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撕心裂肺的痛
    那一年,为了画好这枚耳钉,她熬过无数次夜,也曾为了做好成品而拜师。

    这是她与靳云深最后的回忆。

    然而,靳云深亲密的搂上了宫若欢的肩膀,“这个不值钱的东西,不配你的身份,明天我让人重新帮你选一个。”

    不值钱?果然宫以沫送给你的东西再廉价,你还是会舍不得……

    宫若欢纵然心里恨的要命,脸上却是一副温柔的样子,她的脸蹭着靳云深的胸口,软软的撒娇道:“云深,我觉得这个很别致,人家就喜欢这个嘛。”

    靳云深先是沉默了一会,接着从耳朵上取下耳钉随意的递过去,“喜欢就拿去吧。”

    当靳云深做出决定的这一刻,宫以沫的神色平静,平静的出奇。

    那些过去,曾让她在许多日日夜夜痛到撕心裂肺。

    可是现在,她已经麻木了。

    是啊!

    她该放下了!

    过去的早就过去了。

    宫以沫恍然失笑,靳云深,为了这段感情,我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如今,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宫以沫了!

    宫若欢故作惊喜,尽管心中厌恶十分,面上却表现出很喜欢耳钉的样子,拿着耳钉在手里反复把玩,爱不释手,一脸幸福地说道:“云深,你对我真好。”

    靳云深看着宫若欢的脸,有点晃神,“你喜欢就好。”

    宫若欢立马开心的笑了出来,“我很喜欢,谢谢你云深。”

    说话间,她故意靠近宫以沫,故意把玩着那枚耳钉,随后她故意脚一滑,耳钉在她的手中飞出,直直落进水中,连涟漪都不曾泛起,直直沉下,毫无波澜。

    “啊呀,云深哥哥,都怪我不小心手滑了,害得你送我的耳钉掉到了水里,这可怎么办呀?”宫若欢快速的发出有如娇喘的声音,让目睹了这一切的宫以沫深深的感觉到了恶心。

    听到宫若欢的话,靳云深的眼皮跳了跳,但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随口一句,“没了就没了,下次我重新买一个送给你。”

    宫若欢得意的看着宫以沫的反应,报复的快感让她瞬间有了成就感。

    敢和她抢男人?她一定不会让宫以沫好过!

    片刻,她抱着靳云深的胳膊,饱满的胸口有意无意的磨蹭着他的胳膊:“云深哥哥,过几天就是伯母生日了,我也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合适,你陪我选礼物好不好?”

    “好。”

    “云深哥哥真好。”宫若欢踮起脚,亲了一下靳云深的脸颊,可眼角的余光却示威性地瞄着宫以沫。

    然,宫以沫面无表情。

    宫若欢眼里泛起一丝冷笑,她绝对不相信这件事会让宫以沫无动于衷,她太知道这枚耳钉对眼前的两个人意味着什么,宫以沫再平静,也是在强装镇定。

    宫若欢很清楚,宫以沫与靳云深相爱多年,这些年来她留在靳云深身边不过是妄图回到曾经。

    宫以沫装得越冷静,心里就越痛。

    想到这里,她抱着靳云深的胳膊,与宫以沫擦肩而过。

    然而在这瞬间,靳云深倏然朝着宫以沫吩咐道:“把耳钉捞上来!”

    还没等宫以沫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宫若欢的脸色就非常的难看。

    她知道,靳云深是后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