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怼记者
    ,!

    倪土忙完两个代言合同的签约以及相应的宣传拍摄活动之后,就安安静静地待在了自己家里陪伴着父母,哪里都没去,5天时间一到,他便准时出发前往德国。

    霍夫诺格留在了中国,处理代言合同的后续事宜,当然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准备和《竞技周报》的冰言先生好好的掰扯掰扯。

    倪土已经全权授权霍夫诺格动用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去和和这个“中国记者的败类”过过招。

    其实霍夫诺格本人也已经冰言非常不顺眼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像这位记者一样毫无底线与原则的人,而且对方竟然还在招惹自己代理的球员。

    和解?那是不可能的,像记者这一行,尤其是那些无良的记者,你要不大出血,他们怎么会善罢甘休呢,冒犯无冕之王的尊严可是一件大罪呀!

    冰言记者看来是要火了,但是这“火”的方式可不是他发布了什么影响深远的新闻报道,他自己成了新闻。

    冰言所有的言论都体现在了报纸以及网络上,他诋毁倪土的报道相当的显眼,霍夫诺格如果真要去抓住把柄的话,可以说是非常地容易。

    就在倪土离开中国的当天,霍夫诺格便联系自己相熟的记者,并且聘请了相关方面的律师展开架势,要怼这个害死人不偿命的中国鸡者。

    但是像冰言这样修炼成精的家伙,已经无数次面临着危机情况了,他的做派不可能会被所有球员所接受,也不是没有倪土这样的球员准备赤膊上阵和这个“人格以及节操丧失者”较量一番,但毫无疑问都没有占到便宜。

    从业多年,毁过不止一个运动员,冰言在反抗争方面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而且他也丝毫不介意别人对他的这些动作,在他看来,那些找自己麻烦反而对自己有帮助,他这纯粹属于死猪不怕开水烫。

    “既然我浑身上下已经都是屎,苍蝇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老子只要出名而已,只要你们敢动我,我求之不得!”

    确实,尽管带着一脸恶心表情的厌恶,但是任何一个人看到满身是屎痂以及苍蝇的浑身上下散发着恶臭的人时,首先会躲得远远的,接下来谁又不会被这种人所情不自禁地吸引呢?

    在霍夫诺格秉承着倪土意志放出话来要和自己比划比划的时候,冰言反而表现地非常开心,既然不能从倪土这里捞点外快,那何不秉承自己死不要脸的“优点”博得关注呢?

    “我可是记者,你知道为什么我佛回被称为无冕之王的么?别人或许会忌惮黑白,但是我可不会!来吧,倪土你蹦跶地越高反而越成就我!”

    可见一个人得无赖到什么样才会存在这样的内心,而且令人感到担忧地是,中国的记者里不仅歌功颂德的多、敢于说真话的少,而且三观不正满脑子是污秽的人反而不在少数,虽然夸张了,如果以新闻从业者原则来衡量,中国记者里还是会有很多败类的。

    霍夫诺格也没想到对方这么无赖,这可是自己在中国这么久以来遇到的最不要脸的一个人,原本有些厚黑的德国佬都变得没辙了。

    因为冰言在背地里说的话很对,不管怎么样,冰大记者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不管是当名角还是丑角。

    霍夫诺格不得不向倪土请示,询问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才好。

    倪土正忙于自己的“健身”计划,原本不想理会的,但是他现在心境上的变化注定了其不会就这样再次在面对无良媒体的时候保持沉默。

    倪土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他极度讨厌那些无良媒体以及他们的恶劣行径,现在他越来越有侵略性。

    “老霍,我个人认为我们可以改变一砸思路,对付小人,有时候还是小人更好使,以小人对小人,说不定会取得意向不到的效果!”

    倪土直白地告诉霍夫诺格,他要提醒一下对方,坚固的堡垒大部分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可以找一些所谓的媒体行的人,说不定人家就有着这个该死的冰大记者的软肋呢?”

    霍夫诺格也想通了,他决定多管出击,从记者里面选择“正义人士”显然是最具备说服力的,既然能冰言这样的记者能够大行其道,这里面相似的“人才”他们还能少么?

    这个德国佬倒是适应地很快,看来是个干“大事”的料。

    霍夫诺格知道,寻找突破口不容易,倒不是说没人掌握冰言的黑材料,而是人家没有必要告诉自己。

    非亲非故的,凭什么和你说呢?就算是沾亲带故,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霍夫诺格为此准备了相当的诚意,只要对方不狮子大开口,保准能够让想要合作的人得到自己应有的报酬。

    要不怎么说霍夫诺格适应中国很快呢,只有像他这种能够迅速地适应环境准则的人才能够活得好,显然霍夫诺格在中国活得很滋润。

    他通过自己这两年来在媒体行业里积攒的资源,从一家《竞技周报》的竞争媒体《蹴鞠》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材料。

    这两家单位可不仅仅是商业上的竞争关注,双方在这几年斗得非常厉害,早就已经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而双方关系的绝对零点,是《竞技周报》堂而皇之地在某届运动大赛时挖走了《蹴鞠》的当家记者,据说这个冰言在里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这种公然撬墙角的方式犯了忌讳,《蹴鞠》受限于实力等多方面因素,没能在事实上给予《竞技周报》回击,只能暗暗地隐忍,或者说他们想通过帮助别人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于是霍夫诺格就拿到了关于《冰言》的一些黑材料,原来这家伙还在齐都有过一段事故。

    齐都要举办一届足球比赛,他便来到了这里,也许是xing趣盎然,不知道怎么就玩了一个yin乱派对。

    那天晚上他一人在房间里一龙戏三凤,被三个女子当中一个叫做徐青溪的女大学生给拍下了视频………

    这些黑材料最终被霍夫诺格拿到了。

    于是在之后的某一天,某一家不大的自媒体便刊登出了一个新闻,题目叫做《大v记者之殇》,典型就是这个冰言,里面有他嫖的内容,也有他威胁球员家长的证据,可谓很是劲爆。

    冰言不怕敌人和他玩明的,但是如果对方也不按套路出牌,他一下子便乱了阵脚。

    公众第一次知道了他们经常捧读的名作,原来出自这样一个人之手。

    “不按套路,没想到我竟然被人家给摆了一道,大意失荆州啊!”

    冰言没办法,他只能低调了,甚至霍夫诺格代表倪土起诉他的事情他都选择了退让。

    也对,像这种没有正义与原则的人,断起腕来也是相当坚决!

    冰言败了,他第一次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