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粑粑是恶魔
    没想到陆言清面不改色地承认了这话。

    宫以沫和辰辰同时被他惊了一下。

    下一秒,男人已经站起身来,垂眸看了宫以沫一眼,薄唇轻启道:“先送你回去!”

    “不必这么麻烦……”

    “走吧!”男人不容置疑地开了口,直接提起了辰辰的后衣领,率先走了出去。

    宫以沫脚步匆匆地追了上去,没有发现前头男人忽然停下了步子,直接撞上了他的背脊。

    “啊!”宫以沫痛呼了一声,捂住鼻子,差点被这股力道撞倒在地。

    男人却眼疾手快地搂过她的肩膀,从身后将她拢入怀中,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嗓音低哑道:“好好看路。”

    宫以沫耳尖通红,被动地被男人一路搂着出了餐厅,直到上车后,那颗晕眩的脑袋才慢慢回神。

    “粑粑尼分明是故意的!”辰辰气呼呼地哼了一声,望着男人睨视过来的冰冷目光,一头钻进宫以沫的怀中,瑟瑟发抖起来。

    “好了别怕,阿姨保护你!”宫以沫看着小家伙的样子,顿时心疼起来。

    陆言清略带危险的目光扫射过来,她这是把他当坏人了?

    辰辰呜呜了两声,在宫以沫怀中偷偷露出脸来,朝着陆言清吐了吐舌头:看到没,还是我厉害吧!

    陆言清薄唇微抿,眸中带着冷冽的寒霜。

    宫以沫自然不知道父子俩之间暗潮涌动,车子抵达阳光小区后,飞快地下了车,小脸发烫,莫名地有些不敢看陆清言,只垂着脑袋,低低道:“谢谢你们的招待,我先回去了,拜拜!”

    辰辰恋恋不舍地看着宫以沫的消失的背影,不肯移开目光。

    身后却传来了恶魔的低语:“下个月剩下两个要求,全部取消!”

    “啊?!!粑粑是恶魔,坏蛋……”

    他的话还没说完,看着男人身上愈发寒冷的气势,立刻伸出小手捂住嘴巴,心里却已经在想着,下次见到漂酿阿姨,他一定要向她告状诉苦。

    然而接下来一周内,宫以沫忙着交接工作,安排后续事宜,忙起来像个旋转陀螺一样,都没有休息的时间。

    这天周六,好不容易处理完所有事务,从靳氏集团出来,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一辆跑车却停在了她的面前,靳云深摘下墨镜,从里头走出来,面色沉冷道:“以沫,上车,跟我去个地方!”

    宫以沫眉头微皱,低低地开口道:“不用了,上次我们已经把话说清楚了,我跟靳总应该没有要一起去的地方。”

    “以沫!”靳云深蹙眉,声音低哑道:“十年的感情,既然要结束,就让我们做最后的道别吧!我想再带你出去玩一次。”

    宫以沫摇了摇头,语气坚定道:“靳总,我还有事,先走了。”

    “就这最后一次!”靳云深态度强硬,见她不为所动,直接抓着宫以沫的手就往车上拽,她的身体被这一扯,本能摔了上去,她还来不及回应,靳云深已经嘭的一声关上车门,自己坐到驾驶座的位置,一路开车疾驰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