非常多,水平也都很高。怎么样?倪土,你要是想试一试明天可以和他们一块去踢一踢!”

    倪土也是闲来无事,便答应下来:“我不敢保证自己水平怎么样,就是去添个助力,搭一把手。”

    曲元良看着倪土说道:“我一猜倪土你就是那种世外高人,明天说不定我们能有把握干掉那些棒子呢,这次也让他们出一次大丑!”

    不知道他这是在说奉承话还是真情流露,中国人的夸人本事实在是五花八门,容易让人眼花缭乱,真假难辨。

    “那可说好了,明天一早,咱们在学校的足球场集合。”米天瑞、曲元良一行人和倪土约定好,双方互留了联系方式。

    ……

    第二天,倪土便按照约定来到了足球场上,在这里,想踢就踢,他也要来凑一凑热闹了。

    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的体育场区面积很大,有足球场、网球场、篮球场,倪土甚至还见到了乒乓球台。大早上这里的人也不少,明显的比国内大学人数要多的多,很多各种运动项目的爱好者们已经在这里展开了架势,足球场上也有人,倪土直奔那里去。

    没过多久,米天瑞、曲元良一行人也来了,互相打了招呼之后,米天瑞问倪土道:“哥们儿,你要不给咱哥几个露一手,让大家开开眼?”他一脸淫笑的样子,显然是想摸一摸倪土的底细。

    倪土没有计较什么,“虎躯一震”,好让自己显得很豪放的样子,说道:“逮!拿球来!”

    另一个人将身上抱着的足球略微抛高了一点,倪土上前,用脚轻轻一垫,就将足球停在了脚上。迅速的,用脚将球一抛,然后就自顾自的颠了起来,这可是基本功,他“玩的很溜”。

    倪土展现的都是一些足球的基本功,但这已经很有说服力了,俗话说“行家一出去,就知有没有”。起码米天瑞、曲元良一行人是认可了倪土,因为他们一眼就看出自己是没有倪土这样技术的。

    米天瑞带头鼓掌:“太好了,有老倪在,我们今天就有希望了!”,

    倪土朝大家摆了一个pose,将球压在了脚底下。

    曲元良上前拍了拍倪土的肩膀,说道:“可以啊!哥们儿,还不错,待会你就首发,我们先和棒子们比一比,到时候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好啊!没问题,说实话,来到德国之后,这里足球氛围不错,让我脚都有些发痒了。”倪土笑答,都是一个脑袋两只脚,客气个什么。

    米天瑞似乎是想提醒一下倪土:“这些棒子脚黑着呢,小心他们一些……”

    一群韩国人和米天瑞他们约定好了,今天在周末赛开始前,双方先比一场,1个小时的时间,如果谁最后输球,就必须得在场边为对方加油,直到比赛结束。

    特别猥琐的就是,因为是经常在凯泽踢球的人,谁是个什么水平,这群韩国人早就门清了,他们以为自己十拿九稳,所以就提了一个带有羞辱意味的提议,就好像是自己是主宰一样。干这种活,他们不仅有基因优势,实战经验也很丰富。

    然而今天他们注定要踢到铁板上了……

    没过多久,那帮韩国人也来了,成群结队的,但倪土看他们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正常男人的样,很多人都留着长长的头发,甚至有人还穿着一条夏天的短裤出来,他们的形象比古惑仔还古惑仔,比杀马特还杀马特。

    倪土心想,“看来还是韩国那边冷,在德国这边竟然没感觉,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韩流?”

    一个好像是韩国人代表的人来到倪土他们这里,对着米天瑞说道:“米,你们来这么早,是想早点接受失败么?现在人也不少的,不会是想赖账吧?”

    米天瑞乐了:“我说肛棒,这还没比呢,你就先自己给自己判赢了?难道裁判又被你们买通了?!咱们球场上见真章吧,输的时候可千万别赖账!”

    “我们怎么会输呢?米天瑞,咱们交过手没10次也有8次了,你们赢过我们几次?不就是2次么?那还都是我们运气不佳让你们钻了空子。”这位被米天瑞称呼为“肛棒”的人在炫耀彼此的交锋战绩,“本来以为设这个赌局你们不敢来了呢!没想到你们这次竟然还敢来?勇气可嘉,但我们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差距的,踢球,中国人永远不行的!在亚洲也就只有我们大韩民族可以!”

    之前他们的对话都是用德语说的,但是他们说“中国人踢球不行”用的竟然是中文。

    倪土之前听不懂,这人的这句语气别扭的中国话哪还听不懂的道理?”我靠!都过来拍脸了?还和他们费什么话?“倪土心里想。

    他之前在足校的时候最喜欢交手的球队就是韩国人和日本人了,因为彼此国家相距很近,经常有机会能够交到手。说实话,韩国人、日本人都是很有实力的,所以遇到他们、击败他们就更能够让倪土感觉到更加的爽快!

    “老米,咱们热热身就准备开始吧,我都听腻了这些装x的话了,足球最终还是靠脚说话的,用嘴打仗是赢不了球的,到时候谁输输赢就知道了。“他没有再忍下去,以前遇到的韩国职业梯队人员都没见这么狂过,这么狂的人只要静静的,然后再狂扇他们脸就好了,到时候等这些棒子脸肿了,自然而然就捂着脸不敢说话了。

    在中国的文化里,倪土这种新人刚来就出头似乎有些不受欢迎,但他似乎天生讨厌韩国人,特别是不知好歹的韩国人。

    出头是也要分什么情形的,面临着韩国留学生咄咄逼人的态势,中国人特有的种族优势就发挥出来了,那就是逆境之中迸发出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