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宫以沫勾起了唇角,她嘲讽地看向了宫若欢,道:“那要问你的未婚妻,她闹够了没有!”

    “云深哥哥……”宫若欢往靳云深的怀里蹭。

    宫以沫弯腰捡起了抹布,她面无表情道:“靳总如果觉得自己未婚妻受委屈了,可以继续惩罚我!”

    靳云深没想到她这么果断的承认“伤害”宫以沫,而且还主动“领罚”。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甚至说些什么话。

    见他迟迟没动作,宫以沫大大方方的说:“若靳总没别的吩咐,那我先走了。”

    话落,她决然地转身。

    在这瞬间,她看似淡然的表情,有了一丝晃神!

    靳云深,时至今日,我仍然对我们的感情抱有幻想。

    可你,却从未相信过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这个曾给我致命一击的女人!

    宫以沫的眼泪憋在眼眶中,她知道自己不能哭,不能软弱!

    这边的宫若欢哪能这样让宫以沫全身而退,她抱着靳云深的胳膊撒娇道:“云深哥哥,人家的脸真的好痛。”

    “以后见到她绕道。”

    “云深哥哥,我……”

    没等她说完,靳云深便沉着脸离开。

    宫若欢气得直跺脚!

    凭什么她看到宫以沫要绕道?该绕道的,是那个小贱人才是!宫若欢转过脸狠狠地看着宫以沫。

    此时,宫以沫收拾好了东西,下了楼,来到了公司门口等车回家。

    宫若欢不依不饶地跑上前,一把扯住了宫以沫的衣领。

    宫以沫下意识地回头,就看见一个巴掌打了过来,她捉住了宫若欢的手,表情冷冷的问道:“你不是很喜欢在靳云深面前装作小白兔吗?他还没走远,要是我喊几声,他要是看见你这个样子,你岂不是再也装不下去了?”

    “宫以沫——”宫若欢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你不过是一个背叛了云深哥哥的贱女人,你还是一个生过孩子的破鞋!你凭什么跟我争云深哥哥?”

    一听到宫若欢继续拿孩子说事,那些难堪和心痛的过往接踵而来。

    “宫若欢,我看你是找死!”宫以沫捉住她手的手腕猛地用力,直接将她甩了出去。

    宫若欢踉跄着往后一退,这时有人一把揽住她的腰,来人竟然是靳云深。

    他凌厉的眼神像是刀子一样扫在了宫以沫的脸上。

    “云深哥哥……”宫若欢再一次变成了一张我见犹怜的脸,她轻轻的依偎在他宽大的怀里,双手顺势搂着他的腰,声音低低的像个小鸟一样,“疼。”

    靳云深抓着她的手腕,看着上面红色的勒痕,好看的眉眼皱了起来,他抬起头冷声道:“宫以沫,我说过,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身份?”宫以沫捏紧了拳头,她忍住酸涩之意,所有的委屈都咽在心底,“靳云深,这些年来,我忍受着你对我的无视、轻视。但是,我也是有尊严的,她三番五次的挑衅我,还……”

    靳云深迅速打断她:“那也是因为你不自重,太过下贱,所以才会让他人有了话柄!如果你纯洁无暇,谁又能伤得了你!”

    他的话音刚落,宫以沫只觉脑袋一嗡,整个人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些年来,靳云深对她冷淡而疏离,言辞上也颇为冷硬,却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用刀子一样的言辞来刺中她。

    或许,这就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只是时至今日才说出口罢了。

    五年来的坚持和守望,在这瞬间被击碎。

    此时,宫若欢勾起了唇角,一张脸藏在他的怀里,笑得很是欢快。

    *

    一辆黑色商务车朝着靳氏集团的方向匀速行驶,司机目不转睛地注视前方,而后座的陆言清闭着眼睛仿佛在想着什么,他身侧的辰辰趴在窗户的玻璃上,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外面的风景。

    倏然,他看到了宫以沫跟一男一女迎面站立,男人的脸色颇为冷沉,被他抱在怀里的女人嘴角带着得意的笑。

    而宫以沫惨白着脸站着,全身都在发抖。

    漂酿阿姨被欺负了!这是辰辰的第一反应。

    “司机,停车!”辰辰高喊一声,然后推了推身侧的陆言清:“粑粑,漂酿阿姨好像被欺负了!”

    司机放缓了车速,继而看向了后座的陆言清,等待他的指令。

    陆言清慵懒地睁开眼,他顺着辰辰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宫以沫捏着拳头,全身都在发抖,她的脸色异常的苍白,眼里的泪光闪烁着。

    她的情绪很激动,但仿佛在克制自己的情绪。

    明明应该是崩溃的神态,可是她的眉宇却透着一股倔强和不服输。

    陆言清嘴角略过一丝淡淡的笑,随即面面无表情的下命令道:“走吧。”

    “啊——”辰辰尖叫道,“粑粑,尼的儿媳妇都被别人欺负了,尼怎么能不管呢!”

    陆言清:“……”

    “漂酿阿姨现在可是我看中的女人!”辰辰气呼呼的强调。

    “所以?”

    “粑粑,尼要帮帮漂酿阿姨。”

    “你不是说她是你的女人吗?”陆言清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衣袖,“如果让我去帮她,她只能是你的妈妈。”

    “不许抢漂酿阿姨,尼这个老男人配不上她!”辰辰撇撇嘴,“只有我这样绅士的男人,才是她的守护神。”

    “是吗?司机,开车。”

    辰辰偷偷看了看自家粑粑的脸色,他挣扎了半天,才扭扭捏捏拉了拉陆言清的衣角。

    而后,他仰起稚嫩的脸,试探性地说:“粑粑,我现在还小。要不,尼帮我守护一下漂酿阿姨?毕竟她是尼未来的儿媳妇。”

    陆言清不为所动道:“我说过,如果我去帮她,她只能是你的妈妈。”

    辰辰双手揪着他的衣袖,仰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双眼里盈满了泪水,下一秒就要哭了似的,连同声音也硬咽了,“粑粑,如果……如果尼也喜欢漂酿阿姨,为了她更好,我愿意放手。但是,尼一定要好好爱她。”

    说到这里,他终于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这时,司机听得忍不住笑了,他停下了车子,回头看了看辰辰。

    他们家的小少爷一直人小鬼大,没想到会成熟到这种地步。从他小嘴里说出“忍痛割爱”的话,不但不让人觉得悲情和可怜,反而非常的喜感。

    陆言清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在宫以沫脸上,看着她孤立无援的模样,莫名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梦境,梦里一个长发的女子与他呼吸相融。

    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他的心底泛起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涟漪。

    片刻,他垂眸道:“这次我可以帮你,但要算在你下个月的三次要求里面。”

    辰辰喜不自禁,他乖巧地点点头:“好的,粑粑。”

    一会儿,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靳氏集团门口。

    “上车。”后座的车窗降下,陆言清坐在内侧隔着辰辰缓缓开口说道。

    宫以沫虽然看不清车里男人的样子,但是男人的声音她还记得,吃惊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陆言清声音平淡:“接你下班。”

    宫以沫不明所以,但看着从车上下来的可爱的小脑袋,立即就反应过来。

    辰辰朝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悄悄的向她对口型:“漂酿阿姨,你别怕,我和粑粑来救你啦!”

    说着,他推开车门,迈着两只小短腿,蹭蹭蹭的跑到了她身边,牵着她的手,往车里去。

    靳云深忍着怒气,有些不悦地冲着车子里的陆言清问道:“你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