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喜欢就好
    宫以沫看了眼来电显示,脸上露出了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直接接通了电话,声音如银铃般清脆悦耳道:“宝贝,谢谢你给我准备的午餐,我很喜欢,么么哒!”

    “……”

    那边是一阵寂静的沉默。

    宫以沫茫然地眨了眨眼,刚要开口询问,就听到听筒那头传来了一阵低沉磁性的嗓音,“喜欢就好。”

    宫以沫听到这声音,倏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白皙的容颜染上了红霞,音色中带着一丝颤抖道:“对,对不起陆先生,我以为是辰辰给我打的电话。”

    “陆先生?”那边高挑了尾音,带着淡淡的不满。

    “是,陆言……”她连忙纠正,才刚刚说一半,电话那头传来一阵骚动,一道软糯可爱的声音忽然响起:“漂酿阿姨,我在这里,是粑粑非要抢我的电话,刚刚那些话都是对辰辰说的对吗,么么哒!”

    宫以沫眼底闪过一抹笑意,那头却再次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嗓音,“陆辰逸,你再说一遍?”

    “唔……”辰辰的声音显得有些闷闷响起:“好啦好啦!算我欠粑粑一次,是尼帮我给漂酿阿姨准备的,功劳也有尼的一份。”

    那头传来一阵冷哼。

    宫以沫微微一愣,几乎可以想象男人脸上冷漠矜傲的神情,心头不由一跳。

    “但是,漂酿阿姨,粑粑只是跑腿的,是我的安排哦!宠女人,我在行!”辰辰生怕被父亲抢了风头,立刻迫不及待追加一句,引来那边的一声低沉不满:“是吗?”

    辰辰在那边气鼓鼓地说道:“粑粑你酱紫求存在感没有用哒!”

    求存在感?是对她吗?宫以沫的脸微微一红,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羞赧道:“谢谢你们,我一会还有工作,先不说了。”

    她匆匆挂断电话,然后伸手捂住了发烫了脸颊,像是只有这样,才能让热度消退下去。

    宫若欢看着她的神情,忽然眯了眯眼,扬起下巴,傲慢而尖刻地说道:“妹妹!我没想到你现在已经堕落至此了,被人包养还能这么开心,姐姐自问没有亏待过你,你这样,我真的很伤心啊!”

    边上传来一阵唏嘘声,宫以沫挑眉看了她一眼,微微搓了搓手。

    宫若欢莫名想到之前被她掌掴的痛楚,脸色微微一变,不由地全身戒备,然而宫以沫似乎懒得跟她再争论下去,她拿起餐盒转身离开,去一个人的地方用午餐,完全将宫若欢的讥讽忽略在了身后。

    美食在前,辰辰的心意不能辜负。

    想到这里,她的脑海中莫名响起陆言清的一声冷哼。

    想到那天的清浅一吻,她的心头不觉漏了几拍。

    *

    看着她的背影离去,宫若欢眸中闪过一丝阴毒的狠戾,转身去了靳云深的办公室里。

    靳云深正靠在沙发垫上闭目养神,听到有人进来的时候,眉头微蹙,警惕地睁开了双眼。

    就见宫若欢款步向她走来,眼眶泛红,腻着嗓子,用娇滴滴的嗓音伤心无比地哭诉道:“云深哥哥,我好难过,以沫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她哭哭啼啼地将刚才发生的事用十分恶意的言语交代了一遍,并在最后一脸痛惜道:“我妹妹以前多么单纯,现在竟然这么没有羞耻心,被人包养,还……还炫耀起来……我真的替她心痛。”

    靳云深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黑沉无比,良久,才哑着嗓子冷声道:“以后她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宫若欢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随即用怒其不争的口吻说道:“她是我妹妹啊,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是,她以前就已经堕落了,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以为她总该是悔改了,没有想到,居然……”

    靳云深有些不耐烦得应道:“她变成什么样子那是她的事情,我再说一遍,你不用去管她。”

    话虽如此,宫若欢依然听出靳云深话中的不同寻常,她的心头一颤,想到他对宫以沫以往的态度,差点将“她都变成这样了,你难道要捡破鞋”这句话说出来,但是她知道绝对不能说,只会惹怒眼前的这个男人。

    想了想,宫若欢换了个方法,声音中带着恼意道:“她就这样回到公司,你就不怕造成不好的影响吗?就算……就算你心疼她,执意要留下她,也要劝劝她,别走歪路啊!”

    靳云深意有所指地说道:“我让她回来,是让她给我处理m集团的项目,至于别的事情,你想太多了。项目未完成之前,你少招惹,明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