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打脸
    宫若欢话音落下。

    不止是陈太太,周围的几名阔太皆是有些紧张的看了过去。

    因为站在一旁同靳云深谈生意的几人,正是她们的老公。

    “是啊,当年宫家出了丑闻,宫以沫未婚先孕,最后被赶出宫家。”

    “据说宫家先生和太太很生气,在外界都不承认这个女儿。”

    “哎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女人,真是给宫家丢人,难怪连亲生父母都不愿意认她!”

    ……

    见状,宫若欢暗暗扬了扬唇角,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你们不知道……我今天亲耳听见她打电话的时候说,今天来这宴会,就是为了勾-引男人,尤其想要找那些有钱的有夫之妇,说是比较容易得手!”

    “什么?”陈太太第一个皱眉,目光淡淡瞥向宮以沫,撇唇道,“她也配?!”

    宫若欢摇了摇头,“你看看,周围男人们看她的目光,简直……”

    后面的话,宫若欢故作欲言又止。

    可她的话却成功的让周围数名富家阔太尽皆红了眼。

    其实宫若欢最后一句话,倒并非虚假。

    宮以沫的这件紧身吊带礼裙,着实是吸引了周围众多老板的目光。

    而宮以沫自然也发现了这点,略微皱眉,众多的戏谑目光让她十分不自在,更是忍不住伸手将领口拉高了许些。

    然而宮以沫的这一动作,看在远处的陈太太几人眼中,却又成了另一种含义。

    “真是不要脸!”

    陈太太再度皱眉,冷冷看着宮以沫伸手摆弄领口的动作。

    “诶。”宫若欢适时的低叹一声,面上露出几分委屈,“其实我也不想带着她来宴会上害人,但是没办法,她百般勾引,不知给云深灌了什么**汤,非要带她一同前来,我又拿她无可奈何……”

    话音落下,宫若欢眼底已然一片湿润。

    话落,她偷眼打量着数名阔太的反应,却见众人看向宮以沫的目光,尽皆带上了几分不满与嘲讽。

    为此,宫若欢得意的扬起了唇角。

    最先有所表示的,仍旧是陈太太,只见其冷哼一声,“走,不过是一个助理罢了,还真想骑到我们头上不成?”

    陈氏公司,在a城地位颇高。

    周围数名阔太们也都有意巴结陈太太,闻言自然是纷纷响应。

    宫若欢轻笑一声,跟在众人身后。

    陈太太不紧不慢的向宮以沫方向走去。

    “老公,你们在谈生意吗?”陈太太迈步走去,径直挽上了陈总手臂,刻意忽视掉了他眼底的几分厌恶,扬声问道。

    “嗯。”陈总淡的淡应声,即便陈太太站在身侧,他的目光仍旧不时悄然瞥向宮以沫。

    这一切,陈太太自然看在眼底。

    原本的几分薄怒,此刻却是轰然爆发。

    只见陈太太迈步走到宮以沫面前,仗着体型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她的目光落在宮以沫肩颈处分明的锁骨上,视线下移,礼裙样式虽略显保守,贴身的材质,却是勾勒出了一道完美曲线。

    陈太太面上浮现出几分嘲讽之色,不咸不淡的开口,“靳总,这位是你的助理?穿成这样来参加宴会,为了勾引男人,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陈太太的话音刚落下,靳云深的面色再度沉下,原本见宮以沫穿着暴露,他便心底不悦。

    更何况,刚刚谈及生意时,周围几人若有似无投去的目光,更是让他心烦意乱。于是,他低声道,“不过是个助理罢了,不用管她。”

    靳云深冷冽的声音在宮以沫耳边响起,却是让她心底倏然一沉。

    见靳云深也不护她,陈太太等人更是没了顾忌,索性将她围在中间,冷声嘲讽。

    一名阔太率先走上前去,径直伸手扯了扯宮以沫肩头的吊带,声色轻蔑,“这种低级的手段,还是别来这种级别的宴会了,你还真以为像我老公这样的老总能看上你这种货色?”

    宮以沫淡淡垂下眸去,不想跟这群人争辩。

    “呵,怎么不说话了……嗯?有胆量来勾引男人,没胆子承认吗?”

    被这些人逼迫一番后,宮以沫终于开口,却是声色轻浅,“陈太太,你想多了,我的眼光可没有那么差。”

    陈太太听到宫以沫的话,心中的不悦更甚。

    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被当众戳穿后竟然还口出狂言说看不上自己的老公!

    陈太太走上前来,扬声问道:“你穿得这么暴露,不就是想吸引我老公的注意力吗?现在还想抵赖?”

    宫以沫唇角微扬,冷声道:“陈太太,靳总在这里,我如果要勾-引男人,也只会选择靳总。还是你觉得你老公比靳总更值得我勾-引?”

    “你——!”陈太太一时无言以对。

    她老公就算再优秀,但是跟靳云深好比是蝼蚁遇蛟龙,压根就没有可比性。

    宫以沫担心靳云深听见自己这么说会生气,可全场最出彩的男人就是他,若谈勾引,正常女人都会把他当作第一目标,这是实话。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望向他。

    靳云深转身去往二楼的商务洽谈宴厅,宫以沫却在他离开前,看到他原本冷冽的眼里竟然多了一层淡淡的笑意。

    靳云深竟然没有因为自己拿他做挡箭牌而生气。

    不过转念想想,自己现在对他来说不过是个助理,自己的言行又怎么会影响到他。

    一旁的宫若欢听到宫以沫的话,心中怒火中烧。

    这个女人竟然不要脸到如此地步,更让她生气的是,靳云深不但不怪罪她,反而眼里有笑意!

    很明显,他对宫以沫的说辞很满意,甚至很享受!

    气急之下,宫若欢推开众人,走上前来扬声说道:“陈太太,这种卖弄风骚的女人啊,算盘一向打的很好,你不把她捉奸在床,她永远都不会承认的。”

    听见这道声音,宮以沫顿时清楚事情的起因。

    呵!

    难怪这群人对她群起而攻之,原来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宫若欢。

    周围的嘲讽声,在宫若欢加入后逐渐加剧。

    ——

    人群外。

    辰辰拉着陆言清的裤脚,用力扯了扯,“粑粑,什么是卖弄风骚?”

    这是他刚刚从人群中听见的一个词语。

    陆言清略微皱眉,垂眸看来,“不好的词语,忘掉。”

    “哦。”辰辰应了一声,随即闭上了眸子,再度睁眼时,眸底一片澄澈,“忘掉了!”

    陆言清点了点头,伸手揉上他头顶,“我们走吧。”

    辰辰被陆言清拉着往外走,目光却是倏然顿住,围成一圈的众人中,忽然有人离开,辰辰便从空缺处看见了宮以沫的身影。

    只见她被数人围在中间,像是受了欺负。

    辰辰回过神来,瞬间有些焦急,包子般的小脸皱成一团,“是麻麻!”

    “什么?”陆言清略微蹙眉,低声问道。

    顺着辰辰的目光,陆言清淡淡瞥去,目光却是倏然顿住。

    是她……

    五年前的一次偶遇,自己竟能清晰的记住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