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五年前的噩梦
    好难受……

    被热潮冲击到丧失理智的宫以沫胡乱的抓着。

    很快,一个滚烫的身体压了下来。

    她奋力地仰起头,并努力睁开眼,想看清对方的脸。

    可是光线太暗,而意识又太模糊,她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只能闻到属于男性特有的气味。

    下一秒,对方吻住了她的双唇,炙热的气息席卷了她的唇舌。

    她来不及思考,便沉沦下去。

    当身体传来撕裂的疼痛时,她本能的抓紧了床单。

    而身上的男人却愈发的兴奋,他的手指划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在他的安抚下,原本的痛感也渐渐的消弭……

    倏然,她只感觉到身下一空,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洞,像是野兽的嘴巴,无情的将她吞噬了下去。

    *

    “啊——”

    宫以沫从噩梦中醒来,头痛得厉害。

    五年了,她还在做这个梦。

    那个男人的脸一直很模糊,可是他的体温即使隔着时间,也能清晰的感受得到。

    清晰的让她……

    无法释怀!

    五年前,她被人下药,对方将她送到了陌生男人的床上。

    她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噩梦,却没想到,她怀孕了!

    宫家成为整个豪门的笑话,而她作为耻辱,直接被扫地出门。

    就在她走投无路之时,姐姐宫若欢突然找上她,并贴心地说:“孩子是无辜的,到底是一条生命,你是我妹妹,我不能坐视不理。”

    彼时的她接连受到打击,全然没有怀疑,以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却没想到,这其实是裹着蜜糖的毒药。

    宫若欢为她找了住所,安排人照顾她,可是在她生下孩子的那个晚上,宫若欢突然抢走她的孩子,将她赶出住处。

    宫以沫还记得自己撕心裂肺地质问她“为什么”时,她的回答。

    “为什么要抢走孩子?”宫若欢将她一脚踢开,“因为我的目的,就是孩子啊!”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晚,宫若欢的神色满是癫狂,“凭什么从小到大家里所有人都只宠着你?凭什么你生下来就是小公主,大家都对你那么好,而我呢?我从小到大,无论做多少努力,都很难得到爸妈的一句夸奖!”

    闻言,宫以沫再傻再笨也明白了,让自己处于绝境的罪魁祸首是她深信不疑的“好姐姐”。“是你……一切都是你做的,我被人下药,未婚先孕的消息传出来,都是你的安排!对不对?”

    “对!我就是要让你失去一切,让所有人知道,我比你优秀!”宫若欢步步紧逼,“你凭什么处处压着我一头,凭什么你能跟云深哥哥在一起?宮以沫,我就是要毁了你!从小到大你已经抢走我太多东西了,现在,我要你全部都还给我!”

    宫若欢激动得喊着,手中的力道也不断加深,怀中的孩子被她紧紧钳制,哭得撕心裂肺!

    母子连心,宫以沫几乎下意识开口:“你把孩子还给我,孩子是无辜的啊……”

    宫若欢终于察觉到手中的孩子,她低下头看了一眼,眼中露出狰狞的笑意:“你想要孩子啊……”

    宫以沫生出不妙的感觉,她冲过去想要抢过孩子,然而身边的仆人直接就将她按在地上,根本不给她靠近的机会,她的心中充满恐惧,哭着喊道:“求求你把他还给我,求求你……”

    “宫以沫,你以为这样就算结束?做梦!我要让你尝一尝,失去的滋味!”宫若欢的目光一狠,将孩子高高举起,当着她的面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那个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停止了啼哭。

    他匆匆的来,又匆匆的离开,甚至来不及看清楚这个世界!

    宫以沫的心无可抑制地痛起来,就算她从来不想这个孩子出现过,可是当他消失的那一刻,她的世界也跟着一并崩溃,从此以后,只如行尸走肉般,再也找不到出口。

    *

    这时,一道刺耳的电话铃声将宫以沫从回忆里拉回来。

    宫以沫一看,来电人是靳云深。

    她立刻接听,那边的靳云深声音带着不耐烦:“新品发布会就要开始了,别耽误了时间。”

    宫以沫忙不迭地起身收拾:“靳总,我马上就到。”

    那边迅速挂掉电话,一切归于沉寂,宫以沫将手机放回口袋,唇角露出一抹苦笑。

    从前的靳云深还不是她嘴里的靳总,而是她的云深哥哥。

    那个发誓会保护她、守护她一辈子,那个会将所有一切最美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的云深哥哥。

    然而,千帆过尽。

    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

    靳氏集团新品发布会。

    众多记者已经将发布会现场围得水泄不通,突然,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发布会门口,记者连忙一涌上前。

    司机下车打开车门,宫以沫率先走下车,紧随其后的是一个俊秀的男人,深蓝色笔挺的西装让他多了几分稳重。

    记者连忙举着话筒涌上前,将宫以沫挤地摇摇晃晃。

    看着眼前这道娇弱的身体淹没在人群之中的无助模样,靳云深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随即被浓浓的恨意所掩盖。

    换做从前,他会立刻冲上去,将她藏在怀中,好好保护着她。

    从小他就知道,她会是他的妻子,他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

    他深爱着她,从来舍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将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可是,她给了他什么……

    背叛,狠狠的背叛!

    宫以沫未婚先孕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他立刻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他想到那一日,自己紧张兮兮地陪着她去医院看病时的心情,又想到她竟然怀孕的画面……

    愤怒掩盖了理智,在瞬间将从前美好的一切全部击碎!

    他恨她,恨她水性杨花,恨她薄情寡义,恨她将自己的感情踩在脚底下,视若贱泥。

    靳云深的心也渐渐冷下来,无视宫以沫的挣扎,径直往前走去。

    旁边的记者们依然往他身边靠,迫不及待发问:“靳总,听说你和宫家二小姐宫若欢交往多年,此次发布会是否会宣布婚期?”

    “此次联姻之后,两家公司是否会开启新的合作模式?”

    听到记者的话,宫以沫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恍惚之间,似乎又听到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少年在薰衣草花田里对她郑重许下的诺言:“沫沫,你快点长大,等你长大,我要用一个盛大的婚礼,将你带回家!”

    “云深哥哥,真的吗?”她还记得自己欢喜地无以复加的心情。

    “我靳云深这一辈子只会娶你宫以沫一人为妻!”

    少年的笑容和眼前的男子混在了一起,宫以沫的唇角浮出一抹苦涩。

    十年之后物是人非,重新忆起,除了难堪,还是难堪。

    *

    此时,靳云深径直走向发布会现场,记者们蜂拥追了上去。

    很快,宫以沫将记者拦住,脸上挂着职业性的笑容:“诸位请稍安勿躁,稍后发布会将会正是开始,届时大家有任何疑问靳总都会一一解答。”

    “宫小姐,听说此次靳氏集团成功跟m集团的合作都是因为你。”

    “宫小姐,听说你刚进入靳氏集团就成为了总裁特助,是否如外界传闻那样,你跟靳总曾经是恋人关系?”

    “宫小姐,靳总现在的未婚妻是你的姐姐,请问你们的关系是否如外界传闻的那样水火不容?”

    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宫以沫始终保持微笑以沉默来回应。

    此时,一个妖娆的女人朝这里走来。

    宫若欢一手挽过宫以沫的臂弯,摘下墨镜,莞尔一笑道:“各位,我要在这里澄清一下,我和我妹妹私下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而且她进入靳氏做特助是我推荐的。”

    众记者恍然大悟,目送着姐妹两手挽手的离去。

    刚一到无人的地方,宫若欢便厌恶的甩开宫以沫的手,“宫以沫,都五年了,你还不死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